第74章74、知晓身份</p>会客区和办公区的中间,也是靠窗的位置,有一台按摩椅,墨雨柔看了一下,这和她英国书房里的那个按摩椅是同个品牌的。</p>墨雨柔有些意外,她并不认为这是巧合,但墨雨柔也没有多说什么,继续参观着这间明显精心布置过的办公室。</p>在这间办公室里面,还有一个单人卫生间,和一个小型的休息室,相较于外面办公区的冷色调,休息室的布置更显温馨。</p>转了一圈,墨雨柔对这间办公室很是满意,所有的这一切,已经超过了一个品牌代表该有的待遇。</p>在办公室转了一圈,墨雨柔把一些从英国带来的办公用品拿了出来,摆好,之后,看了眼带过来的十几张设计稿,开口道。</p>“于副总,先带我去朵拉珠宝看看吧,正好我有一些设计稿需要和你们的姜总监确认一下。”</p>墨雨柔这话一说,于晋凡表情微变,一脸为难,犹豫不决的开了口。</p>“yuri总监,你看已经到了吃饭的点,这个时候朵拉那边估计都出去吃饭了,要不我们先去吃个饭,回来后再过去。”</p>墨雨柔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十二点了,而且刚才出电梯的时候发现这一层也格外安静,墨雨柔想了想,也只能点头答应,当然,她也知道吃饭只是于晋凡的拖延之词。</p>墨雨柔并没着急揭穿,反正今天又得是时间,她还怕见不到那位姜沫夭吗?</p>倒不是墨雨柔要找茬,而是她很想知道,这一个月内,萧梓琛有没有把她的身份告诉给姜沫夭,而姜沫夭对她作为代表来远洋集团持怎样的态度,这些对未来两家公司的合作能否顺利进行有着至关重要的原因。</p>见墨雨柔点头,于晋凡心里默默松了一口气,之后便领着他们几人离开了办公室。</p>电梯打开,就在于晋凡以为自己的任务即将完成,可没想到姜沫夭此时从电梯里走了出来。</p>几个人,全都愣在了原地。</p>于晋凡没想到眼看着要完成的任务功亏一篑,墨雨柔没想到自己和姜沫夭的见面会如此意外。</p>而姜沫夭也没想到自己上来只是想找萧梓琛吃午饭,没想到墨雨柔会出现在这一层,而从一开始,她居然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墨雨柔出现在公司的消息。</p>“墨雨柔,你怎么会在这?”</p>这话一出,墨雨柔已经确定,萧梓琛没有把自己是yuri的身份说出来,也就是说,她现在可以随时终止两家公司的合作。</p>“姜总监,你是来找萧总的吗?萧总他和刘明宇出去了。”</p>于晋凡想要把姜沫夭的注意力转移,可他低估了姜沫夭对墨雨柔的厌恶,此时的姜沫夭根本听不进别人的话。</p>“墨雨柔,你怎么不说话,告诉我,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p>只要是遇上墨雨柔,姜沫夭便理智全无,当然,之前答应萧梓琛什么愿意和墨雨柔和平相处的话全都抛之脑后了。</p>“姜总监,难道萧总没告诉你吗?”</p>相较于姜沫夭的愤怒,惊讶,墨雨柔则表现的尤为平静。</p>“告诉我什么?”</p>说完这句话,姜沫夭表情微变,眉心紧皱,然后看着墨雨柔,眼底闪过一抹惊讶之色,但情绪要比刚才平稳了许多。</p>“所以,你是yuri的助理?”</p>说到这,姜沫夭终于注意到墨雨柔以外的人,她的目光落在了米亚的身上。</p>米亚虽出生在洛城,但从小在国外长大,接受的是相对开放的西式教育,她的眉宇间都透着一股张扬的朝气。</p>感觉到姜沫夭一直盯着自己,米亚倒是主动伸出了手,微微一笑,自我介绍道。</p>“姜总监,你好,我叫米亚,是yuri的助理,以后还请多多指教。”</p>“你是yuri的助理?”</p>姜沫夭有些不解的看着米亚,米亚微微一笑,点头道。</p>“是的,姜总监有什么疑问吗?”</p>“墨雨柔,那你是谁,你来这里干什么?”</p>说完,姜沫夭眼睛一瞪,然后盯着墨雨柔连连往后退,嘴里喃喃自语道。</p>“不会的,不可能,墨雨柔,你又想耍什么花样。”</p>“姜总监,你不是已经猜到我的身份了吗?为什么还要问我?”</p>墨雨柔一直表情淡定,情绪平静,随着姜沫夭情绪的波动,她也一点点证实了自己的猜测。</p>墨雨柔这么一说,姜沫夭心里的那点猜测也得到了证实,顿时姜沫夭的眼神中充满了震怒,恶狠狠的盯着墨雨柔,俨然忘记了墨雨柔此时代表的是谁。</p>“所以,从一开始你就在耍我,墨雨柔,你给我滚,远洋集团不欢……”</p>“姜总监,闭嘴。”</p>这时,从旁边一部电梯里传来了一道男人铿锵且严肃的声音,随后,萧梓琛和刘明宇从电梯里走了出来。</p>“雨柔,不好意思,请先去办公室坐会儿。”</p>萧梓琛一边说,一边走到了墨雨柔的身旁,然后给刘明宇使了个眼色,刘明宇立刻意会。</p>“墨董,江助理,米亚小姐,这边请。”</p>江玉承和米亚站在原地,全都看向了墨雨柔。</p>墨雨柔其实一点都不生气,因为现在的一切早就在她的意料之中。</p>墨雨柔看着愤怒的被萧梓琛拦在身后的姜沫夭,然后看了眼一脸抱歉的萧梓琛,随后对着刘明宇说道。</p>“刘助理,请前面带路。”</p>刘明宇一听,立刻让出些位置,说道。</p>“墨董,请跟我来。”</p>然后,一行人离开了电梯口。</p>“梓琛,为什么要骗我,她就是yuri,一个月前你在英国见的人也是她,对不对,还是说你一早就知道墨雨柔就是yuri。难怪,我就说好好的一个集团董事长不做,偏要当别人的助理,原来都是假的,呵呵呵,我被你们骗的好苦啊!”</p>姜沫夭推开了萧梓琛,此时的她,觉得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她早就该想到啊,堂堂的天之骄子,岂会甘愿当别人的助理。</p>萧梓琛想过千万种情况,唯独没有想到这一种,而且是比那千万种情况都要糟糕的见面方式。</p>此时的萧梓琛也很头疼,他和墨雨柔的确没什么,可是以姜沫夭现在的情况,怕是怎么解释都不愿相信了吧。</p>萧梓琛看着愤怒到几近失去理智的姜沫夭,终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最后只能抱住她,希望这样的方式能让姜沫夭安静下来。</p>“沫沫,你先冷静下来,我之所以一直瞒着你,就怕你像现在这样胡思乱想,你先回楼下办公室,晚上我会和你解释清楚,好不好。放心,我和她现在除了工作关系,私下没有任何的接触,沫沫,你要相信我,也要相信自己,知道吗?”</p>“我能相信你吗?梓琛,你不知道那个女人有多恶毒,她一定是故意的,她一定是后悔了,所以才会回来,她一定是想把你从我身边抢走。梓琛,我们让她离开好不好,凡思特那么多的设计师,为什么偏偏让她过来。”</p>姜沫夭已经失去了理智,全然忘了墨雨柔为何会出现在这里。</p>听到姜沫夭如此公私不分的话,萧梓琛的心里有一丝失落。</p>“够了,沫沫,你听听你现在都说了什么?别忘了当初是谁坚持要让yuri加入到这个项目的,现在好不容易成功了,你又要她走,沫沫,你把公司的合约当成什么了,儿戏吗?”</p>萧梓琛有些生气,远洋集团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难道姜沫夭不清楚吗?这么重要的一个项目,一份合约,难道说违约就违约的吗?</p>萧梓琛失望的是姜沫夭在说出这些的时候完全没想过萧梓琛的立场,也没考虑过他的诚信,作为商人,最忌讳的就是出尔反尔,不履行合约。</p>可萧梓琛即使说出来,姜沫夭也听不进去,此时的她,誓有与墨雨柔势不两立的架势。</p>“梓琛,可我当初并不知道yuri就是墨雨柔啊,你不也不知道吗?梓琛,你就当是我耍小孩子脾气,就当是我任性,让她离开,好不好。”</p>萧梓琛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松开了姜沫夭,往后退了两步,然后表情一变,眼底透着一丝凉意。</p>“可任性也要适可而止,沫沫,我觉得你还是先冷静冷静,你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待在公司,我让司机先送你回去。”</p>说完,萧梓琛便转身离去。</p>姜沫夭没想到萧梓琛会是这个态度,她以为这个男人会无条件的宠着自己,就像以往一样,放任她胡闹,任由她耍性子,可为何这次不这样。</p>顿时,姜沫夭把这一切的改变归咎到了墨雨柔的身上,她认为在萧梓琛的心里,墨雨柔比她更重要。</p>“梓琛,为什么要赶我走,为什么那个女人一回来,你就变得如此冷漠了,为什么你以前可以接纳她所有的任性妄为,就不能包容我这一次,梓琛,你变了,你是不是不再爱我了。”</p>又是这样的陈词滥调,萧梓琛这段时间听得最多的就是这样的质问。</p>萧梓琛自己都觉得累了,以往的他可以耐着性子一遍又一遍的安抚姜沫夭不安的心,可时间久了,人也会倦,会厌烦,会麻木。</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