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116、婚姻的牢笼</p>千言万语,无数的感谢和感恩,墨雨柔只能用这最普通的词来表示自己的感激之情。</p>听到这话,傅裕笙脸上染上一抹苦涩的笑,转身,看向墨雨柔,四目相对,望了十几秒,最后,还是傅裕笙先转移了视线。</p>刚才的对视中,傅裕笙带着浓浓的爱恋,可他从墨雨柔的眼神中,只看到纯净的友谊和一抹愧疚之意。</p>这不是傅裕笙想要的,如果说他的付出和感情会让墨雨柔觉得愧疚,那便是他的不对,他的爱不希望给墨雨柔带去任何的负担。</p>“雨柔,该说抱歉的是我,是我让你为难了。”</p>墨雨柔此时微微一笑,眸光清澈且真挚。</p>“裕笙哥,是我辜负了你的一片真心,你很好,但我给不了你想要的。”</p>墨雨柔说的非常直接,这就是她的性格,不爱便是不爱,绝不拖泥带水,坦然真诚,可也非常小心翼翼,因为她很想要守护和傅裕笙之间的那份单纯的友谊。</p>接收到了来自墨雨柔真诚的态度,傅裕笙有些悲伤,可这也是他早就预料的结果,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被拒绝了,可他会放弃吗,答案当然是不会,哪怕他知道自己希望渺茫。</p>“雨柔,那我们还是朋友吗?”</p>“当然,在我心里,裕笙哥是我最值得信赖的朋友,哥哥。”</p>傅裕笙或许该庆幸,至少墨雨柔从没有因为自己的私心而疏远他。</p>傅裕笙轻轻的呼了一口气,准备转身的时候,又停了下来。</p>“雨柔,我能问你件事吗?”</p>墨雨柔点了点头。</p>“你是不是还爱着他。”</p>他,指的是谁,两个人都很清楚。</p>墨雨柔笑容渐渐散去,犹豫了一会儿,点下了头。</p>这一刻,傅裕笙的眼眸闪过一丝暗淡的悲伤。</p>“那你还会离婚吗?”</p>这次,墨雨柔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点了头。</p>“为什么?”</p>傅裕笙很好奇,既然爱,那为何要选择离婚。</p>“裕笙哥,我和他,注定有缘无分,过去的我傻傻的以为自己努力了,就能换的真心,不过现在,我看清了,有些事,不是自己争取了就能得到的。”</p>傅裕笙听了,迟疑了一会儿,然后试探的问道。</p>“那如果他变了呢,他不想离了呢。”</p>“哼,裕笙哥,你又在说傻话了吧!我们早在一年前就签了离婚协议,虽说没有去办离婚手续,但也有一年多的分居,应该是事实离婚了。至于你刚才说的,那就更不可能了,以前能经常见面他都不曾改变,这一年我们几乎不曾见面,他怎么会变呢。”</p>看到墨雨柔一脸苦涩的说着这些,傅裕笙很想告诉她一些事,可正要开口,墨雨柔却先开了口。</p>“好了,裕笙哥,现在感情于我来说不是最重要的事了,我也不想苦恼这些事,你就别一直问了,赶紧回去吧,路上当心。”</p>说着,墨雨柔忽然走上前,张开双手,微微一笑,有些俏皮。</p>“再见,晚安。”</p>说着,墨雨柔抱住了傅裕笙,一个告别拥抱。</p>傅裕笙愣了一下,随即也抱住了墨雨柔,宠溺的拍了拍她的后脑勺,温柔的说了句。</p>“晚安,雨柔。”</p>刚说完,墨雨柔便松开了傅裕笙,然后便转身走回了楼道。</p>傅裕笙站在那,直到墨雨柔进了电梯才走出了楼道。</p>上了车,傅裕笙想着墨雨柔刚才说的那些话,重重的叹了口气,终究,自己成不了影响墨雨柔情绪的那个人。</p>墨雨柔上了楼,便也洗了澡躺在了床上,赵珂尔刚才在书房处理些邮件,忙完后便也回了房,看着躺在床上的墨雨柔,随口说了句。</p>“明天的同学会还去吗?”</p>墨雨柔正在看书,听到声音,放下书,看着赵珂尔反问道。</p>“你呢,想去吗?”</p>“当然想啦,我和庄君泽早就约好了的,如果你不想去没关系,我自己去就行了,到时候早点回来便是。”</p>赵珂尔一边说着,一边躺到了床上。</p>墨雨柔想了想,反正明天也没什么事,既然赵珂尔想去,那她就陪着,便点头说道。</p>“我陪你一起。”</p>“还是我家雨柔对我最好,不过你身体没事吧,还有你额头的伤,要不要紧。”</p>赵珂尔不提,墨雨柔都要忘了自己额头的伤了,她梳理了一下额头的刘海,说道。</p>“没事,靠近太阳穴,头发一挡也看不出来,那明天上午体检完我们去做个美容,然后美美的去参加同学会。”</p>“正合我意,还是雨柔最懂我。”</p>说着,赵珂尔脑袋搭在了墨雨柔的肩上。</p>“行了,别卖萌了,和你形象不符,不过我还有件事要说,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啊,难不成真要在我这过年。”</p>墨雨柔不是赶赵珂尔,只是觉得赵珂尔这么逃避也不是问题。</p>赵珂尔一听,顿时没了刚才的兴致,重新躺在自己的枕头上,然后悠悠然说道。</p>“我想好了,年三十晚上回去,第二天就要忙着到处拜年,看他们怎么给我安排相亲,等过了正月初五,我就找个借口赶紧离开,雨柔,到时候你可得要收留我哦。”</p>赵珂尔早就安排好了,为了避开家里人给她安排的相亲,她也是煞费苦心了。</p>“行,不过珂尔,你这样也不是个事,要不你就找个男人带回去应付应付,伯父伯母看到你有男朋友了,也就不那么着急了。”</p>墨雨柔劝说着赵珂尔,她也希望自己最好的闺蜜早日成家,收收心,别又突然跑去哪个穷苦的国家,一待就是几年。</p>“雨柔,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再说了,你还不了解我爸妈吗?这要是真带回去一个男的,我保证他们会开始催婚,反正我现在还不想跳进婚姻的牢笼,太麻烦了。”</p>“你呀,就是没遇到一个让你不顾一切的男人,对了,之前你不是说遇到了一个有趣灵魂的男人嘛?难道他也没让你有一丝丝的冲动。”</p>墨雨柔忽然想到前几天和赵珂尔聊天时谈到的那个男人。</p>墨雨柔这么一问,赵珂尔眼底忽然闪烁着丝丝光芒。</p>“他嘛,勉强还行,不过还不足以让姐姐我冲动一回,再说了,都好久不见了,姐姐我仅有的一点兴趣也快没了。”</p>“那请问赵大小姐你对什么的兴趣不会消失呢。”</p>赵珂尔就是那种三分钟热度的人,从小到大,墨雨柔见过的太多次赵珂尔的一时兴起,喜欢的时候恨不得天天拥有,等失去了兴趣,转身就会扔掉。</p>“有啊,救死扶伤,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是我毕生的理想,没看到姐姐我为了这份崇高的职业奋斗了多少年吗?”</p>这话倒是不假,学医七年,又去非洲援医三年,这似乎是赵珂尔坚持了最久的事情。</p>啊……</p>一个哈欠上来,两个女人互道一声晚安,然后各自进入了梦乡。</p>御庭湾,姜沫夭被刘哥送回来后,便不停地给萧梓琛打电话,可萧梓琛一个都没接,发短信也不回,最后,姜沫夭生气的离开了御庭湾。</p>晚上十点,醉意阑珊某间包厢,姜沫夭在这里已经喝掉了一瓶红酒,面前还摆了三四瓶的红酒。</p>今晚郁家吃团圆饭,郁景州在接到酒吧服务员的电话后,便匆匆的赶来了醉意阑珊。</p>郁景州进入包厢的时候,姜沫夭已经喝嗨了,一个人又是哭又是笑的。</p>“景州,你怎么来了?”</p>姜沫夭还算没有彻底的醉,至少能认出郁景州。</p>这时郁景州第二次看到姜沫夭喝成这样,看着桌上的空酒瓶,他连忙跑过去夺走姜沫夭手里的酒杯。</p>“沫夭,别喝了,我送你回家。”</p>“回家?哈哈,我没有家,景州,我没有家了。”</p>姜沫夭整个人瘫倒在沙发上,疯疯癫癫的哭闹着。</p>郁景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到姜沫夭这样的状态,也能猜到个大概。</p>郁景州蹲下,扶住姜沫夭,温柔点给她擦了眼泪,看到姜沫夭有些红肿的脸,眼底顿时闪过一丝冷意。</p>“沫夭,你的脸怎么了,梓琛打你了?”</p>“是墨雨柔,是那个贱人的什么闺蜜,她居然大庭广众之下打我,景州,那个赵珂尔算什么东西,她怎么可以打我。”</p>似乎被提到了自己不想说的事情,姜沫夭有些激动。</p>郁景州一听,又是墨雨柔,还有那个赵家大小姐,难怪姜沫夭会来这里买醉。</p>之后,郁景州温柔的扶着姜沫夭,看着她醉呼呼的模样,紧皱眉头。</p>“你怎么会惹到她们两个?今天你不是要和梓琛去领证吗?”</p>一听到领证两个字,姜沫夭整个人崩溃大哭。</p>“景州,我要怎么办,梓琛他真的不要我了,他不爱我了,我好难受,我这里好痛好痛。”</p>姜沫夭一边说着,一边垂着自己的胸口。</p>郁景州见状只能搂住了她,不让她乱动。</p>“沫夭,告诉我,出了什么事?”</p>“景州,梓琛和那个贱人根本就没有离婚,你说我该怎么办?我以为我可以成为梓琛的妻子,可到头来他的妻子只有墨雨柔那个贱人,他为什么要骗我。”</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