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120、愧疚大过爱</p>墨雨柔等了会儿,面前被子里的水都喝完了,卢雅珍依旧没有开口的打算。</p>墨雨柔又给自己倒了杯水,拿了份甜品尝了一口,追问道。</p>“萧夫人,我只是好奇,如果萧夫人有什么难言之隐,可以不说。”</p>既然心里的猜测已经得到了证实,那剩下的,墨雨柔也没有太多的兴趣去追问。</p>就在墨雨柔以为谈话到此为止的时候,卢雅珍却开了口。</p>“那五百万是我最后的私房钱,远洋集团是我和梓琛父亲半辈子的心血,当时梓琛父亲躺在医院,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守护住远洋集团。而当时的情况,你也知道,银行拒贷,客户流失,还有一大笔的赔偿金,整个洛城,只有你父亲能帮我们了。而当时正好你看上了梓琛,所以我找到了姜沫夭,我把萧家的情况告诉了她,其实我并没有逼她走,我只是给了她两种选择。”</p>说到这,卢雅珍停顿了一下,轻轻的呼了一口气,然后喝了口水,又沉默了片刻,继续说道。</p>“其实当时我并没有不喜欢姜沫夭,既然梓琛爱他,我尊重梓琛的选择,与其说当时我给姜沫夭两种选择,不如说我是在试探她。我去找她之前,就想好了,如果她选择了爱情,那我可以舍弃远洋集团,只要梓琛幸福就好,没有远洋,以梓琛的能力,依旧能另外闯出一片天,可结果,却不是我想看到的。”</p>说到这,卢雅珍苦涩一笑,看着墨雨柔,自嘲的说了句。</p>“你看,他们的爱情就是这么的脆弱。”</p>听到这,墨雨柔也沉默了,她不知该说什么,是该嘲笑萧梓琛口中所谓的坚贞的爱情,还是该嘲笑自己无数次付出的无果。</p>“所以,姜沫夭选择了五百万。”</p>墨雨柔幽幽的说道,心里竟有些同情什么都不知道的萧梓琛。</p>卢雅珍点了点头,轻轻叹息道。</p>“是啊,在姜沫夭的心里,她和梓琛之间两年的感情竟不值五百万,雨柔,如果你是我,你还会接受这个曾经抛弃自己儿子的女人做儿媳妇吗?”</p>卢雅珍这么一问,墨雨柔不知该怎么回答,如果是我,的确也接受不了,爱情容不得交易,可她又有什么立场这么说,毕竟当年,她和萧梓琛的婚姻不也是一场交易吗?</p>“那你当初为什么不把这件事告诉给梓琛,他一直以为是我逼走了姜沫夭,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也许我们……”</p>墨雨柔突然刹住了车,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p>也许不会离婚,现在说这些似乎也没意义,毕竟当时他们之间除了姜沫夭这件事,还有萧墨两家的恩怨。</p>卢雅珍再一次沉默了,她深知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p>墨雨柔看到这一幕,忽然苦涩一笑。</p>“呵呵,我差点忘了,当时萧夫人怕是也不喜欢我吧。”</p>面对墨雨柔这么直接的问话,卢雅珍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p>“的确,当时梓琛父亲发生那样的事,远洋集团又面对那么多的问题,我对你真的喜欢不起来,那五百万,我的确动了些手脚,让梓琛以为是你做的。虽然我迫于无奈,逼着梓琛娶了你,可我心里始终有个结,我不想让你过的太舒坦,只要看到梓琛对你冷淡,我心里就会舒服一些。”</p>墨雨柔惊了,她没想到面前这个温柔端庄的女人会有这么可怕的想法和筹谋,难怪当年她再三讨好,也换不到这位婆婆的半丝笑颜。</p>更让墨雨柔感到可怕的是这个女人狠起来既然连自己的儿子都可以不考虑,难道她没看到那一年的婚姻,她的儿子过得也不好吗?</p>想到这些,墨雨柔忽然表情一冷,声音清幽冷淡。</p>“萧夫人,难道你就没考虑过梓琛的感受吗?他可是你的儿子啊,你竟然把他当成是交易的筹码,你难道不怕寒了他的心吗?”</p>墨雨柔忽然有些同情萧梓琛,亏得他为了萧家牺牲了那么多,可到头来,在卢雅珍的眼里,远洋集团,萧摩雄似乎都比这个儿子来的重要。</p>墨雨柔以前一直觉得自己已经够不幸的了,幼年丧命,又有一个时刻算计自己的继母,还有一段惨痛的婚姻,之后又失去了唯一的亲人。</p>可现在想想,至少她的父母是爱她的,就算她父亲重新娶了妻子,又有了一双儿女,可她在父亲心里的地位永远都没有变。</p>即使父亲去世了,可墨振业也早就帮墨雨柔铺平了道路,这一点上,墨雨柔要比萧梓琛幸运多了。</p>此时的卢雅珍脸上染了一层浓浓的愧疚之意,一脸歉疚的看着墨雨柔,忽然,卢雅珍伸手抓住了墨雨柔的手,神情恳切,语气坚定。</p>“雨柔,我知道我过去做的很过分,当时我的心也乱了,当时一心只想着守住远洋,才没有考虑到梓琛的感受,所以,我现在才想弥补当初的错误。”</p>卢雅珍真的后悔了,看到这两年自己的儿子越加的沉默,回萧宅的次数越来越少,她便知道自己做错了。</p>“弥补,萧夫人,如果您真的想要弥补,那你现在要找的就不该是我,既然梓琛爱的是姜小姐,那你就该撮合他们,而不是在这和我说这些。”</p>墨雨柔搞不清卢雅珍和她说这些的意义,难道觉得她能给萧梓琛幸福,这简直是个笑话。</p>“不,姜沫夭不适合梓琛,梓琛和她在一起,只会越来越痛苦。”</p>卢雅珍非常认真的说道,表情也变得异常严肃。</p>墨雨柔微微一愣,但随即轻笑一声,说道。</p>“萧夫人是介意当年姜小姐选择五百万这件事,是吗?可我能看出来,姜小姐的确很爱梓琛,这不容置疑。”</p>“不,她那不叫爱,更何况,梓琛对她的也未必是爱,我的儿子我很了解,这一年,梓琛一直觉得自己愧对姜沫夭,现在的他,对姜沫夭,愧疚大过爱。”</p>有些话,卢雅珍觉得还没到说出来的时候,但她这么说,已经是很明显的暗示了。</p>可墨雨柔有着自己的看法和态度,她所听到的,看到的,是姜沫夭和萧梓琛之间的各种恩爱的传闻。</p>墨雨柔很清楚卢雅珍找上她的目的和态度,如果放在两年前,她会毫不犹豫的接受卢雅珍的意见,但现在,她足够理智。</p>“抱歉,萧夫人,你说的这些与我无关,时间不早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p>墨雨柔忽然有了想要离开的想法,不知为何,短短的交谈,她本该波澜不惊的心开始暗潮涌动。</p>墨雨柔很清楚,她可能有些动摇了,可理智告诉她,不能动摇,不能让自己在陷入感情的漩涡,所以,她选择离开。</p>说着,墨雨柔站了起来。</p>“萧夫人,谢谢你今天的下午茶,提前祝你新年快乐。”</p>说完,墨雨柔便准备离开。</p>“雨柔,等等,难道你没感觉到这次回来,梓琛对你的态度有了改变?”</p>卢雅珍见墨雨柔要走,也站了起来,本来不想说的话,此时竟脱口而出。</p>墨雨柔微微一怔,那原本静如止水的心微微荡漾,清澈明亮的眼眸闪过一丝复杂的流光,脸上也滑过一抹复杂纠结的情绪。</p>随即,墨雨柔深吸一口气,转身,恢复刚才的平静,语气平淡的回答道。</p>“萧夫人,您别忘了,这次,我是以凡思特的代表的身份回来的,萧总是个公私分明的人,对我客气,也只是商业礼仪罢了,再见。”</p>墨雨柔说完,便起身离开。</p>“等等,雨柔,难道你真的就没想过,梓琛的这种改变,也许是因为他喜欢你?”</p>卢雅珍急切的开了口,这也算是她为自己儿子在争取吧,这段时间,她明显感觉到萧梓琛的心情越来越低迷。</p>墨雨柔迈出去的步子再一次收回,这一次,她没有转身,而是愣在原地。</p>眼眸中闪过一丝几不可查的光芒,可下一秒,理智恢复,她淡淡一笑,回了句。</p>“是吗?可惜我不爱他了。”</p>墨雨柔轻轻的说出这几个字。</p>卢雅珍听了,眼底闪过一丝失落的流光,难道是她看错了。</p>卢雅珍想了想了,微微叹气,最后说了句。</p>“雨柔,今天我们的谈话,能否别告诉梓琛?”</p>墨雨柔苦涩一笑,回头看向卢雅珍,露出一丝疏离而浅淡的笑意,回答道。</p>“当然,我不是多嘴之人,不过我很好奇,既然萧夫人你这么不喜欢姜小姐,为何不把当年的事情告知萧总?”</p>“我……我只是不想让他知道姜沫夭曾经为了五百万,抛弃了他,这几年,他过得够苦的了。”</p>墨雨柔能理解卢雅珍的决定,毕竟那段时间,他和姜沫夭之间的感情应该是他心里唯一的白月光。</p>如果此时告知他这一切,让他知道原本心里以为的最纯洁的感情竟这般的肮脏,怕是对他尊严最残忍的践踏。</p>“我知道了,萧夫人,我先走了。”</p>这一次,卢雅珍没有在阻拦,看着墨雨柔离开咖啡屋,她神情落寞的坐回了位置上。</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