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118、作出决定</p>姜沫夭松了一口气,然后脱掉外套走回了房间,正准备换衣服,门铃响了起来。</p>姜沫夭一阵惊喜,以为是萧梓琛回来了,可转念一想,如果萧梓琛回来可以指纹解锁开门,根本不需要按门铃。</p>姜沫夭走到门口,从猫眼看向外面,只见门口站在一个头戴鸭舌帽的男人,看不清轮廓。</p>姜沫夭不敢开门,正准备转身离开,这次外面的人直接用手开始敲门。</p>“宝贝,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如果不开门,我可要让周围的人都知道我来找你了哦。”</p>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姜沫夭身体立刻紧绷,在透过猫眼看向门外。</p>此时,那个男人的脸抬了起来,露出一脸邪魅的微笑,抬手有准备敲门。</p>姜沫夭见状急忙开门,门刚打开,就被外面的男人用力的推开,下一秒,男人已经进了屋。</p>“你怎么赶来这里?”</p>姜沫夭有些紧张,也有些生气,这可是萧梓琛的住所,这个男人也未免太大胆了。一秒记住http://</p>可姜沫夭的话刚说完,就被男人压在了门上,然后,男人就开始撕扯姜沫夭身上的衣服。</p>“贱货,怎么,我和萧梓琛还满足不了你,居然又给我勾三搭四,看我今天怎么惩罚你。”</p>男人非常的愤怒,说话的声音有些低沉嘶哑,似乎是一夜未睡。</p>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毫无征兆的侵犯了姜沫夭,姜沫夭只觉得一阵疼痛,刚想反抗,男人却揪着她的头发一把将她摁在了门上,脑袋撞在门上嗡嗡发晕。</p>“小骚货,忘了我说过什么了吗?嗯,怎么,那位郁少很厉害,是不是,你可真够下贱的,居然去勾引萧梓琛的朋友,你说如果让萧梓琛知道了这件事,你和他还能不能在一起呢,嗯?”</p>男人一边蹂躏着姜沫夭,一边说着这些龌龊的话。</p>姜沫夭一点准备都没有,就这么任由男人施暴。</p>昨晚一夜春宵,本就全身酸疼,如今又被这男人粗鲁的对待,姜沫夭想死的心都有了,也顾不得会不会惊动周围的邻居,开始奋力的挣扎,尖叫。</p>可姜沫夭岂是这个男人的对手,见姜沫夭挣扎,男人直接抽下腰间的皮带,将姜沫夭的双手绑在了门把上,然后随手拿过丢在一旁的衣服,塞进了姜沫夭的嘴里。</p>姜沫夭这时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可这样的声音却让男人更加的激动,更加的变本加厉。</p>“看看你一脸下贱的浪荡样,是不是就喜欢被男人这么弄啊,告诉我,你究竟和多少男人上过床,萧梓琛的那些朋友,是不是都和你做过,啊!你说萧梓琛这头顶上的绿帽得有多少啊。”</p>姜沫夭绝望了,哭了,眼泪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她一直在摇头,可男人看到她楚楚可怜的模样,丝毫没有同情,反而更加的兴奋。</p>不知过了多久,男人发泄完了,终于松开了姜沫夭。</p>姜沫夭整个人沿着门板瘫倒在地,一动不动,一脸呆滞,表情麻木,两眼无神。</p>男人瞥了眼地上的姜沫夭,一脸鄙夷,似乎还不解气,一脚踢在了姜沫夭的肚子上,然后整理完衣服,蹲了下来。</p>“姜沫夭,最后一次警告你,别给我到处发骚,我之所以没在萧梓琛面前揭穿你,不过是我很喜欢现在这刺激的游戏,但这不代表我能容忍你到处找男人上床,再有下次,我会让你身败名裂,我会把你的那些视频全部曝光出来。”</p>说着,男人掏出手机,对着姜沫夭猛拍一阵。</p>姜沫夭任由着男人拍摄,不反抗,也不遮挡,反正对她来说,不过是多几张这样的照片罢了。</p>之后,男人便摔门而去,姜沫夭又在地上躺了许久,这才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去了浴室,房间,再一次恢复刚才的安静,只是这样的安静显得无比的孤寂,透着淡淡的悲伤。</p>华庭名苑,墨雨柔休息一晚,身体基本恢复,额头的红肿也消去了很多,用粉底这一下,基本看不出了。</p>因为早上要体检,墨雨柔没有吃早餐,带了吴妈给她准备的早餐,赵珂尔开车,两个人去了恒生医院。</p>傅裕笙一早便去体检中心等墨雨柔了,见到墨雨柔后,便带着她去办手续,然后开始抽血,做ct,一系列检查结束,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了。</p>“走吧,去楼上休息会儿,检查结果出来后会送上来。”</p>傅裕笙对墨雨柔说道,墨雨柔点了点头,然后和赵珂尔跟着傅裕笙去了他的办公室。</p>“哝,让人给你准备的早餐,还热着。”</p>一进办公室,墨雨柔就闻到了豆浆的香味,茶几上,摆放着四五样早餐,豆浆和油条还冒着热气。</p>墨雨柔看的有些嘴馋,可她包里还装着吴妈准备的早餐呢。</p>墨雨柔从包里拿出一份三明治,说道。</p>“吴妈给我准备了。”</p>傅裕笙一看,直接拿过来,打开,咬了一口,说道。</p>“都冷了,墨雨柔,不知道自己的胃不好吗?还吃这些冷的东西,赶紧坐过去把那些吃了。”</p>说着,傅裕笙三两口把手里的三明治吃掉了。</p>“雨柔,你就赶紧吃吧,不然胃又要疼了。”</p>一旁的赵珂尔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墨雨柔坐到了沙发边,看着丰盛的早餐,明明已经吃过早餐的她又有些嘴馋了。</p>“傅院长,不知这早餐有没有我的份啊。”</p>赵珂尔看着傅裕笙问道。</p>傅裕笙立刻点头,赵珂尔可是墨雨柔最好的闺蜜,爱屋及乌,说不定以后还能找赵珂尔帮帮他。</p>“当然,本就买了两份,请自便。”</p>傅裕笙一说完,赵珂尔便不客气的吃了起来。</p>大约半个小时,墨雨柔的体检报告送了上来。</p>墨雨柔现在差不多两个月就要做一次全面体检,不过最近几次的体检都很平稳,所以看到体检报告后,墨雨柔倒是很平静。</p>傅裕笙仔细发的看了所有的数据,表情淡淡的。</p>一旁的赵珂尔是急脾气,见傅裕笙把体检报告一放下,立刻拿过来看了眼,片刻后,眉头就皱到了一起。</p>“怎么回事,怎么这片子上有一处阴影啊!”</p>赵珂尔手里拿着的是墨雨柔的脑部ct,上面有一个很小的阴影。</p>“珂尔,你别紧张,我没事。”</p>听到这话,墨雨柔一点都不紧张,一脸平静。</p>“这时之前雨柔出车祸时留下的一处血块,因为离视神经太近,手术风险太大,所以我们一直在做保守治疗,目前那个血块并没有扩大,经过药物治疗,也缩小了些,所以赵小姐不必这么紧张。”</p>傅裕笙给赵珂尔稍稍解释了下。</p>赵珂尔是传染病方面的专家,对于脑外科并不是很专业,听了傅裕笙的话,也只能半信半疑。</p>“你确定这对雨柔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p>“影响肯定是有的,就比如她昨天晕倒,除了累,这也是原因之一,不过雨柔不想让外人知道,所以昨天我没有说明。不过只要雨柔保持平稳的心态,不受到刺激,不过度疲劳,目前和这个血块还是能和平共处的,当然,我们也一直在寻求一种安全可靠的办法把这个血块去除。”</p>傅裕笙这么一说,赵珂尔虽然不紧张了,可心里却更加的担心墨雨柔了。</p>“雨柔,你说你在英国待得好好的,回来干什么?不行,你还是回英国吧,我陪你一起,这里太多乌七八糟的事情,太不利于你的休养了。”</p>一想到昨天的事,赵珂尔就后怕,忽然觉得自己昨天教训姜沫夭的时候太轻了。</p>“好了,其实也就是听上去有些吓人,我自己的身体我还不知道吗?没你们想象的那么严重,再说了,工作的事,可能过几天就有人来接替我了。”</p>说到这,墨雨柔忽然有些失落,真要离开了吗?</p>事实上,墨雨柔很看重这次的工作,这次联名品牌也是她自己前所未有的一种尝试,如果没有昨天姜沫夭闹出来的这些事,墨雨柔从没考虑过提前结束这边的工作。</p>如今,她的存在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姜沫夭和萧梓琛的生活,虽然墨雨柔不是什么圣人,但她也知轻重,更知进退,继续留在这,只会让自己卷入不必要的漩涡,到时候,她也怕自己难以抽身离开。</p>听到墨雨柔的话,赵珂尔和傅裕笙都有些惊讶。</p>“雨柔,你想清楚了?”</p>这时傅裕笙问的,此时的他也很矛盾,他希望墨雨柔留下,这样他能时刻见到墨雨柔,可想到萧梓琛,他又希望墨雨柔回英国。</p>“雨柔,那萧梓琛那边呢,他会放你走?”</p>昨天在医院里萧梓琛虽然看上去很淡定,可傻子都能看出他对墨雨柔的关心。</p>赵珂尔这么问,其实是想知道墨雨柔心里的选择。</p>“他放不放我走我都该回英国,不过在这之间,我会先和他把离婚手续办了。”</p>墨雨柔淡然的说道,这时她考虑了一晚上做出的决定,而在今天早上,她已经给凡思特总部和霍德先生分别发了两份邮件,并做了解释。</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