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110、把离婚手续办一下</p>吴妈见萧梓琛沉默不语,更加失望了,心里有些后悔当初在英国的时候让萧梓琛进入庄园了。</p>“萧先生,你也有无话可说的时候啊!我老婆子不懂你们公司合作的事情,但我相信以霍德先生对我家小姐的疼爱,只要知道小姐在这边受尽委屈,他一定会选择小姐而不是合作。”</p>吴妈说的不假,当初墨雨柔来洛城的时候,霍德就说过,只要她不想,合作随时都可以取消,损失不计。</p>“吴妈,这件事容后再谈,我们先等雨柔出来,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给雨柔一个交代。”</p>萧梓琛的心里已经有了打算,但他还需要听听墨雨柔的想法,这一次,姜沫夭的确做得太过分了。</p>“交代,谁不知道萧总最是宠着自己的夫人了,你确定能给我们一个公正的交代吗?”</p>吴妈依旧不相信萧梓琛的话,当初萧梓琛和墨雨柔还没离婚的时候,萧梓琛就无时无刻不在袒护姜沫夭,现在又怎么会为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前妻去伤害心爱的妻子。</p>“我和她不是夫妻。”</p>这时,萧梓琛幽幽的开了口。</p>“和谁不是夫妻?等等,萧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p>吴妈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是掩不住的惊讶。</p>“今天我本来是要和沫夭去领结婚证的,但是在民政局的时候,发生了一些意外的事情。”</p>萧梓琛开了口,把事情的起因说了出来。</p>“意外?什么意外,能让姜小姐找上我家小姐?”</p>吴妈一脸不解,看着萧梓琛,等着他的回答。</p>萧梓琛沉默了片刻,然后轻轻的呼了一口气,说道。</p>“一年前,雨柔给了我离婚协议,但是我们都忘了去办离婚手续,所以现在在法律上,我和雨柔目前还是夫妻关系。”</p>“什么?”</p>萧梓琛这话一出,吴妈一脸惊愕,内心波澜起伏,整个人都呆在了那,脑子一片混乱,她需要整理一下自己的头绪。</p>“萧梓琛,你在胡说什么?”</p>这时,傅裕笙,赵珂尔正好推着墨雨柔从急诊室出来,也正好听到萧梓琛刚才的那番话,傅裕笙一脸错愕,随即,他感觉这是他今年听过的最不好笑的笑话。</p>傅裕笙一下冲了过来,他不相信自己听到的,他需要萧梓琛认真的重新说一遍。</p>“刘护士,把雨柔送去病房,帮我先看着她。”</p>急诊室门口,站了太多人,傅裕笙怕引来别人的关注,交代了一下旁边的护士,然后又看向了萧梓琛。</p>“跟我来。”</p>说完,傅裕笙走去了边上的一个医生休息室,赵珂尔,吴妈,米亚全都跟了进去。</p>“萧梓琛,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什么叫你和雨柔还是夫妻。”</p>一进去,傅裕笙就开了口,刚才的那番话,对他的打击太大了。</p>“你刚才不是听到了吗?”</p>萧梓琛不想再说,或者说他不想对傅裕笙说这些,此时此刻,他的心里竟然对傅裕笙产生了敌意。</p>“萧梓琛,我要你再说一遍,你不是和姜沫夭在一起吗?”</p>傅裕笙提到了姜沫夭,也是在提醒萧梓琛,不要妄图一些他没有珍惜的人。</p>“裕笙,你很清楚,当初我和沫夭的婚礼没有顺利举行,到目前为止,我和沫夭只是男女朋友关系。我之前说过,我准备和她去把证领了,今天我们去了民政局,那里的办事人员告诉我,我和雨柔还没离婚,当时我们只是签了离婚协议而已。”</p>“怎么会这样,难道你们都没想到去办离婚手续吗?”</p>傅裕笙不能接受这个结果,如果墨雨柔现在还是萧梓琛的妻子,那这一年来,他算什么,一次又一次的对墨雨柔表达自己的感情,他是要做那个拆散别人婚姻的小三吗?还是让墨雨柔变相的成了婚姻出轨的过错方。</p>萧梓琛现在也很烦躁,面对好友的质问,尤其还是个对墨雨柔有企图的人的质问,他要怎么回答。</p>当初,的确是他的疏忽,可现在呢,要问他此刻的感受,他为什么不敢直接说出心里最真实的想法。</p>萧梓琛沉默了一会儿,低着头,说了句。</p>“当时发生了那么多事,后来雨柔因为工作的事情去了英国,再后来,你们都知道,雨柔出了车祸,之后我也就把这件事忘了,估计雨柔也忘了这件事。”</p>说这些话的时候,萧梓琛竟有些心虚,墨雨柔给的那份离婚协议,至今还被他所在公司办公室的保险箱里,而萧梓琛心里很清楚,离婚协议书的男方签字栏那里,至今空白。</p>当时好像是他需要仔细研究一下离婚协议书里的细节,但之后,为何没有签字,萧梓琛自己也不记得了,大概是真的忘了吧。</p>房间里,一片安静,谁会想到萧梓琛和墨雨柔之间会发生这么大的一场乌龙事件,外界都以为他们离了婚,可如今,却告诉他们两个人竟然还是夫妻,这怕是有史以来头一遭吧。</p>“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什么时候和雨柔把离婚手续办一下?”</p>又是傅裕笙开的口,在他看来,那不过是一张纸,萧梓琛和墨雨柔一开始就不该结这个婚,既然一年前选择了离婚,那就该按照一年前的决定把婚给离了。</p>傅裕笙说完,萧梓琛并未开口,安静的坐在那,低着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p>这段时间,傅裕笙已经隐隐不安,如今见萧梓琛迟迟不表态,他的心里更加的慌了。</p>“萧梓琛,怎么不说话,你难道有别的想法,别忘了,你身边还有一个姜沫夭,那个女人,疯起来什么样子你今天也领教了,难道你嫌雨柔伤的还不够多吗?”</p>傅裕笙有些火了,他知道萧梓琛在犹豫什么,不不管是出于自己的私心还是站在墨雨柔的立场,傅裕笙都必须让萧梓琛快刀斩乱麻,把这些事解决了。</p>“够了,我知道你们都很关心雨柔,但说到底,这是我和雨柔的私事,还轮不到你们在这指手画脚。”</p>“说什么屁话呢,什么叫你和雨柔的私事,萧梓琛,你不会以为我们家雨柔舍不得和你离婚吧!做梦吧,这一年,外人可都觉得你和那个姓姜的疯女人是一对,不离婚,你打算把我家雨柔放在什么位置,还是说你小大总裁也想过那种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日子。姓萧的,我告诉你,别痴人说梦了,惹急了姑奶奶我,小心我让你变成太监。”</p>一旁的赵珂尔坐不住了,要不是墨雨柔还没醒,她不放心,以她的性子,早就杀去找姜沫夭算账了。</p>现在还看到萧梓琛在这犹豫不决,打着小算盘的模样,她憋了半天的火又爆发了起来,言辞犀利。</p>“我说了,这件事等雨柔醒来再说,就算你们是雨柔最信任的朋友,也无权干涉她的私生活。”</p>要不是赵珂尔是墨雨柔的闺蜜,萧梓琛怎可能在这受这样的气。</p>萧梓琛心里也有怨气,可他能对谁发,看着一个个将自己视为仇人的表情,萧梓琛突然站了起来,说完这番话,便开门走出了这个房间。</p>“萧梓琛,你给我站住,你想去哪儿?”</p>赵珂尔见萧梓琛离开,愤怒的追了上去,却被一旁的吴妈拦住了。</p>“珂尔小姐,别追了,萧先生说的没错,这毕竟是小姐的私事,我们不能帮她做决定。”</p>“吴妈,难道你就由着雨柔胡来,你别以为我没看出来,这死丫头,根本就没放下。”</p>赵珂尔是真心替墨雨柔着急,也非常的担心她,如果他们这些朋友不帮她快刀斩乱麻,指不定墨雨柔又会作出怎样的傻事。</p>一旁的傅裕笙听到赵珂尔的话,眼神微暗,这也是他最担心的,当初的墨雨柔,是怎么的对萧梓琛一往情深。</p>“傅裕笙,你怎么看?难道就不管了。”</p>见吴妈不说话,赵珂尔又看向了傅裕笙。</p>傅裕笙叹了口气,对墨雨柔来说,他最多只能算是个朋友,又能干涉什么呢,最后,傅裕笙叹了口气,走出了房间。</p>“妈的,你们一个两个都不管。”</p>“珂尔小姐,我相信小姐,她会做出最正确的决定的。”</p>吴妈走过来,说完这句,也离开了房间。</p>病房里,萧梓琛到的时候,墨雨柔已经醒了,正靠在床头,神情呆滞的看着窗外,护士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见萧梓琛进了病房,便识趣的离开了。</p>“雨柔,今天的事,我很抱歉,你想怎么追究都可以,只不过沫夭最近的情绪不稳,她今天也是受了刺激,希望有什么事都冲着我来吧。”</p>冷静过后的萧梓琛也思考过今天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最大的原因,还是在他,如果他没有及时的安抚好姜沫夭,或者他如果当时没有丝毫的犹豫,姜沫夭兴许不会跑去公司找墨雨柔。</p>墨雨柔从萧梓琛进来后就察觉到了,只是她现在很烦躁,思绪混乱,她脑子里现在全都是姜沫夭的那句话,她和萧梓琛还是夫妻关系。</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