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114、也许这是一次机会</p>此时的萧梓琛刚把车挺好,准备下来,接了电话,听了刘明宇说的事情,他也只是淡淡的回了句。</p>“知道了。”</p>之后,萧梓琛收起电话下了车。</p>萧梓琛离开公司后直接回了萧家老宅,此时的他正站在萧宅的门口。</p>在后院里忙了的卢雅珍听到汽车声,放下手里的工作来了前面,正好看到萧梓琛一脸愁容的站在门口。</p>卢雅珍有些好奇,她知道今天自己的儿子和姜沫夭去领证了,可现在只看到自己的儿子,却未见她那个儿媳妇。</p>卢雅珍走了过去,此时萧梓琛也正好转身,母子两四目相对,卢雅珍一眼便看出萧梓琛有心事。</p>卢雅珍什么都没问题,只是慈祥的说道。</p>“进屋吧,外面风大。”</p>说着,便拉着萧梓琛进了别墅。</p>萧摩雄正在客厅里看报纸,这是他这一年来最喜欢做的事情,听到脚步声,他也抬起了头。</p>自从出事后,萧摩雄已经不问世事,也不太过问萧梓琛的事情,最多就是偶尔的关心一下他的身体,这次也是一样。</p>看到萧梓琛回了萧宅,萧摩雄放下手里的报纸,轻轻的打了声招呼。</p>“梓琛回来了,吃过午饭了吗?”</p>此时正是吃午饭的时间,他们夫妻两也刚刚用完餐。</p>萧梓琛走到萧摩雄身边,坐下,看到父亲气色不错,心里也安心了不少。</p>“没吃饭了吧,我让阿姨去给你弄两个菜。”</p>卢雅珍看了眼萧梓琛,说了话,之后便去了厨房。</p>“怎么这个点回来,听你妈说,今天你和姜小姐去领证了。”</p>萧摩雄也看出自己儿子有心事,便好奇的问了句,卢雅珍和阿姨交待了一下正好也走回了客厅,在萧摩雄的身边坐了下来,拍了拍萧摩雄的手,说道。</p>“梓琛都这么大了,我们就别管他的事了,他自己知道分寸。”</p>卢雅珍知道,这几年,萧梓琛过得一直都很不开心,所以现在,她不想给萧梓琛任何的压力,只要她开心就好,萧梓琛不想说的事,她也不会问。</p>“爸,妈,出了点事,我们两没领成。”</p>这时,萧梓琛开了口,此时的他心很乱,所以才想到回这里,只有家人的陪伴,才能让他心绪平静。</p>卢雅珍早就看出来了,萧梓琛这么说,她并不觉得意外,萧摩雄亦是,他向来不插手萧梓琛的事。</p>两年多年,萧摩雄宁愿接受远洋集团破产,也没有和萧梓琛提与墨家联姻的事,要不是卢雅珍舍不得自己丈夫这么多年的心血付之东流求了萧梓琛,也许,他们现在会过得更加的平静。</p>萧梓琛说完,卢雅珍走到萧梓琛身旁,拍了拍他的肩,温柔的说道。</p>“没事,今天没领成以后还可以,妈不急,你也不用急。”</p>“妈,我……”</p>萧梓琛心里堆了一肚子的话,可面对慈祥的父母,竟不知道如何开口。</p>卢雅珍看出了萧梓琛的为难,微微一笑,也不着急追问,反而安慰道。</p>“梓琛,我们都是家人,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都可以说,说出来,兴许爸妈也能给你出出主意。”</p>“来,儿子,喝杯茶,前几天你骆叔叔送来的新茶。”</p>这时,萧摩雄给萧梓琛倒了杯茶,希望能缓解萧梓琛的压力。</p>萧梓琛喝了一口,然后看向了自己的父亲,思索片刻,开了口。</p>“父亲,两年半年明日之星那个项目,你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p>萧梓琛突然问出这么一件事,倒是让卢雅珍和萧摩雄有些意外。</p>萧摩雄想了许久,最后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p>出事后醒来,他失去了所有的记忆,这两年多,靠着卢雅珍给他讲的以前的事,也记起了些,但却有限。</p>“梓琛,前两天听你妈提了,你又在调查当年的事了,是有什么新发现吗?”</p>“父亲,也许当初,我们误会了墨振业。”</p>萧梓琛看着自己的父母,小心翼翼的说道。</p>“梓琛,这件事和你领证有关吗?”</p>一旁的卢雅珍突然问道,此时萧梓琛提到这些,绝不是偶然。</p>卢雅珍这么一说,萧摩雄也看向了自己的儿子。</p>萧梓琛有一次陷入了沉默,这一次,卢雅珍和萧摩雄都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陪着,等着他开口。</p>过了一两分钟,萧梓琛又喝了一口茶,终于开了口。</p>“母亲,也许当初你说的对,我对沫沫的不是爱,只是当初的那份愧疚。”</p>“那对墨雨柔呢?”</p>萧梓琛话刚说完,卢雅珍便问了这么一个问题,知子莫若母,也许卢雅珍早就看出了萧梓琛对墨雨柔态度的改变。</p>萧梓琛愣了一下,似乎有些纠结,最后,低沉的说了句。</p>“我,我不知道。”</p>“儿子,既然你今天没有和姜小姐领成证,那你心里其实已经作出了选择。”</p>“不是的,母亲,一年前,我和雨柔签了离婚协议,之后因为一些事我们忘了去办离婚手续,在法律上,我和她现在还是夫妻。”</p>萧梓琛算是简单交代了一下为何没有领证的原因了。</p>他这话一出,卢雅珍和萧摩雄都有些意外,他们可从没听说过还有谁会忘记这种事情的,而且只要萧梓琛铁了心想离婚,只要有离婚协议,完全可以交给律师去办理。</p>“梓琛,这件事真的是你忘了,还是有别的原因,这些都是常识,你别告诉妈说不知道。”</p>卢雅珍一语搓破,萧梓琛面色有些难看,沉默不语。</p>这样的言行举止已经说明了一切。</p>卢雅珍轻轻的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样的缘分,兜兜转转到最后,自己儿子竟然和墨雨柔还是夫妻。</p>卢雅珍拍了拍萧梓琛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p>“儿子,也许这是一次机会,让你重新弄清楚自己想法的机会。”</p>“妈,你……”</p>萧梓琛没想到母亲会说出这样的话,这时在暗示他墨雨柔才是更好的选择吗,可是墨雨柔毕竟是墨振业的女儿。</p>卢雅珍知道萧梓琛有何顾虑,宽慰道。</p>“梓琛,你不是重新调查当年的事了吗?也许,当年真的是我们误会了。”</p>说到这,卢雅珍停顿了一下,沉思片刻,又开了口。</p>“即便如当年查到的那样,可这已经过去两年多了,现在我们一家人还能在一起,爸妈现在唯一的期望就是你能幸福,儿子,跟着自己的心走,这次,妈不会再干涉你的感情。”</p>两年半前的那一次恳求,大抵是卢雅珍这辈子做的唯一一件愧对儿子的事情吧!所以这两年来,她再也不会去干涉萧梓琛的事情,只为了弥补心里的愧疚。</p>有了家人的支持,萧梓琛的心里似乎有了决定,原本那一脸的愁容也拨云见日,眼神越加的坚定。</p>“我知道了,我会慎重考虑的。”</p>“好了,这些事都不谈了,先去吃饭吧。”</p>卢雅珍看了眼餐厅的方向,阿姨已经把午餐备好了,便对着萧梓琛说道。</p>萧梓琛起身站了起来,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想起了昨晚和傅裕笙约好的事情。</p>“爸,妈,你们这几天准备一下,等过完年裕笙就给爸安排手术,他脑子里的血块不能在耽误了。”</p>今天已经腊月二十六了,再过几天就是农历新年,傅裕笙给萧摩雄安排在正月初四动手术,也就还有一周的时间了。</p>卢雅珍担忧的望着自己的丈夫,随后表情坚定的点头道。</p>“好,我们这几天准备准备。”</p>这一天,萧梓琛一直待在萧宅,吃过饭稍作休息,就陪着萧摩雄下下棋,喝喝茶,聊聊天,心情也越渐放松。</p>傍晚,华庭名苑,傅裕笙忙完医院的事就来了这里。</p>周俊益还没回英国,听说墨雨柔受了伤,下午便带着周鑫泽来了墨雨柔的住处,此时赵珂尔和墨雨柔正带着周鑫泽玩耍呢。</p>周俊益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着两个女人陪着自己的儿子,自己倒是乐的清闲。</p>“雨柔,你是怎么想的。”</p>周俊益端着一个果盘,一边吃着,一边开了口。</p>周俊益突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墨雨柔尚未听明白,一脸蒙圈的看向周俊益,反问道。</p>“什么怎么想?”</p>“就你和萧梓琛的事情啊,听你刚才说的,那就是你和萧梓琛现在还是夫妻,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p>周俊益一脸好奇的看向墨雨柔。</p>墨雨柔想都不想,果断开口道。</p>“当然是把离婚手续办了,我可不想继续和他们纠缠,你今天是没看到,那个姜沫夭疯起来真的太恐怖了,就我现在这身体,可经不起她一而再的折腾。”</p>墨雨柔云淡风轻的说道,独自生活了这么久,她也明白很多道理,有时候,爱一个人真的不需要得到,只要对方幸福就行,现在她可以欣然面对萧梓琛和姜沫夭,并且真心的祝福他们。</p>“豪气,雨柔,我支持你。”</p>一旁的赵珂尔听完墨雨柔说的,立刻附和,她一直不看好萧梓琛和墨雨柔的这段情,尤其是看不得墨雨柔为这段情付出了这么多。</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