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112、那一年前呢</p>萧梓琛一出现在秘书室,里面的人全都大气不敢出,她们可都能感受到来自萧梓琛身上冷若冰霜的凝重气氛,这个时候,谁也不敢惹到这位大老板。</p>之后,萧梓琛才走去了自己的办公室。</p>办公室的门紧闭着,萧梓琛在门口站了片刻,伸手,指纹解锁,门锁打开,萧梓琛推门走了进去。</p>姜沫夭安静的坐在沙发上,也许是情绪稳定了些,倒不是刚才那般疯魔。</p>原本凌乱的头发也重新打理了一下,还重新补了妆容,又是往日那个温柔的模样。</p>可即使外表再怎么打扮装饰,萧梓琛已经见识过姜沫夭发疯胡闹的模样,他的心里,在没有完美的姜沫夭了。</p>萧梓琛看了姜沫夭一眼,然后便走到了办公桌旁,坐下,声音冷漠的说道。</p>“你还待在这干嘛?还不嫌丢人吗?”</p>“梓琛,我知道错了,我不该来找墨雨柔,你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p>冷静下来的姜沫夭承认了错误,可这是不是她真心认错,萧梓琛已经没有信心了。一秒记住http://</p>看着苦苦恳求自己原谅的姜沫夭,萧梓琛的心再不似以往那般柔软了,他可以容忍姜沫夭的胡闹,可决不允许她动手伤人,更何况这件事说到底也不关墨雨柔的事。</p>“原谅,沫夭,每次争吵过后,那你都会这么说,可你真的做到了吗?你一次又一次的去找雨柔,这次更是动手伤人,你有想过你这样做的后果吗?”</p>“我没有想伤她,我只是想让她跟我走一趟,我只是想让她和你尽快把离婚手续办了,是她不答应。梓琛,一定是她对你还不死心,她知道和你还没离婚,就想继续缠着你,梓琛,我也是害怕失去你,才失去了理智。再说了,我也没怎么她啊,不就是撞了一下吗?说不定她是装的呢,就是为了在你面前博取同情,来离间我们之间的感情。”</p>姜沫夭并不觉得自己错了,还在这狡辩,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墨雨柔的身上,姜沫夭不知道她这样说只会让萧梓琛更加的厌弃自己。</p>“够了,沫夭,你究竟是怎么了,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是我自己没弄清楚,为什么你总是觉得自己是对的,难道动手打人也是对的吗?”</p>萧梓琛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怒目以对,刚才还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可听到姜沫夭如此的冥顽不灵,他仅有的耐心也没了。</p>萧梓琛的语气非常的严肃,一脸阴沉,怒目火光,脸上再无昔日的宠溺。</p>姜沫夭一愣,脸上闪过一抹痛苦和失望,随即眼泪夺眶而出,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萧梓琛。</p>“梓琛,你凶我,你为了墨雨柔那个贱人凶我,别忘了,我才是你爱的女人,你现在要为也一个离间我们感情的女人凶我吗?”</p>一脸悲痛欲绝,就好像萧梓琛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p>面对墨雨柔的质问,萧梓琛苦涩一笑,随即幽幽的说了句。</p>“我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对你是不是爱了,沫夭,我真的累了,我不想和你每天都疑神疑鬼的生活,过去的你不是这样的。”</p>这话对姜沫夭来说绝对是晴天霹雳,她看着萧梓琛,那双深邃的眼眸中似乎没有了昔日的光彩,看向自己的眸光中也没有了昔日的温柔。</p>姜沫夭不敢置信的往后退了一步,整个人像是失去了灵魂一样,呆滞,麻木,泪水横飞。</p>“呵呵,梓琛,你又想抛弃我一次,对不对,你爱上那个女人了,对不对,你忘了你对我的承诺了,对不对。”</p>面对接连的质问,萧梓琛也自知有愧,但愧疚不代表可以原谅姜沫夭今日的所作所为。</p>萧梓琛沉默了许久,他在思考,其实从他回这里的路上,他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或许,他真的要好好考虑自己和姜沫夭的关系,如今这样,绝非正常情侣间该有的相处模式。</p>终于,萧梓琛开口了,先是轻轻呼了一口气。</p>“我觉得我们彼此都该冷静一下,如果继续以这样的态度相处下去,你觉得我们会有幸福吗?”</p>“为什么没有,梓琛,你就是我所有的幸福,我不能离开你,梓琛,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该怀疑你,我不该去找墨雨柔,我向你保证,真的,这次我一定说到做到。”</p>说着,姜沫夭走到萧梓琛面前,一把搂住了他,她不能失去萧梓琛,没有了萧梓琛,她就什么都不是了,她不想在过一年前那样的生活了。</p>可萧梓琛一旦下了决心,那边没有转圜的余地,这一次,不管结果人如何,他都想给自己一个冷静期,重新想想自己究竟爱的是谁。</p>萧梓琛决然的推开了姜沫夭,往后退了两步,和姜沫夭保持着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然后理智清冷的说道。</p>“我让司机送你回去,这段时间你自己冷静冷静。”</p>说完,萧梓琛走到办公桌旁,准备给司机打个电话,谁知姜沫夭一把夺过了他手里的电话,然后哭喊着咆哮道。</p>“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梓琛,我已经当个傻子不去管你和墨雨柔之前发生的事情了,为什么你还要这么无情的抛弃我。”</p>姜沫夭动作迅敏,情绪激动,萧梓琛一脸诧异,但看到姜沫夭此时的状态,压下了心里的愤怒,低声说道。</p>“沫夭,我没有抛弃你,我只是希望彼此冷静一下,好好考虑清楚。”</p>“哼,是吗,你真的是想冷静冷静,还是嫌我碍眼,妨碍了你去找墨雨柔。”</p>姜沫夭咬牙切齿,一来愤怒的质问道。</p>萧梓琛不解,怎么又扯到墨雨柔的身上了。</p>“沫夭,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说过,我和雨柔只是合作关系。”</p>面对萧梓琛认真的解释,姜沫夭一句也不相信,忽然狂笑了起来,眼底却透着浓浓的悲伤。</p>“呵呵,是吗?那这是什么?这可是我当初用了半年的工资给你买的生日礼物,为什么会在墨雨柔那个贱人的办公室里,你不是说和她没关系吗?你回答我啊!”</p>姜沫夭从包里拿出一块手表,这时她刚才在墨雨柔的办公室捡到的,是被她无意中扔在地上的。</p>当时姜沫夭只觉得眼熟,可看到表带背面的刻字时,她整个人都快崩溃了。</p>看到姜沫夭手里的表,萧梓琛愣了一下,响想了一会儿才想起自己有过这块表,只是后来就不见了,当时他并没有在意。</p>现在看到,萧梓琛也有些想不起来究竟是在什么情况下把这块表落在了墨雨柔那里,甚至不记得最后一次带这块手表是什么时候了。</p>见萧梓琛愣神不开口,姜沫夭绝望的苦笑着。</p>“呵呵,怎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梓琛,这可是我总给你的礼物,你竟然把它落在墨雨柔那里,你告诉我,究竟是在什么情况下,需要你摘下手表啊!难怪当初你从英国回来后我就再也没见你戴过这块手表,是我太傻了,还以为你珍惜我给你的礼物,舍不得拿出来戴,原来,你是弄丢了。”</p>姜沫夭现在根本不敢想象,萧梓琛和墨雨柔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事。</p>当初她就弄不明白,为什么萧梓琛会忽然去了英国,后来又迟迟不回来,现在想想,那段时间不正是墨雨柔出车祸期间吗?萧梓琛当时是不是在医院里日夜陪伴呢。</p>萧梓琛听了姜沫夭的话,立刻想起了一年前在英国发生的事情,顿时脸色微变,有些心虚。</p>一年前,唯一有机会把手表拉下的不就是那个夜晚吗?</p>可是那一夜究竟发生过什么,萧梓琛自己也记不清楚了。</p>“怎么,无言以对了吗,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梓琛,这一年,你每隔几个月就去英国,你真的是去工作的吗?还是说你舍不得你的前妻。还有上次,你一直和我说去见一个朋友,你现在告诉我,那个朋友是谁,究竟是谁能说服大设计师yuri啊!”</p>说到这,姜沫夭朝萧梓琛这边靠近,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继续说道。</p>“你一直说我疑神疑鬼,可梓琛,你没想过我为什么一直揪着墨雨柔不放吗?她在英国待得不好吗,为什么要回来,还是以凡思特代表的身份,难道她真的一点私心都没有吗?”</p>姜沫夭控诉着自己的无奈。</p>面对着姜沫夭的质问,萧梓琛只是平静的说道。</p>“我和墨雨柔清清白白,的确,上次是我骗了你,我是去见了她,但在见到她之前,我不确定yuri就是雨柔,但我可以很坦然的告诉你,我和她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p>“那一年前呢。”</p>萧梓琛一说完,姜沫夭又追问道。</p>这次,萧梓琛犹豫了。</p>可就是这一丝丝的犹豫,再一次激怒了姜沫夭。</p>“怎么,不敢说了,还是被我猜中了,你和她上床了,是不是,梓琛,那时候你怎么和我说的,你不是说你厌恶她吗?为什么还要和她上床?”</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