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82、郁景州相约</p>姜沫夭吃了早餐便离开了醉意阑珊,回到自己的住处,给司机打了个电话,然后把昨天从御庭湾拿回来的行李又拿了过去。</p>“萧总,刚才小李来电话,姜总监让他把行李送回了御庭湾,姜总监自己也回了御庭湾。”</p>上午十点,刘明宇来到萧梓琛的办公室,把这一情况告诉给了萧梓琛。</p>萧梓琛听到后,淡淡的点了点头,等刘明宇离开后,自己才舒了口气,不管怎样,这个问题得到了解决,只要姜沫夭不在疑神疑鬼的,他依然可以和她好好生活。</p>墨雨柔回到华庭名苑不久,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p>“喂,哪位?”</p>“是我,郁景州,墨小姐,今天有没有时间,我想和你见一面。”</p>“和我?”</p>墨雨柔很意外,萧梓琛的这几个朋友,她和郁景州接触的最少,私下里几乎是没有任何的联系。</p>现在郁景州忽然找到自己,墨雨柔很是好奇。一秒记住http://</p>“对,墨小姐,下午有空吗?”</p>郁景州又问道。</p>墨雨柔想了想,回了句。</p>“那下午两点,耀华集团对面的咖啡厅见。”</p>“好的,下午见,再见。”</p>之后,郁景州便挂了电话。</p>“小姐,这些是你要带去办公室的东西,我都已经整理出来了,下午让米亚送去远洋?”</p>吴妈推着一个小行李箱从房间里走出来,里面都是墨雨柔之前列出来的办公用品,这些都是她用习惯的,所以这次特地从英国带回了洛城。</p>墨雨柔看了眼,然后走去了自己的卧室,等走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盒子,吴妈认出了那个盒子。</p>“把这个也带上吧,正好抽空还给他。”</p>里面装的是萧梓琛一年前留在她房间的手表,墨雨柔想借着这次机会还回去。</p>吴妈收好,放进了行李箱,然后便给米亚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米亚便来了墨雨柔的住处。</p>“米亚,远洋那边已经协调好了,下午你先过去熟悉一下环境,明天正式上班。”</p>“好的,yuri姐。”</p>下午一点半,墨雨柔午休完从房间走了出来,吴妈见她穿戴整齐,随口问了句。</p>“小姐要出门吗?”</p>墨雨柔点了点头。</p>“嗯,去见一个人,晚上去找裕笙,这次回来还没告诉他。”</p>说完,墨雨柔便出门了。</p>咖啡厅,郁景州提前十分钟来了这里,墨雨柔则是踩着点进来的,一进去便看到坐在靠窗位置的郁景州,墨雨柔优雅的走了过去。</p>此时,郁景州也看到了墨雨柔,其实他也没怎么见过墨雨柔,更多的时候是从旁人的嘴里了解到。</p>从这些人的评价中,郁景州一直觉得墨雨柔是那种蛮横任性,目中无人,狂妄自大,被宠坏了的千金小姐。</p>但此时,郁景州看到淡妆雅致的墨雨柔,长发飘飘,一件浅咖色的呢子大衣,走路间自带一种高贵优雅的自信,这似乎和他印象中的女人不一样。</p>郁景州的眼底略过些许的惊讶,但随即波澜不惊的端坐在那,直到墨雨柔走到桌前,才礼貌性的站起来打了个招呼。</p>“墨小姐,好久不见。”</p>墨雨柔微微一笑,的确很久未见,久到差不多有两年时间了。</p>“你好,郁少。”</p>说着,墨雨柔已经在郁景州的对面坐了下来,不一会儿,一位服务员走了过来。</p>“你好,给我一杯温水。”</p>墨雨柔如今每天的饮食都有严格的控制,咖啡不能超过两杯,不能吃喝生冷的东西。</p>服务员离开后,墨雨柔开门见山的问道。</p>“郁少今天约我出来所谓何事?”</p>说实话,墨雨柔真猜不出来,虽然郁景州和萧梓琛,傅裕笙都是自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但因为郁家曾经的背景,墨雨柔很少接触郁景州,最多就算是点头之交吧。</p>“既然墨小姐这么直接,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p>郁景州一开始还在纠结要怎么打开话题,如今墨雨柔这么直接,事情倒是变得简单多了。</p>墨雨柔听了,点点头,说道。</p>“我喜欢简单直接。”</p>“墨小姐,恕我冒昧,我想知道你这次为什么回来?”</p>郁景州直接问道,墨雨柔听了,微微一笑,说道。</p>“郁少果真冒昧,不过我倒是不知道郁少什么时候对我的事情如此关心了,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我与郁少好像没什么交集。”</p>郁景州的问题让墨雨柔有些意外,她怎么也没想到郁景州会问这些,难道是为了萧梓琛,还是傅裕笙呢,可这些都不该是一个外人该过问的事啊。</p>被墨雨柔带着讽刺的回击,郁景州的脸色微变,但随即又是一副淡定桀骜的表情。</p>“既然墨小姐不愿说,那我就直接一点,我想知道墨小姐这次回来究竟是因为工作还是因为人?”</p>墨雨柔听后,心里大概有了些猜测,不过她倒是有些好奇,为什么郁景州会来找她,还是说萧梓琛和他说了些什么,亦或是萧梓琛在担心什么,但今天早上看萧梓琛挺正常啊,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的情绪。</p>墨雨柔的脸上始终挂着一抹浅浅的微笑,郁景州说完,她并没有立刻开口,而是喝了口水润润嗓子,然后才悠然开口问道。</p>“我倒是不清楚郁少所指何意了?”</p>“墨雨柔,你不用在这里和我装傻,我就想知道,你是不是对梓琛还没死心。”</p>被墨雨柔一次又一次的转移问题,郁景州的耐心差不多耗尽了。</p>郁景州本以为对付墨雨柔这种千金小姐会很简单,现在看来,他是大错特错了,面前的这个女人,显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难怪沫夭会如此紧张害怕。</p>见郁景州终于扯到了正题,墨雨柔也收起了脸上的微笑,眸光一变,带着淡淡的疏离,脸上也染上一层隐隐的冷肃。</p>“是萧梓琛让你来的?”</p>“这个不用你管。”</p>郁景州的态度显然没有刚才那么和善。</p>可这个回答也激怒了墨雨柔,她冷冷一笑,说道。</p>“郁少,你这话可就不对了,今天是你约我出来,现在是你问我回洛城的目的,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答案,难道还不许我知道究竟是谁让你问这些的吗?这做人也不能如此的蛮横,对吧!”</p>墨雨柔可以对人温柔善意,但如果对方不知好歹,她不介意展现出自己强硬的一面。</p>要不是看在郁景州是傅裕笙的朋友,就冲他现在的态度,墨雨柔早就甩手走人了。</p>郁景州见墨雨柔一直避重就轻,一直不肯回答自己的问题,便觉得墨雨柔在回避。</p>“墨小姐三番两次的回避我的问题,那我可不可以解读成你对梓琛还不死心,这次回来,工作是假,你想故技重施,拆散沫夭和梓琛。”</p>墨雨柔倒是有些佩服郁景州的想象力了,她不过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便能有这么多的想象。</p>不过墨雨柔从郁景州刚才的话中抓到了一个细节。</p>沫夭,虽说不上亲密的称呼,但作为对自己好友夫人的称呼,似乎也有些过了。</p>此时,墨雨柔似乎猜到了什么,她眸光回转,随即开口道。</p>“故技重施?郁少,你这话是听谁说的啊,那位姜小姐吗?这女人啊,自己做错的事怎么总喜欢推到别人的身上呢,不过也不能怪她,毕竟她身边总是有那么几个眼盲心瞎的人。”</p>墨雨柔就是故意的,她在试探,她要证实自己的猜测。</p>这不,墨雨柔说到姜沫夭的时候,尤其是说出那些诋毁之词,郁景州的眼神中明显多了一丝薄怒,这下,墨雨柔已经猜到郁景州是为谁而来了。</p>不过墨雨柔倒是有些惊讶,没想到那位姜小姐的身边竟然还有这么一位护花使者,只可惜,也是个眼瞎之人。</p>郁景州岂能容忍墨雨柔诋毁姜沫夭,他认识姜沫夭那么多年,难道还不清楚姜沫夭的为人。</p>在郁景州心里,姜沫夭是那种善良到不忍捏死一只蚂蚁的人,单纯,柔弱,是那种急需要被人呵护的女孩。</p>“墨雨柔,别颠倒是非,当年你是怎么拆散沫夭和梓琛的,难道还需要我提醒你吗?还以为一年前你认清事实,知道梓琛不会爱上你,没想到一年后,你还不死心,你以为你回来就能拆散沫夭和梓琛了吗?”</p>看到郁景州变得有些暴躁,墨雨柔也不想在激怒他了,毕竟在墨雨柔的眼里,面前这个男人也是个可怜人。</p>“郁少,我说过我这次回来是为了萧梓琛吗?姜小姐把他当宝贝,可在我墨雨柔眼里,萧梓琛不过是我玩剩下的人。好马不吃回头草,我墨雨柔再不济,也不会对一个心不在我身上的人念念不忘,毕竟这世界上,不仅仅只有情情爱爱而已。”</p>说着,墨雨柔又喝了口水,看着郁景州越加冷峻的脸,淡淡一笑,然后站了起来。</p>“郁少,回去替我转告那位姜小姐,请她放心,她稀罕的人别人未必当宝,别有事没事就来打扰我的生活,不然,即使我看不上萧梓琛,也能让她失去萧梓琛,别以为当年的事真的没人知道。”</p>说完,墨雨柔便离开了位置,朝着门外走去。</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