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83、只值五百万吗</p>郁景州没想到墨雨柔的态度这么强硬嚣张,有些吃惊,但随即,他追了出去。</p>“等等,墨雨柔,你最后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当年的事,当年什么事?”</p>郁景州感觉到墨雨柔话中有话,而且看她刚才的表情,不像是随口说说。</p>见郁景州追了出来,墨雨柔嘴角滑过一丝讥笑。</p>怎么说这几个都是洛城有名的贵公子,除了家室了得,一个个也是头脑精明的人,可怎么一个两个都被那个女人骗了呢,果然撒娇女人最好命,再精明的男人在这种女人面前,也没有分辨力了。</p>不过墨雨柔不想掺和这些事,对她来说,什么萧梓琛,姜沫夭,都与她无关,他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她又何必枉做好人呢,说不定最后还吃力不讨好。</p>“郁少,我有说吗?那不好意思了,我胡说的。”</p>之后,墨雨柔便潇洒的转身离开了。</p>郁景州站在原地,看着墨雨柔离去的背影,眸光越来越阴沉,他觉得自己被墨雨柔耍了。</p>过了一会儿,郁景州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录音笔,嘴角闪过一丝冷意,随即走去了附近的停车场,也离开了这里。</p>下午四点左右,墨雨柔来到了恒生医院,停好车,进了医院,直接去了顶楼的院长办公室。</p>“徐秘书,裕笙在吗?”</p>到了顶楼,墨雨柔直接来到了院长办公室,看到傅裕笙的秘书徐莉从办公室走出来,便上前问道。</p>徐莉做傅裕笙的秘书已经有三年多了,认识墨雨柔,知道墨雨柔和他们的院长关系很好,所以看到墨雨柔的时候,态度也非常的亲切。</p>“墨小姐,好久不见,傅院长正在手术室,差不多还有半小时就结束了,你要不去办公室等他。”</p>说着,徐莉已经推开了院长办公室的门,墨雨柔也没推脱,便走了进去。</p>墨雨柔在来的时候,还给傅裕笙带了礼物,这次过来算是特地送礼物的,顺便请他吃顿晚饭。</p>其实认识傅裕笙这么多年,墨雨柔很少来他的办公室,毕竟谁会没事老往医院跑。</p>而且傅裕笙作为洛城肿瘤界最厉害的专家,平时工作也非常的忙,如非提前预约,一般都见不到他人,就如现在,墨雨柔还得等他下手术台。</p>大概半个小时候,墨雨柔在办公室待的都快要犯瞌睡了,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p>“雨柔?你怎么在这?”</p>看到办公室里的墨雨柔,傅裕笙有些意外,他一直以为墨雨柔还在英国。</p>墨雨柔微微一笑,从沙发上站了起来。</p>“我不能在这吗?”</p>墨雨柔俏皮的挑了挑眉。</p>傅裕笙已经走到了墨雨柔面前,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然后给了她一个热情的拥抱。</p>“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告诉我。”</p>“昨天,想要给你一个惊喜,对了,给你带了礼物。”</p>说着,墨雨柔指了指放在办公桌上的袋子,里面是一只钢笔,墨雨柔特地帮傅裕笙挑选的。</p>傅裕笙打开看了眼,很是喜欢,小心收好,放进了办公桌的抽屉里。</p>“你待会儿还有事吗?请你吃饭。”</p>墨雨柔问道。</p>傅裕笙直接脱掉了身上的白大褂,换上外套,说道。</p>“走吧,墨大小姐难得请客,就算再忙也得赴约。”</p>之后,两个人便离开了医院。</p>碧落轩,洛城非常有名的一家私房菜馆,老板是墨雨柔父亲的老友,墨雨柔以前很喜欢来这里吃饭,这里的粤菜非常的正宗。</p>“梓琛知道你的身份了吧!”</p>到了包厢,一坐下,傅裕笙便开了口。</p>昨晚刚和萧梓琛喝了酒,今天墨雨柔就找上了他,傅裕笙便把一些事联系到了一起。</p>墨雨柔微微一愣,本来今天来见傅裕笙,就是想和他说这件事,没想到傅裕笙先开了口。</p>墨雨柔并没急着回答,拿着茶杯,给傅裕笙到了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坐下,这才开了口。</p>“嗯,明天,我就要去远洋工作了,合约期一年。”</p>墨雨柔说话的声音非常平静。</p>明知道会是这样的答案,可当真正听到的时候,傅裕笙的心口还是莫名的疼痛,他苦涩一笑,抬头看着墨雨柔,这个他体贴备至却永远走不进心里的女人。</p>“你,雨柔,你是不是还忘不了他。”</p>傅裕笙说出了心里一直好奇的疑问。</p>“裕笙哥,你说什么呢,我这次回来只是为了工作。”</p>墨雨柔回答的很是坦然。</p>“真的吗?那为何偏偏是你?”</p>凡思特的设计师没有一百也有九十,为什么会让墨雨柔参与这次的合作,他不相信墨雨柔没有一点点的私心。</p>可墨雨柔心中非常的坦然,面对傅裕笙的追问,她淡淡一笑,说道。</p>“因为我是yuri,远洋这边一直在争取yuri加入到这次的联名设计中来,所以,我就来了。”</p>说到这,墨雨柔停顿了一下,她没有忽视傅裕笙眼底的担忧。</p>“裕笙哥,你放心,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如果我现在告诉你我忘掉了他,我自己也不会相信,但我的确已经放下了那段感情,已经受过伤,不会犯傻的再让自己伤一次。”</p>墨雨柔说的时候非常的认真,傅裕笙虽心里有疑惑,但也不便在多说什么。</p>忽然,傅裕笙想到昨晚在醉意阑珊听到的事情,抬头,表情也略微的严肃了些。</p>“梓琛他又在调查当年的事情了,你知道吗?”</p>傅裕笙以为墨雨柔不知道。</p>墨雨柔却点了点头,回答道。</p>“一个月前,他来英国找过我,和我说起了明日之星那个项目,最近我也在调查。”</p>傅裕笙听了,心里复杂万分,原来,他一直是个旁观者,亏得自己刚才还那么的担心。</p>“几个月前萧梓琛收到了一份匿名邮件,其中的一些事是两年多前我们都没查到的,现在想想,明日之星那个项目太蹊跷了,或许,耀华当年也在那些人的算计中。”</p>这个猜测墨雨柔并没有和萧梓琛说过,这次墨雨柔之所以考虑回来,其实这才是她真正的原因,哪怕自己和萧梓琛的婚姻已成往事,但她不想自己身上永远背着这个罪责。</p>“所以,这才是你这次回来的目的,对吗?”</p>傅裕笙急切的问道,墨雨柔点了点头,傅裕笙瞬间感觉自己轻松了许多。</p>“我最近一直在看明日之星项目的材料,虽然很多文件都找不到了,但仅有的一些,我还是看到了很多的疑点。”</p>说到这,墨雨柔那双明亮的黑眸似乎少了些光芒,语气也低沉了几分。</p>“当初,外面都传是我们墨家以远洋集团的未来威胁萧梓琛娶我,当时我也以为是这样,但是现在回想起来,有很多地方都不对。我记得父亲从一开始就不支持我追梓琛,即使是后来,他也一直反对,既然反对,又何来威胁一说。还有当初说是我逼走了姜沫夭,可事实呢,我从未让姜沫夭离开,我和萧梓琛结婚,也是在她离开后的两个月,而我了解到的,是姜沫夭自己去了英国。”</p>墨雨柔越说,神情越加的低迷。</p>“等等,这些事你和梓琛说过吗?我记得梓琛当时说是你用五百万逼走了姜沫夭。”</p>傅裕笙有些意外的问道。</p>“呵呵,五百万,你觉得当时的梓琛在我心里只值五百万吗?我是找过姜沫夭,但我没有给她钱,我只是和她分析了一些事情,我把当时远洋集团的债务报表拿给了她。”</p>说到这,墨雨柔苦涩一笑,然后自嘲道。</p>“裕笙哥,那是我做过最卑鄙的事情,但我当时其实不是真的希望她走,我只是给了她一个选择的机会,或者说是想看看她又多爱萧梓琛,结果,没过几天,她便离开了。”</p>“所以,这些事你都没告诉梓琛。”</p>傅裕笙心疼的看着墨雨柔,当年,他听到萧梓琛说姜沫夭拿了五百万离开了,当时他第一反应就是墨雨柔不会这么做,可看到萧梓琛那痛苦绝望的表情,他又有些动摇了。</p>现在看来,是他自己不够坚定,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心性如何,难道还要受别人的话影响吗。</p>墨雨柔摇着头,然后幽幽开口。</p>“怎么告诉他,你也知道,萧梓琛是多么骄傲的人,尤其那时候远洋集团,萧家又是那副情形,如果他知道这些,你觉得他会怎样,既然我爱他,那就让我维护住他最后的尊严吧。”</p>一个男人,尤其是一个骄傲的男人,最受不了的估计就是自己穷途末路的时候被心爱的人所放弃,那可能会给他带来灭顶的绝望。</p>“不对,那姜沫夭账户里的五百万怎么解释,当时姜沫夭离开,萧梓琛疯了似的找,最后查到她在英国,当时梓琛还去英国找了她,可最后还是一个人回来了,之后郁景州查到姜沫夭的账户里多了五百万。”</p>“这个,我不太清楚,但绝不是我给的。”</p>说这些的时候,墨雨柔的头一直低着,眼神飘忽不定,似乎在隐藏着什么,可惜傅裕笙什么也没看到。</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