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84、郁景州喜欢姜沫夭</p>“雨柔,你现在有想过把当年的事情说出来吗?也许梓琛知道了,和你……”</p>“不会,没有必要了。”</p>傅裕笙的话还没说完,墨雨柔已经斩钉截铁的回答了。</p>的确,如今的她,可以说是心如止水,把这些说出来,也不过是相互膈应,那这又何必呢。</p>看墨雨柔这么坚决的回答,傅裕笙眼底却始终有一丝隐忧,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次墨雨柔回来,总会发生些什么。</p>“对了,那位郁景州和姜沫夭很熟?”</p>饭吃到一半,墨雨柔想到下午和郁景州见面的场景,随口问道。</p>“嗯,景州,梓琛和姜沫夭大学时一个学校,因为梓琛的关系,景州和她也认识。”</p>傅裕笙不是八卦的人,所以并没有说的太多。</p>墨雨柔点了点头,一副了然的表情,然后又问了句。</p>“郁景州喜欢姜沫夭,是吗?”</p>“咳咳……”</p>傅裕笙没想到墨雨柔会说这个,直接呛到。</p>见傅裕笙这失态的表情,墨雨柔微微一笑,挑了挑眉,然后幽幽的说道。</p>“看来我猜对了。”</p>“你怎么忽然对郁景州产生了兴趣,我记得你们也没怎么见过面啊。”</p>“没什么,就是忽然想到,就随便问问。”</p>墨雨柔并没有告诉傅裕笙她和郁景州见面的事,不然,以傅裕笙的性格,绝对会去找郁景州。</p>“其实我们都知道景州喜欢姜沫夭,梓琛也知道,但我们也很清楚,只要姜沫夭和梓琛在一起一天,景州都不会撕破这层纸。”</p>看来这是大家都知道的秘密了,只是对友情的信任,大家都心照不宣的选择沉默。</p>“那姜沫夭呢,她不知道?”</p>墨雨柔好奇的问道。</p>下午短短几十分钟的见面,墨雨柔都感觉到了这些,那姜沫夭不可能感觉不出,除非郁景州掩饰的很好,但以下午墨雨柔对郁景州的观察,他也不像是那种喜怒不形于色的人。</p>“姜小姐?估计不知道吧。”</p>傅裕笙思索了片刻,开口道。</p>墨雨柔听了,淡淡一下,来了句。</p>“是吗?”</p>傅裕笙见墨雨柔这怀疑的表情,眸光一亮。</p>“雨柔,你的意思是……”</p>“嗨,这谁知道呢,我瞎猜的,吃饱了吗,时间不早了,回去吧。”</p>之后,墨雨柔和傅裕笙离开了餐厅。</p>夜幕下的洛城格外的热闹,白日里为了生存四处奔波的人也只有在此时能有片刻的放松。</p>餐厅附近,便是洛城夜生活最丰富的的酒吧街,隔得好远,依旧能听到那边传来的震聋欲耳的电子音乐。</p>墨雨柔望着这既熟悉又陌生的环境,曾经的她,是那些酒吧的常客,她喜欢在忙碌一天后去那种地方放逐自我。</p>可现在的她,墨雨柔低头看了看自己几乎和常人一样的双腿,淡淡一笑,终是如今的身体不允许,逼得她早早的过上了养生的生活。</p>“走吧,我送你回去。”</p>一旁的傅裕笙见墨雨柔的目光一直望着远处的酒吧街,能感受到墨雨柔心里的那种无奈,他温柔的开了口。</p>墨雨柔点了点头,跟着傅裕笙朝着与酒吧街相反的停车场走去,自己终是和夜晚的喧嚣无缘了。</p>上了车,墨雨柔望着车外瞬间而过的街景,看着街道上那些举止亲密的情侣,有说有笑,而她,似乎从未有过这样的体验。</p>二十五岁的年纪,也该是有些阅历的人,经历过痛彻心扉的爱情,经历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可竟然没有品尝过恋爱的甜蜜,她是有多惨啊,才得不到爱神的眷顾。</p>“在想什么呢?”</p>一直专注开车的傅裕笙见墨雨柔上车后就没有说过话,问了句。</p>“裕笙哥,你说我这身体,还能好起来吗?”</p>虽然墨雨柔看上去与常人无异,可每一次的体检报告都在提醒着她,她早已不是正常人。</p>严重的胃病,在夜晚只能看到微弱的光源的夜盲症,走太久就会积水发炎的左腿,只要沾了酒精就可能威胁到生命,还有无数的小毛病,她都直接忽略了,拖着这样的身体活着,人生真的了无乐趣了。</p>傅裕笙听到这话,微微一愣,目光注视着前方,不敢看墨雨柔的眼睛,他是墨雨柔之前的主治医生,墨雨柔的身体怎么样,他最是清楚不过。</p>傅裕笙不敢保证自己能将墨雨柔的身体调理到一年前的状态,可听到墨雨柔这悲戚而又失落的声音,他不忍打击。</p>“当然能,只要你遵循医嘱,每天中药调理身体,你的那些问题都可以解决,耐心一点。”</p>这是傅裕笙几经挣扎,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才开口的话,墨雨柔的身体需要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才能调理好,而且这个好的程度也未必能达到他们的预期。</p>但如果现在墨雨柔放弃了,那她的身体只会越来越差,可能以后会长期饱受病痛之苦。</p>“又是这样的话,裕笙哥,你们当医生的是不是只会这么说,都大半年了,一点好转都没有,知不知道每天吃那些苦的想吐的药有多难,你闻闻,我觉得我身上都有一股去不掉的中药味了。”</p>说着,墨雨柔把手伸到傅裕笙的鼻子那。</p>傅裕笙抓住墨雨柔的手腕,放到身侧,然后轻轻的拍了拍,安慰道。</p>“对啊,这么久都熬过来了,难道你想现在放弃,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调整你那些药的配方,到时候给你做成药丸,这样就不会想喝药那么苦了。”</p>“知道了,作为一个病人,难道还不能抱怨一下吗?”</p>墨雨柔有些不满的噘着嘴,她只是发发牢骚,如果真要放弃,放任自己的身体,她也是做不到的。</p>二十多分钟后,傅裕笙将墨雨柔送到了华庭名苑,下车的时候,傅裕笙叫住了她。</p>“既然你决定留下来了,那你给自己配个司机吧,自己开车,万一有事耽搁,天色晚了太危险。”</p>“傅医生,你真的很啰嗦,这些事江助理都已经安排好了,我很惜命的,死过一次的人,可不想再去阎王爷那报道。”</p>说着,墨雨柔推门下了车,朝着不远处的楼栋走去,一边走一边对着身后的傅裕笙挥着手。</p>“裕笙哥,再见,还有,谢谢啊。”</p>说完,人已经进了楼栋。</p>傅裕笙一直等楼道里的灯暗了下来,这才开车离开了华庭名苑。</p>御庭湾,姜沫夭一直在客厅里等着萧梓琛回来,可此时已经深夜十点多了,萧梓琛却迟迟没有出现。</p>而此时的远洋集团顶楼的总裁办公室,灯火通明,萧梓琛这一天一直待在办公室忙碌着,都忘了时间。</p>叩叩叩……</p>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于晋凡今天正好有个视频会议,结束了准备回去,经过萧梓琛的办公室才发现他没有离开。</p>一般情况,除非远洋集团出了非常重要的事情,不然,萧梓琛都会在八点前离开公司。</p>而最近,公司也没有什么大事件发生,也没听说有什么新的项目要进行,于晋凡这才有些好奇的敲响了门。</p>“进来。”</p>里面,传来萧梓琛略微沙哑的声音,于晋凡推门走了进去。</p>“这都十点多了,怎么还不回去。”</p>一进去,看到萧梓琛有些疲倦的面容,于晋凡好奇的问道。</p>“十点了?这么快。”</p>显然,萧梓琛忙的忘记了时间。</p>“萧总,怎么回事?平时你在忙也不会忙到忘记回去啊,是出了什么事吗?”</p>于晋凡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了沙发上。</p>萧梓琛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四肢,捏了捏眉心,看着窗外漫天的霓虹闪烁,然后合上了手里的文件。</p>“没什么,走吧,回去。”</p>说着,萧梓琛起身离开了办公室,于晋凡见套不到话,耸了耸肩,没趣的跟着走出了办公室。</p>到了停车场,萧梓琛在车里坐了好久才开车离开。</p>萧梓琛没有回御庭湾,而是开车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回了萧家老宅。</p>此时萧梓琛的父母都已睡下,别墅里一片漆黑,周围格外的寂静。</p>熄了火,下了车,走在安静的院子里,一月的寒夜格外的冷,萧梓琛拢了拢衣服,加快了脚下的步伐。</p>开门,进屋,萧梓琛没有开灯,在黑夜里摸索着上了二楼,刚到楼上,楼道里的灯亮了,卢雅珍站在卧室门口,看到自己的儿子突然出现,有些意外。</p>“梓琛,你怎么回来了?”</p>萧梓琛平时很少回老宅,更何况还是在这深更半夜。</p>“妈,吵醒你了?父亲呢,睡了吗?”</p>萧梓琛没有回答,而是反问着,一边回答,一边走进了父母的卧室,见父亲安详的睡着,身上的凉意也散去了些许。</p>“你还没说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呢,是出了什么事吗?”</p>卢雅珍有些担心的看着萧梓琛,知子莫若母,萧梓琛的表现太不正常了。</p>“妈,没什么事,就是想和你说,父亲的体检报告出来了,裕笙建议过段时间给父亲动手术,清楚他脑中的血块,本来想明天吃早饭的时候说的,既然你起来了,就先和你说一下。”</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