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85、大闹萧宅</p>说到这,萧梓琛见卢雅珍一脸的不安,他走上前,轻搂着自己的母亲,安慰道。</p>“妈,你别担心,裕笙说了,只是个小手术,如果手术顺利,说不定还能刺激到父亲的记忆。”</p>萧梓琛知道,母亲最在意的就是父亲,哪怕如今父亲瘫痪在床,什么都不记得,只要还在她身边,她便心安。</p>“真的?”</p>卢雅珍有些不相信,她现在要的不多,只要老公平安,儿子能得到幸福就好,别的,她什么都不求。</p>“真的,妈,裕笙的医术你还不知道吗?既然他开口了,那我们就要相信他,外面冷,你赶紧进屋休息吧,有什么我们明早吃饭时再聊。”</p>说着,萧梓琛扶着卢雅珍进了卧室,然后帮他们把门关上,这时,卢雅珍又开了口。</p>“梓琛,你和姜小姐怎么样了?”</p>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她很清楚萧梓琛的性格,如果只是为了手术的事情,他不会这么晚跑一趟,除非,还有其他的原因。</p>被母亲问道自己的感情,萧梓琛微微一愣,随即转身,扯出一抹勉强的笑,说道。一秒记住http://</p>“我们很好,过段时间,我就和她去领证,妈,晚安。”</p>说完,萧梓琛关上门,走去了自己的卧室。</p>回到卧室,萧梓琛重重的呼了一口气,然后脱了外套拿了一套睡衣便去了浴室。</p>二十几分钟后,萧梓琛穿了一件浴袍走了出来,头发湿漉漉的还在滴水,萧梓琛手里拿了一条毛巾随意的在头上拨弄了几下。</p>这时,被他扔到床上的手机响了起来,萧梓琛拿起来一看,是姜沫夭打来的,屏幕上显示还有五六个未接电话,都是姜沫夭的手机号。</p>萧梓琛拿着手机来到窗前,毛巾随意的搭在肩上,沉思了片刻,这才接通了电话。</p>“喂,沫沫。”</p>“梓琛,你为什么不回来,你还在公司吗?你是不是不要我了,你回来好不好。”</p>电话一接通,就传来姜沫夭带着哭腔的声音,以前听到这种声音,萧梓琛会觉得心疼,可现在,他直觉的烦躁。</p>萧梓琛扯过毛巾,又开始擦拭潮湿的头发,然后看了看时间,都十一点多了,然后缓缓的开了口。</p>“沫沫,我在老宅这边,家里有些事要处理,今晚就住在这边了,你早些休息,明晚我回去陪你。”</p>萧梓琛不想惊动隔壁房间的母亲,声音压得很低,同时也克制自己有些躁动的情绪。</p>姜沫夭一直在御庭湾等着萧梓琛,她也怕一直打电话会让萧梓琛烦躁,所以一直克制着打电话的冲动,可眼看着越来越晚了,她终于还是拨通了萧梓琛的电话。</p>一连几通都没有人接,姜沫夭的情绪也濒临崩溃,她不停的打,好不容易接了,萧梓琛却说回了老宅,姜沫夭哪里受得了,直接在电话那边咆哮了起来。</p>“萧梓琛,你告诉我,你究竟在哪,你是不是去找墨雨柔了,你是不是不要我了。梓琛,你回来好不好,那个女人就是想把你从我身边抢走,好证明自己的厉害,她根本就不是真的爱你。”</p>又是这样的陈词滥调,这段时间萧梓琛真的是听腻了,也解释累了。</p>萧梓琛把手机拿开了些,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冷静,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p>“沫沫,你不要胡思乱想了,你好好睡一觉,明天我过去找你。”</p>说着,萧梓琛准备挂电话,可那边的姜沫夭却歇斯底里的哭了起来。</p>“萧梓琛,你为什么不敢大声说话,那个女人是不是在你身边,你骗我,你在骗我。”</p>这样下去真的是没完没了了,萧梓琛这段时间也是觉得累了,他不想和姜沫夭多纠缠,拿起手机,拍了张房间的照,然后传给了姜沫夭,之后对着手机说道。</p>“沫沫,你如果一直这样闹下去,对谁都不好,你冷静冷静吧!”</p>说完,萧梓琛便挂了电话。</p>可下一秒,手机又响了起来,萧梓琛一看,直接挂断然后关机。</p>可此时,萧梓琛已经睡意全无,最后,他直接去了书房,一直忙到深夜两点才回了房间。</p>第二天,萧梓琛还在睡,就听到外面闹哄哄的声音,紧接着便是急促的脚步声,再然后,就听到了他母亲的声音。</p>“姜小姐,梓琛还在睡,你别吵醒他。”</p>“伯母,我不会吵醒他的,我就进去看看他。”</p>是姜沫夭的声音。</p>原本迷迷糊糊的萧梓琛听到这个声音,立刻惊醒,几乎是从床上弹了下来,穿着鞋,走到了门口。</p>“喂,姜小姐,昨晚梓琛……”</p>卢雅珍的话还没说完,萧梓琛已经打开了房门,然后便看到卢雅珍拉着姜沫夭,不让她进房间,而姜沫夭的手紧紧的抓着门把锁。</p>两个人都看向了萧梓琛,萧梓琛也看着门口的卢雅珍和姜沫夭。</p>此时,姜沫夭直接推门进去,在房间里四下看了一圈,确定没人,这才松了口气,然后一脸微笑温柔的走到了萧梓琛身旁。</p>“梓琛,我给你带了早餐,你赶紧收拾好了下来,我在楼下等你。”</p>说着,姜沫夭踮起脚尖在萧梓琛的脸颊亲了一口,萧梓琛都没来得及避闪,之后,姜沫夭便往门口走去。</p>“沫沫,你留下来。”</p>萧梓琛叫住了姜沫夭,随即又看向站在门口的卢雅珍,说道。</p>“妈,你先下去吧,我有话要和沫沫说。”</p>卢雅珍一脸的担心,今天姜沫夭突然来了这里,意图在明显不过了,显然她是不相信萧梓琛回了这里。</p>卢雅珍看着自己的儿子,见萧梓琛朝她点了点头,这才忧心忡忡的离开。</p>萧梓琛走到门口,把门关上,转身,准备开口。</p>姜沫夭忽然冲了过来,一把抱住了萧梓琛,踮脚,凑脸,嘴唇快要附上萧梓琛那张微凉的薄唇时,萧梓琛一把推开了姜沫夭,然后往边上移了一步,越过姜沫夭,走到了床边,坐下。</p>姜沫夭见状,眼底闪过一丝落寞,但随即露出一抹浅笑,走过去,依旧非常的主动,伸手搂住了萧梓琛的脖颈,一脸的卖乖讨巧。</p>“梓琛,对不起,是我错了,我道歉。”</p>“沫沫,你不觉得这样很累吗?每次争吵过后,不是我要毫无原则的哄你,就是你轻而易举的一句对不起,你觉得这真的能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吗?”</p>姜沫夭今天的出现惹怒了萧梓琛,他已经感受不到彼此间的信任了,姜沫夭一次又一次的无理取闹已经消磨掉了萧梓琛最后的耐心,而今天的行为直接激怒了萧梓琛。</p>萧梓琛不希望以后的生活一直在这种猜忌和解释中度过,他感觉这一年来,属于自己的自由空间越来越少。</p>但凡不接电话或者迟接了,姜沫夭就会歇斯底里的闹,这样的日子过得太糟心了,也浇灭了他曾经期望的那种情意绵绵的爱情的梦。</p>萧梓琛的表情十分的严肃,房间里,暖气很足,仿若春日,可萧梓琛的周身,却笼罩着一股蚀骨的寒意,令人瑟瑟发抖。</p>姜沫夭心里慌了,她害怕了,她松开了萧梓琛,往后退了一步,眸光闪烁,神情紧张的看着萧梓琛,语气委屈的说道。</p>“梓琛,是我太多疑了,可这不能怪我,都是墨雨柔那个贱人造成的,要不是她回来,我们怎么会闹别扭。梓琛,你看我们以前多好,一起上班,一起回家,你从来都不会不理我,我也不会胡思乱想,可自从她回来了,你就经常不回家,你让我怎么能心安啊。”</p>姜沫夭真的是中了墨雨柔的毒了,到现在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把一切推到了墨雨柔的身上,而她这样的行为,只会让萧梓琛觉得自己看走了眼。</p>在萧梓琛的心里,曾经的姜沫夭是所有美好的代名词,善良,体贴,善解人意,温柔大度。</p>可现在呢,多疑,神经质,善妒,推卸责任,种种的一切,只会让萧梓琛怀疑自己还能不能和姜沫夭好好的在一起,也会让萧梓琛觉得心累,想要逃离。</p>“沫沫,够了,你要我说多少遍,我和墨雨柔什么都没有,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你究竟要我怎么做你才放心。难道真的要我取消和凡思特的合作吗?好,就算取消了,那以后呢,我不敢保证以后我所有的工作都不会接触到异性,到那时,怎么办?”</p>“我,不,梓琛,你看我们之前不是很好嘛?我又不是不让你接触异性,我只是不希望你去见墨雨柔,你忘了当初她是怎么算计你的吗?”</p>姜沫夭又提到了以前的事,可那些都已经是过去式,姜沫夭不觉得烦,萧梓琛都听腻了,更何况,真的如姜沫夭说的,她不介意其他的异性吗?</p>萧梓琛愣愣一笑,看着表情有些狰狞的姜沫夭,无奈的摇着头。</p>“沫沫,你觉得我该信吗?上个月,是谁私下要求陶氏集团派男代表的,在上上个月,我只是去巡视店面,只是让一个店长给我挑一套西装,没过几天,那个店长就被辞退了,沫沫,你真以为这些我不知道吗?如果你觉得我真的那么不值得信任,我看我们还是彼此冷静冷静,仔细想想,我们真的适合彼此吗?”</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