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100、你是不是动了心</p>只要墨雨柔愿意,她亦能如萧梓琛那样做到喜怒不形于色,墨振业从小培养的集团接班人,岂会让人失望。</p>这不,在听到姜沫夭的挑衅后,墨雨柔依旧一脸微笑,不过在姜沫夭即将离开之际,墨雨柔却将她拉近自己。</p>“姜小姐,你多虑了,萧总不过是被我抛弃的人,我想也只有姜小姐把萧总当个宝贝似的。”</p>说完,墨雨柔邪魅一笑,然后松开了手,往后退了一步。</p>姜沫夭顿时眼底闪过一丝恨意,红唇紧抿,双拳紧握,脸上的表情也越渐扭曲。</p>“姜小姐,今天在场的可都是萧总的亲人朋友,你可别丢了他的面子哦。”</p>眼看着姜沫夭的情绪要失控,墨雨柔好心的提醒了一句,说完,便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低头,百无聊赖的拿出手机,不在搭理姜沫夭。</p>姜沫夭强忍着心里的怒火,看着一脸若无其事的墨雨柔,深呼吸了一口,然后愤恨的离开了此处。</p>又过了一会儿,墨雨柔实在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看了一圈,也没有人注意到她,便默默的离开了包厢。</p>墨雨柔本想着去酒店大堂休息一会儿,透透气,等宴席结束的时候道了别就走,没想到自己才走出包厢,便被一个人叫住了。一秒记住http://</p>“墨小姐,你刚才对沫夭说了什么?”</p>郁景州追了出来,刚才姜沫夭和墨雨柔在一起的时候,郁景州一直在远远的看着他们,之后看到姜沫夭一脸怒意,红着眼眶离开,便一直盯着墨雨柔,见墨雨柔走出包厢,自己也迅速的追了出来。</p>看到郁景州,墨雨柔淡淡一笑,直接忽视郁景州脸上的怒火。</p>“郁少,请问你是以什么身份来质问我,我和姜沫夭说了什么,这貌似与你无关吧!”</p>“作为沫夭的朋友,我不能看着她一直被你欺负,墨雨柔,你都和梓琛离婚了,为什么还要一直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中,你究竟有何企图?”</p>郁景州语气非常的强硬,表情冷凝。</p>墨雨柔心里暗想,好歹这家伙和傅裕笙是朋友,看在傅裕笙的面子上,是不是也该收敛一下脾气,果真,再理智的男人在爱情面前都是疯子。</p>墨雨柔看了眼半掩的包厢门,双手环胸,说道。</p>“郁少,你确定要在这里和我说这些吗?还是说郁少想让里面的人知道你和姜小姐无比坚定的男女友情。”</p>“墨雨柔,你想威胁我。”</p>郁景州真的是低估了墨雨柔的胆量。</p>虽说郁家现在已经转行,可过去的背景和人脉摆在那里,就算是那些所谓的帮派老大见到郁景州也会礼让三分。</p>可墨雨柔倒好,不但不知道妥协讨好,居然还在挑衅威胁他,难道墨雨柔真以为他不敢动她。</p>相比于郁景州的愤怒,墨雨柔至始至终都是云淡风轻的微笑。</p>“郁少,你这话从何说起,我不过是在陈述一件事实,刚才包厢里这么多人,却只有郁少来过问我与姜小姐之间的事情,可见郁少对姜小姐的这份友情有多重了,看得我都有些羡慕了。”</p>墨雨柔根本不害怕郁景州,或者说外人眼里手段狠辣的郁景州在墨雨柔的眼里,不过是一个被爱情冲昏了头的傻子。</p>“墨雨柔,你给我闭嘴,我最后警告你一次,离梓琛和沫夭远一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p>“哼,郁少,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难道姜小姐没告诉你我现在和远洋集团还有合作,你的要求,我怕是无法答应了。”</p>郁景州当然知道墨雨柔的另一个身份,不然上次也不会约墨雨柔出来。</p>本来以为上次警告,墨雨柔会识趣一点,可现在看来,这个女人果真如姜沫夭说的那样,这次回来,隐瞒yuri的身份,都是蓄谋已久的。</p>想到这些,郁景州的眼神更加的寒冷。</p>“墨雨柔,别以为你的这些小动作没人知道。”</p>此时的墨雨柔一点都不生气,看到郁景州提防生气的表情,墨雨柔竟忍不住笑了起来。</p>“墨雨柔,你居然还笑。”</p>自己此时一脸的严肃,可墨雨柔居然是这样的表情,郁景州感觉自己的威严得到了藐视。</p>墨雨柔实在是忍不住,尽量的憋住笑,一脸抱歉的看向郁景州,说道。</p>“郁少,抱歉,想到了一些事,失礼了。”</p>墨雨柔随便找了个借口,然后整理表情,收起了脸上的笑。</p>“墨雨柔,你别太过分。”</p>郁景州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践踏,紧握拳头,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表情冷漠的怒斥道。</p>“郁景州,你在干什么?”</p>就在这时,在包厢里没看到墨雨柔的傅裕笙走了出来,正好对上郁景州愤怒冷凝的表情。</p>傅裕笙顿时感觉到郁景州和墨雨柔之间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立刻来到了墨雨柔的身旁,警惕的看向郁景州。</p>见傅裕笙如此保护墨雨柔,郁景州冷冷一笑,但念及和傅裕笙之间的友情,也收敛了些脾气。</p>“没什么,许久没见到墨小姐,随便聊聊。”</p>傅裕笙有些怀疑,随即看向一旁的墨雨柔,见墨雨柔表情淡然,但还是不放心的小声询问道。</p>“雨柔,你没事吧?”</p>墨雨柔淡淡一笑,从容自若,看不出一丝不好的情绪,悠然的开口道。</p>“没事啊,正好碰到,随便聊几句。”</p>说着,墨雨柔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随后又看了下闹哄哄的包厢,对着傅裕笙说道。</p>“裕笙哥,你帮我和萧夫人说一声,我就先回去了。”</p>说着,墨雨柔便准备离开,至于周俊益,墨雨柔懒得管,反正这家伙就住在这酒店里。</p>“等等,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p>傅裕笙拉住墨雨柔,说道。</p>“不用了,我待会儿让酒店这边派个司机送我回去就行了。”</p>墨雨柔知道傅裕笙担心什么,开口阻止道。</p>“不行,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你待着,我进去说一声就走。”</p>说着,傅裕笙便重新走回了包厢。</p>“墨小姐,手段真高,我真替裕笙不值。”</p>郁景州一直在门口待着,傅裕笙进去后,他便冷嘲热讽的说道。</p>墨雨柔并不在意,不过她也不是任人拿捏的人,郁景州都这么不客气了,她如果不回敬几句,可就不是她墨雨柔的风格了。</p>墨雨柔微微一笑,眼底闪过一抹讥讽,眼神鄙夷的看向郁景州,幽幽的开了口。</p>“郁少,论手段,我哪是那位姜小姐的对手啊,堂堂郁家少爷不也被她拿捏得死死的。”</p>“你……”</p>就在郁景州怒火爆发的时候,包厢的门再次推开了,傅裕笙和萧梓琛一同从里面走了出来,双双都感觉到了此地紧张的气氛。</p>萧梓琛眼神扫看了依稀爱郁景州,并未护士郁景州眼底隐隐的怒火,但并没有道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看向了墨雨柔。</p>“你要走了。”</p>语气轻轻淡淡的。</p>墨雨柔点了点头,回了句。</p>“今晚多谢招待,如果叨扰之处,还请见谅,那我就先走了。”</p>疏离却不失礼貌。</p>看着墨雨柔那淡漠不夹带任何情绪的眼神,萧梓琛最终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然后说了句。</p>“我这边还有事,就麻烦裕笙送你回去了,多谢墨小姐送我母亲的礼物。”</p>那块手表,价值连城,虽然是因为一些意外才到了他母亲的手里,但萧梓琛还是要感谢一番。</p>墨雨柔又是淡淡一笑,说了句。</p>“不必,萧总,再见。”</p>说完,墨雨柔转身离开了包厢,傅裕笙和萧梓琛说了句“先走了”,然后便追上了墨雨柔。</p>萧梓琛一直等墨雨柔和傅裕笙消失在走廊尽头,这才收回了视线,然后看向了一旁的郁景州,只是给了一抹眼神,什么都没说,随后便转身准备进包厢。</p>“梓琛,你是不是对墨雨柔动了心。”</p>郁景州不是傻子,刚才在宴席上,萧梓琛对墨雨柔的态度可不像一年前那样,尤其是刚才,目送墨雨柔的眼神,如果说没点什么事,他觉不相信。</p>本来萧梓琛不想多说什么,可如今郁景州先开了口,萧梓琛有些话也不得不说了,或者说是提醒。</p>“景州,这件事应该和你没关系吧!大家都是朋友,我不想因为一些事让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p>说完,萧梓琛看了眼郁景州,微微蹙眉,迟疑片刻,之后又说了句。</p>“景州,朋友之间也是有分寸的。”</p>之后,萧梓琛便回了包厢。</p>郁景州愣在当场,面色有些难看,目光怔怔的看向包厢里忙前忙后的姜沫夭,最终默默的离开了酒店。</p>“雨柔,景州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p>回去的路上,傅裕笙还是没忍住,虽然刚才墨雨柔什么都没说,但他不傻。</p>墨雨柔本在闭目养神,听到傅裕笙的话,半眯着眼,然后回了句。</p>“没什么,不过是个被人利用的可怜虫罢了。”</p>墨雨柔有些同情郁景州。</p>“那家伙,一遇到姜沫夭的事情就会失去理智,你放心,我不会让他再来打扰你的。”</p>傅裕笙拍着胸脯保证道。</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