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103、闺蜜赵珂尔</p>“当然不能,但至少是个机会,你别忘了,如今这墨大小姐可是个弃妇,再想想她那个继母一家,说难听点,在这洛城,那位墨大小姐可没什么朋友,这个时候如果我们向她示以关怀,你觉得她会不会感动?”</p>孟丹打了一副好算盘,可惜了,墨雨柔这些年早就看清人情冷暖,对墨雨柔来说,孟丹的这些筹谋算计还是太嫩了些。</p>这边,墨雨柔当然不知道孟丹和徐雅慧的图谋,到了公司,刚进办公室,米亚便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张请帖。</p>“yuri姐,这是江助理送来的邀请函,一周后有个慈善晚宴,盛邀你出席。”</p>说着,米亚把请帖放在了办公桌上。</p>墨雨柔打开一看,是洛城慈善总会主办,傅家的恒生集团承办的慈善晚宴,墨雨柔记得两年前的慈善晚宴承办方是耀华集团,那一次的晚宴上,她和萧梓琛跳了开场舞,第二天还上了各大报纸的头条。</p>两年过去,物是人非,耀华还是当初那个耀华,可墨雨柔却不是当初那个向往婚姻幸福的女孩子了,至于萧梓琛的身边,也有了他最爱的女人。</p>米亚见墨雨柔看着邀请函发呆,轻声喊了句。</p>“yuri姐,江助理那边还在等你回话,如果yuri姐不想去,江助理还要重新安排人去参加。”</p>“我会去的。”一秒记住http://</p>墨雨柔淡淡的回了这四个字,随后把邀请函放入了抽屉,走去了工作台。</p>下午五点半,墨雨柔收拾东西准备下班,离开远洋大楼走去了停车场,快走到自己的车旁时,墨雨柔愣了一下。</p>墨雨柔的车旁站了一个人,头戴鸭舌帽,衣服墨镜,身穿一套迷彩羽绒服,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身上还背了一个和她体型不太符的登山包。</p>此时,那个人也看到了墨雨柔,摘下了墨镜,脸上露出一抹暖心的微笑,下一秒,墨雨柔几乎是跑着赶了过去。</p>“珂尔,你怎么在这?”</p>“死丫头,回来也不和我说一声,亏得我还跑了一趟英国,怎么样,让我看看,怎么瘦了。”</p>赵珂尔,墨雨柔最好的闺蜜,两个人从幼儿园一直到高中,之后一个去了英国学经济,一个去美国学医。</p>毕业后,墨雨柔回了洛城,赵珂尔学校一毕业便成了无国界医生,然后就去了英国,一去就是三年,连墨雨柔结婚都没回来。</p>可即使三年未见,她们之间的感情却比亲姐妹还亲,当初知道墨雨柔病危,赵珂尔去过一趟英国,不过那边有傅裕笙在,而赵珂尔擅长的是传染病,也帮不了什么忙,就又回了非洲当自己的援非医生。</p>这次赵珂尔能回来,是因为她的三年援非工作暂时告一段落,正好又恰逢农历新年,便想要陪陪多年不见的墨雨柔,没想到去英国才知道墨雨柔已经回了洛城,便订了最早的航班回了洛城。</p>下了飞机,赵珂尔便给吴妈打了电话,从电话里才知道墨雨柔竟然来了萧梓琛的公司工作,然后就从机场赶到了这里,找到了墨雨柔的车子,便一直守在这。</p>墨雨柔紧紧的抱着赵珂尔,这个她可以一点都不设防的闺蜜,虽然两个人相隔千里,但真要有空就会联系。</p>“珂尔,我好想你。”</p>在赵珂尔面前,墨雨柔像个小孩子一样,眼眸单纯无害,一脸真挚。</p>“好了,你知道的,你这一套对我没用,上车,姐姐我为了早日回来见你,知道多久没休息了吗?赶紧给我回家坐点好吃的。”</p>说着,赵珂尔走到了后备箱,将行李扔了进去,然后坐上了副驾驶。</p>这时,刘明宇正巧开车从外面进来,经过墨雨柔车旁的时候还停了下来,摇下车窗。</p>“墨总监,你这是要回去了吗?”</p>墨雨柔点了点头,刚准备开口,就看到刘明宇那辆车后排的车窗也摇了下来,萧梓琛坐在里面,墨雨柔顿时收起脸上的微笑,随后开门上了车。</p>“我靠,冤家路窄,贱男人,看我怎么收拾他。”</p>墨雨柔这边准备上车,可上了车的赵珂尔一看到对面车里后座上坐着的人,顿时火冒三丈,直接冲下了车。</p>墨雨柔见状,急忙下车阻拦。</p>这边赵珂尔下了车直接冲到刘明宇那辆车的后排,愤怒的踢了一下后车门。</p>这可是三百多万的宾利,赵珂尔穿着类似军靴的鞋子,这一脚踢下去,侧门顿时踢出了一条浅浅的印子。</p>“臭男人,你给我滚出来,看姑奶奶我怎么收拾你,敢欺负我家雨柔,小心你这辈子阳痿生不出儿子。”</p>和墨雨柔的温婉端庄相比,赵珂尔就显得跋扈撒泼许多,她们两个,一个冷静如冰,一个热情似火,墨雨柔是那种什么事都藏在心里的人,而赵珂尔则是有仇当场报的人。</p>要不是当初非洲那边情况太严重,她作为远非医疗组的负责人根本抽不开身,萧梓琛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和墨雨柔离婚,以赵珂尔的行事作风,非让萧梓琛脱成皮才罢休,哪怕是墨雨柔提出的离婚。</p>刘明宇不认识赵珂尔,突然见到这么嚣张蛮横的女人,还有些招架不住,坐在车里竟不敢下车,倒是萧梓琛推开了车门,缓缓走了下来。</p>赵珂尔见状,立刻绕道冲到了萧梓琛的面前,一拳冲了过去,好在墨雨柔动作迅速,一把拉住了赵珂尔。</p>“珂尔,冷静一点。”</p>“冷静,雨柔,你是不是傻了,对这种男人怎么冷静,妈的,这个男人和你结婚期间和那个姜沫夭暧昧不清,你还帮他说话,要是老娘当时在洛城,非把他阉了不成,看他还怎么风流快活。”</p>赵珂尔真是个狠人,而且说出来这番话,在场的几个人竟然没有人会怀疑她只是说说而已。</p>一旁的萧梓琛,听到赵珂尔对自己的斥责,眉头紧锁,尤其是后面那两句,下腹一紧,后背一阵寒颤。</p>墨雨柔此时有些尴尬,毕竟这都是一年前的事情了,现在他们都不在意这些了,赵珂尔这一提,墨雨柔反而有些尴尬不知所措。</p>“萧总,抱歉,珂尔就是这脾气,她就是说说而已,我们先走了。”</p>墨雨柔一边说着,一边把赵珂尔往自己车那边拉走。</p>“什么说说而已,我说的都是真的,萧梓琛,我警告你,要是再敢招惹我家雨柔,我一定会让你们萧家断子绝孙,不信你就试试。”</p>一想到墨雨柔和萧梓琛如今在一起工作,赵珂尔就是一脸的担心,直接对着萧梓琛放狠话。</p>“赵小姐,请放心,你说的这些不会发生。”</p>萧梓琛以前只是听闻墨雨柔有个非常护短,脾气暴躁的闺蜜,但从没接触过,今日一见,果然如传闻所说那样。</p>对于赵珂尔刚才对自己的警告和威胁,萧梓琛丝毫不介意。</p>听到萧梓琛这么一说,赵珂尔愤恨的看着他,咬牙切齿的说道。</p>“萧梓琛,记住你今天的话。”</p>说完,赵珂尔便上了车。</p>墨雨柔不好意思的看向萧梓琛,抱歉的说道。</p>“萧总,不好意思,那我们先走了,那个车子补漆的钱我之后会转给你。”</p>说完,墨雨柔便上了车,然后开车离开了停车场。</p>萧梓琛还站在车旁,看了眼赵珂尔刚才踢到的地方,随后对还坐在车上的刘明宇说道。</p>“送去修车厂,我先上楼了。”</p>“哦,好的。”</p>刘明宇惊魂未定,他可从没见过那个女人敢用那种态度对萧梓琛的,简直太霸气了。</p>车上,赵珂尔还在那生气,墨雨柔一边开车,一边时不时的观察赵珂尔的表情。</p>“珂尔,别气了,这都过去一年了,现在我不是过的很好嘛?”</p>“好吗?别以为我在非洲待着就什么都不知道,要不是那家伙,你会去英国,要不是去了英国,你会出车祸吗?”</p>显然,赵珂尔的气一时是消不了的。</p>一旁的墨雨柔听了暗暗松了口气,好在当初车祸的原因没人告诉赵珂尔,不然估计刚才在停车场赵珂尔真的会扒了萧梓琛的皮。</p>“好了好了,那次去英国是为了生意上的事,谁知道我这么倒霉呢,不过我现在不是很好嘛,看你气得,小心脸上多几条皱纹,到时候嫁不出去了。”</p>“切,那种觊觎姐姐我外貌的庸脂俗粉我才不稀罕呢。”</p>总算转移了话题,可赵珂尔这话,听着咋这么别扭呢,墨雨柔还是第一次听到用庸脂俗粉来形容男人的。</p>“知道我们家珂尔姐姐喜欢神交,不过世间男人,有几个不是先看中外貌的呢。”</p>墨雨柔随口感慨了一句。</p>“嗨,你还别说,前段时间姐姐我可是遇到了一个有趣的灵魂。”</p>赵珂尔说道这个,脸上居然有了女孩子春心萌动的羞涩,墨雨柔顿时产生了兴趣。</p>“啧啧啧,怎么,二十六年的母胎单身终于春心萌动了?快给我说说,究竟是怎样有趣的灵魂,能让我们的珂尔姐姐露出这么娇羞的表情啊。”</p>“去去去,专心开车,姐姐我还不想英年早逝呢。”</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