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105、配偶栏写的是墨雨柔</p>墨雨柔表情微微一怔,眼底闪过一抹惊讶,随即而来的却是隐隐的悲伤,即使自己一再的提醒自己早已放下,可当听到这些,心里某处,还是会控制不住的痛。</p>墨雨柔走到吧台前,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口,让自己尽量控制情绪,然后故作平静的说道。</p>“领证?他们不是早就结婚了吗?”</p>墨雨柔心里非常的意外,但随即而来的却是一种苦涩。</p>自己多少次误会了萧梓琛和姜沫夭的关系,但萧梓琛从未解释过,想来这个男人早就把姜沫夭当成了自己的妻子,有没有那张证根本影响不了他们的感情,就如她和萧梓琛,即使有那张证,他们的婚姻也不过是有名无实。</p>米亚看到墨雨柔一脸恍惚的神情,有些担心。</p>“yuri姐,你没事吧。”</p>米亚现在后悔说出实情了,她完全可以编一个借口敷衍过去。</p>“我没事,米亚,你去找一下刘助理,告诉她我们这边的情况,新品今天一定要定下来,不然就会影响上市时间。”</p>只是短暂的悲伤,墨雨柔重新收拾情绪,回到了工作状态。</p>萧梓琛和姜沫夭本就是彼此相爱的一对,她也早就知道,萧梓琛不属于自己,那自己在这里悲伤又有什么意义,更何况她已经放下了过去,就不该再因为萧梓琛牵动任何的情绪。</p>见墨雨柔这么冷静的安排工作,米亚倒是更伤心了,但墨雨柔说完便在工作台前坐了下来,静心专注在自己的画稿中,米亚也不好在多说什么,之后便安静的走出了办公室。</p>门一关上,墨雨柔手里的画笔便掉在了工作台上,刚才她只是很好的伪装了自己的情绪,如果说没有一丝牵动,那绝对是自欺欺人。</p>墨雨柔坐在那,发着呆,眼神黯淡,情绪低落,整个人被孤寂和悲伤笼罩,像一个被世人舍弃的可怜虫。</p>米亚离开办公室后,直接去了刘明宇的办公室,把墨雨柔的话转达了一下,刘明宇有些为难。</p>“米亚,萧总今天特地交代,不要打扰他,要不新品确认会推迟到明天。”</p>萧梓琛为了弥补这段时间对姜沫夭的冷落,决定今天领了证后陪姜沫夭一天,所有的行程活动都安排好了,一早上特地打电话叮嘱刘明宇,让刘明宇没事别打扰到他们。</p>米亚听了,有些恼火,一是替墨雨柔觉得委屈,再者,她觉得萧梓琛太公私不分。</p>“明天?明天是周末,yuri姐要去检查身体,反正我已经把话带到了,如果因为贵公司的原因让新品不能如期上市,凡思特这边会根据合约追究你们的责任和损失。”</p>说完,米亚愤怒的转身,朝着门口走去,在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米亚好心的提醒了一句。</p>“刘助理,九点半yuri姐会召开新品确认会,你看着办吧!”</p>之后,米亚便离开了刘明宇的办公室。</p>刘明宇望着愤然离去的米亚,无奈摇头,念了一句。</p>“小丫头,脾气挺大啊。”</p>说完,刘明宇便又埋头处理手里的工作,但没一会儿,刘明宇却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但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机放在了一旁。</p>御庭湾,姜沫夭今天起的格外的早,昨晚萧梓琛就告诉她今早要去领证了,为此,她激动地到后半夜才睡着。</p>过了今天,她就是名正言顺的萧家少奶奶了,到时候,谁还能威胁她的地位,尤其是墨雨柔,如果还敢纠缠萧梓琛,她也要让墨雨柔尝尝被人骂小三的滋味。</p>八点,姜沫夭精心打扮好,激动的在客厅里等着萧梓琛。</p>今天的姜沫夭穿的特别喜庆,特地穿了一件红色的旗袍,倒是衬托的她温婉可人了许多。</p>萧梓琛换了衣服从房间走出来,看到姜沫夭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窗外的阳光正好落在姜沫夭的身上,给人一种恬静至美的画面。</p>萧梓琛有些惊艳,内心也渐渐的平静,也许,姜沫夭真的是最适合他的,想到自己和姜沫夭过去的感情,原本纠结的内心渐渐的得到了平静。</p>“沫沫,资料都带齐了吗?”</p>萧梓琛走到客厅,温柔的看着姜沫夭,过了今天之后,他便是有妇之夫,心里不能再有那些不该有的杂念了。</p>姜沫夭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拍了拍随身携带的包包,一早上,她可是检查了无数遍,生怕漏了什么。</p>“都带齐了,走吧。”</p>说着,姜沫夭走到萧梓琛身旁,挽着萧梓琛的手,两个人走出了公寓。</p>八点半,萧梓琛和姜沫夭抵达了民政局,两个人进了领证大厅,填资料,拍照,最后拿着所有的材料去了领证窗口。</p>“恭喜两位,请出示所有的材料和表格。”</p>领证窗口的办事人员礼貌客气的说道,还不忘向两位新人道贺。</p>这是姜沫夭今天收到的第一份祝福,她立刻从包里拿出两包喜糖递给了那个办事人员。</p>萧梓琛有些意外,转身看向了姜沫夭,姜沫夭微微一笑,轻声解释了句。</p>“网上都这么说,领证的时候的备一点喜糖。”</p>萧梓琛听了,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目光又看向了办事人员。</p>这时,那个办事人员起身离开了位置,拿着萧梓琛和姜沫夭提供的结婚材料进了旁边的一个办公室。</p>没过多久,那个办事人员从里面走了出来,和她一起出来的还有一位年纪略长的女士,两个人一边走着,一边低头议论着什么,表情有些严肃。</p>原本姜沫夭还是一脸的笑意,大喜的日子,她怎能不开心,可当看到办事人员一脸严肃的从里面的办公室走出来,她眉心微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心底蔓延。</p>姜沫夭紧张的抓住了萧梓琛的手,小声说了句。</p>“是不是有什么问题?”</p>“能有什么问题?该准备的材料都备好了,你别紧张。”</p>萧梓琛声音温润的安抚着姜沫夭,轻言轻语的说道。</p>此时,那个办事人员和那位年纪略长的女士走到了窗口,办事人员坐了下来,年纪略长的女士走到萧梓琛面前,拿着那一叠的资料,又看了看,这才开了口。</p>“不好意思,两位,我们查了一下你们的信息,资料上显示,这位先生目前是已婚状态,你们现在来领证,这可是犯了重婚罪。”</p>女人的表情非常的严肃,她是上个月刚从外地调过来的领导,对洛城的情况并不是很熟悉,更别说认识萧梓琛了,所以说话的时候并不是很客气。</p>萧梓琛和姜沫夭一听,双双一愣,随即就听到姜沫夭开了口。</p>“怎么可能,梓琛一年前就离了婚,他怎么可能还是已婚状态,是不是你们搞错了?”</p>那位女领导一听,也是轻轻皱了皱眉,随即把手里一张纸递给了萧梓琛。</p>“萧先生,姜小姐,这是我刚从电脑资料库里打出来的,你看,这里明明显示萧先生是已婚状态,结婚日期是两年前的十一月十八日,配偶栏写的是墨雨柔。”</p>女领导把这些信息拿给萧梓琛他们核对,萧梓琛还没来得及接过,姜沫夭一把抢了过来,看到配偶栏上清清楚楚写着墨雨柔的名字,情绪开始不稳定,嘴里絮絮叨叨的念着。</p>“不可能,一定是你们搞错了,他们早就离婚了,梓琛,一定是他们搞错了。”</p>看到姜沫夭失态的表情,萧梓琛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然后拿过她手里的纸,对着那个女领导说道。</p>“我和墨雨柔的确是两年前结的婚,不过早在一年前,我们就协议离婚了。”</p>“协议离婚,那能不能把你们的离婚证给我看一下。”</p>女领导冷静的说道。</p>这时,那个办事人员走了过来,看了眼萧梓琛,随后开后问道。</p>“萧先生,请问当时你和墨女士离婚的时候有没有来我们这办离婚手续?”</p>“离婚手续?”</p>萧梓琛都懵了,他怎么忘了这件事了。</p>见萧梓琛沉默的站在那,那个办事人员再次提醒道。</p>“萧先生,你是不是只是和墨女士签了离婚协议,而没有来我们这里办理正式的离婚手续?如果是这样,那你现在和墨女士之间还是已婚的关系。”</p>“怎么会这样,他们早就离婚了,就算没有办理手续,可他们已经分居一年多了,婚姻早就名存实亡了。”</p>这对于姜沫夭来说绝对是五雷轰顶,致命一击。</p>如果说萧梓琛和墨雨柔还有婚姻关系,那这一年,她算什么,可笑自己还一直以萧梓琛的夫人自居,到头来,却成为了人家婚姻中的插足者,这太可笑了。</p>“梓琛,你告诉我,一定是他们搞错了,你和墨雨柔不是早就离婚了吗?”</p>姜沫夭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这些,她抓着萧梓琛,就像是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想到一个她希望听到的答案。</p>不过萧梓琛这时却异常的冷静,看到吵闹纠缠的姜沫夭,他只能先安稳她的情绪。</p>“沫沫,你先别急,我们先把事情搞清楚。”</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