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99、我才是女主人</p>萧梓琛一坐下,墨雨柔顿时便紧张了起来。</p>抬头,正好和姜沫夭的眼神对上,火光四溅,即使姜沫夭的脸上一直挂着微笑,可墨雨柔依旧能感受到姜沫夭那眼神中的愤怒和阴冷。</p>墨雨柔微微蹙眉,没想到姜沫夭会和卢雅珍坐在一起,不过想想也是,人家是婆媳,姜沫夭那么爱萧梓琛,当然也会尽力讨好自己的婆婆。</p>“服务员,给两位倒酒。”</p>所有人入座,卢雅珍看着墨雨柔和周俊益面前空空的酒杯,招呼着一旁的服务员。</p>“她不能喝酒。”</p>包厢里,想起两个男人的声音,几乎是相同的话。</p>所有人都朝着这边看过来,卢雅珍也有些意外,她明明记得墨雨柔很喜欢喝酒。</p>此时的卢雅珍看向了自己的儿子,因为刚才其中一个人便是她这个儿子。</p>“伯母,雨柔之前受过伤,身体还没调理好,已经戒酒了。”</p>傅裕笙开了口,解释了一下,也缓解了桌面上紧张尴尬的气氛。</p>卢雅珍一脸恍然,看着墨雨柔的眼神倒是多了一丝关切。</p>“墨小姐,那你随意。”</p>“服务员,送一杯鲜榨橙汁。”</p>萧梓琛这时对着一旁的服务员说道。</p>“不用了,我喝点热水就行。”</p>萧梓琛突然这么热情细致,墨雨柔倒是有些不习惯了,更何况今天这样的场合,萧梓琛这样的行为实在是有失分寸。</p>萧梓琛并没有回答,只是看了眼一旁的服务员,服务员便默默的走出了包厢。</p>“周总,这是你的孩子吗?”</p>卢雅珍也感觉到包厢里的气氛有些尴尬,便把目光转移到了周俊益怀里的小团子身上。</p>可以看出,卢雅珍应该很喜欢小孩子,不过想想也是,洛城很多和卢雅珍差不多年纪的豪门太太都已经当了奶奶,唯独她这个儿子,迟迟没有动静。</p>“萧夫人,叫我俊益就行了,这是我儿子,叫周鑫泽,小名叫小星星。”</p>“哎呀,看这嫩嘟嘟的脸,以后长大了一定是个帅哥。”</p>周鑫泽真的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孩子,这不,卢雅珍都有些想要上手抱一下了。</p>周俊益看着卢雅珍一脸羡慕的表情,看了看她旁边的姜沫夭,说道。</p>“萧夫人,你很喜欢小孩啊!”</p>“是啊,到了我这年纪,也是含饴弄孙的时候了。”</p>卢雅珍有些感慨,如果当年不是自己苦苦哀求,又或是远洋集团没有哪次的危机,是不是自己现在也能有个孙子孙女了呢。</p>想到这些,卢雅珍抬头看了眼自己的儿子,又看了看他旁边的墨雨柔,眼神复杂。</p>周俊益听了,直接松开了手,让卢雅珍把小星星抱去了自己的怀里,然后说道。</p>“萧夫人,既然喜欢,那就催萧总和姜小姐也给你生一个,萧总青春正少,姜小姐也到了合适的年纪,说不定还能三年抱两呢。”</p>“哈哈哈,那我就借俊益你的吉言,希望明年过生日的时候能有个小毛头陪我一起过寿,沫夭,你看这孩子可不可爱。”</p>说着,卢雅珍看向了身旁的姜沫夭。</p>即使再不喜欢姜沫夭,可只要想到这女人能给她生个孙子孙女,卢雅珍看着姜沫夭的眼神倒也温和慈祥了许多。</p>姜沫夭看着坐在卢雅珍腿上的小毛孩,眼底竟多了一丝母爱,犹豫之下,伸手去摸了摸周鑫泽的小手,周鑫泽似乎很喜欢姜沫夭,紧紧的抓住了姜沫夭的手。</p>“哈哈,看来我家小星星很喜欢姜小姐啊。”</p>一旁的周俊益见自己儿子和姜沫夭之间的互动,随口说了句,然后,有转头看向了萧梓琛。</p>“萧总,听到了吗,萧夫人这是在催生了。”</p>周俊益看着萧梓琛,半开玩笑的说着。</p>萧梓琛表情微变,看了眼一脸期待的姜沫夭,随即淡淡的说了句。</p>“母亲,今天是你的生日宴,就别说这些了。”</p>直接回避,刚才还满怀期待的姜沫夭顿时脸色一暗,就连卢雅珍听到这话,也有些失落。</p>“梓琛,你也老大不小了,你和沫夭在一起这么多年,也该有个属于你们的孩子了,正好也能让伯母开心开心。”</p>坐在傅裕笙旁边的郁景州一直没有说话,可此时,看到姜沫夭那失落的表情,终于忍不住了。</p>萧梓琛听到这些催生的话,顿时就觉得烦躁。</p>“景州,你先别说我,我们同岁,你不也没孩子吗?”</p>“梓琛,我们不一样,我大哥现在可是有两个孩子了,上个月嫂子又怀孕了,我父母不缺孙子孙女,可你不同,伯父伯母就只有你一个孩子,你应该替他们考虑考虑。”</p>郁景州直接反驳道,在座的几位,就只有萧梓琛是独子,傅裕笙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弟弟今年结了婚,估计再过不久也会有好消息传出。</p>至于骆明轩,那更不用愁了,他下面有三个弟弟,其中两个早早的结了婚,如今也都有自己的孩子,就属萧家,人丁稀少。</p>萧梓琛一听,竟一时无法反驳,看看在座各位,虽然都是单身,可他们的父母都已经享受到了子孙承欢膝下的幸福,只有他的父母,如今连个叫爷爷奶奶的人都没有。</p>“梓琛,景州说的没错,爸妈这也不是逼你,只是我们年纪大了,看着别人能含饴弄孙,我们却什么都没有,这心里啊,总是空落落的。”</p>卢雅珍借势继续说着,他们这些年纪一般大的夫人们经常聚会,可别人聚在一起就是聊自己的孙子孙女,每到这个时候,卢雅珍总觉得自己格格不入,插不上话。</p>萧梓琛沉默了,不知该怎么回答,姜沫夭一直盯着萧梓琛,萧梓琛不开口,她的心就非常不安。</p>“伯母,你就别催梓琛了,你自己的儿子你还不了解吗,他做什么事都有自己的计划,说不定生孩子这件事他早就计划好了呢。”</p>这时,傅裕笙开了口。</p>从刚才聊到生孩子这件事,墨雨柔就一直坐立难安,傅裕笙岂会感受不到。</p>“还是裕笙了解我,妈,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抱上大孙子的。”</p>傅裕笙一说完,萧梓琛顿时松了口气,然后说了这么一句。</p>卢雅珍也知道适可而止,尤其她想到今天这个场合说这种事似乎很不合时,随即便笑了笑说道。</p>“好,以后不问了,那我和你爸就等着你们的好消息了。”</p>结束了这个话题,包厢里的气氛也渐渐融洽了起来,墨雨柔已经吃饱了,就一直安静的坐着,偶尔和傅裕笙聊上两句,倒也没有一开始那么拘谨了。</p>至于,萧梓琛,作为今晚的主人,之后也没怎么在自己的位置上,这也让墨雨柔自在了不少。</p>而那位姜沫夭,一晚上似乎也很安分,一直陪在萧梓琛的身旁招呼客人,要么就是在卢雅珍的身边,尽职尽力的充当儿媳妇的角色。</p>墨雨柔时不时的看着时间,心里默默祈祷着宴席赶紧结束。</p>“墨小姐,你来了一晚上,我们也没机会说上话,来,这杯酒我敬你,墨小姐随意就行。”</p>就在墨雨柔以为自己可以充当隐形人一直坚持到宴席结束,没想到姜沫夭拿着酒杯来到了她面前。</p>今晚的姜沫夭非常的美艳,穿着一套鲜红色的齐肩礼服,将她傲人曼妙的身姿紧紧包裹,亚麻色的大波浪长发披散着,更好的衬托出了女人的妩媚。</p>精致的妆容,雕刻出了完美的轮廓,不得不说,姜沫夭的确是个美人儿,难怪萧梓琛会如此深爱。</p>完美五官下的姜沫夭挂着一抹似有若无的浅笑,丝毫没有无理怠慢之处,倒是多了一种女主人的自信和优越感。</p>说话进退有度,没有咄咄逼人,态度算不上热情但也不会让人觉得生疏。</p>墨雨柔看向姜沫夭,姜沫夭始终微笑以对。</p>墨雨柔心里倒是有些惊讶,过去的几次交锋,姜沫夭似乎都会带着情绪,今晚的姜沫夭倒是让她刮目相看了。</p>既然姜沫夭主动敬酒,如果她没有表示,怕是只会落得个无理傲慢的骂名。</p>想着,墨雨柔站了起来,端起面前的果汁,也是一脸微笑的说道。</p>“姜小姐,以果汁代酒,请别介意。”</p>说着,墨雨柔一口喝掉了杯中的果汁。</p>姜沫夭看墨雨柔喝了,便也一口干掉了自己手中的酒,然后伸手看向了墨雨柔。</p>“墨小姐,招呼不周,请随意。”</p>墨雨柔见姜沫夭这般热情,有些疑惑,但还是握住了她的手,淡淡的回了句。</p>“多谢招待。”</p>这时,姜沫夭整个人朝着墨雨柔靠了过来,两个人靠的很近。</p>“墨雨柔,看到了吗?今天,我才是女主人,而你只不过是个不受欢迎的客人,梓琛,永远只属于我。”</p>果然,姜沫夭还是没让墨雨柔失望,这个女人怎么可能老老实实什么都不做,不过这次的手段的确高明了很多。</p>但是,姜沫夭注定是要失望的,前几次都是她在别人面前失态,她以为只要激怒墨雨柔,就能让墨雨柔也失态一次,可是姜沫夭低估了墨雨柔。</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