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96、父亲的死和他有关</p>“有可能,我还在让那边调查,根据调查到的来看,不排除有人制造了这起事故的可能,临时换车,这的确经常发生,但如果将所有的事联系在一起,就可能不是意外了。”</p>萧梓琛说出了自己的猜测,说完,低头看向墨雨柔,想听听她的想法。</p>就在那一瞬间,两个人四目相对,近在咫尺,萧梓琛这才意识到他们两个人贴的这么近。</p>只要他一个低头,嘴唇就能碰触到墨雨柔的额头。</p>墨雨柔抬着头,脸上的肌肤柔嫩光滑,细致的连毛孔都没有,像剥了壳的鸡蛋。</p>因为两个人忽然的贴近,墨雨柔有些惊讶的瞪着眼,一双明丽清澈的眼眸闪烁着光芒。</p>柳叶弯眉,鼻梁挺巧,配上一张薄嫩的似在滴水的嫩唇。</p>今天的墨雨柔唇上吐了一层浅橘色的口红,唇色在阳光下闪着细光,却是多了几分女人的诱惑,让她知性的妆容下添了几丝柔美。</p>萧梓琛好像从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过墨雨柔,他从没想过墨雨柔的五官如此的精致,对于追求完美的他竟也挑不出半点瑕疵。</p>伴随着彼此的呼吸,萧梓琛闻到了淡淡的芬芳,如雨后青草的芬芳,如盛夏微风般的清凉。</p>砰!砰!砰!</p>办公室里,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暧昧的气息,无比的静,却能清晰的感受到彼此的心跳声。</p>“除了这些,你还有其他的线索吗?”</p>墨雨柔意识到此时的她状态非常的不对,很不对,整个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走到了一旁的茶水吧,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猛地喝了几口,直到自己心绪渐渐平静,才开了口。</p>说完,墨雨柔拿着水杯看了眼自己的办公桌,最后走去了对面的沙发区坐了下来。</p>萧梓琛还沉浸在刚才混乱的思绪中,看到墨雨柔有些慌乱的举止,直起身,故作镇定的关了自己的邮箱,然后也走到了沙发那,不过这次在墨雨柔的对面坐了下来。</p>随后,萧梓琛轻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才开了口。</p>看一出声,两个人都差距到了声音中的变化,比起刚才磁性的嗓音,此时的声音中透着一股令人心乱的嘶哑。</p>“咳咳!”</p>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萧梓琛又咳了一下。</p>墨雨柔见状,站起来,走去一旁给萧梓琛倒了杯水,然后放在了萧梓琛面前。</p>“多谢。”</p>萧梓琛拿过水杯,说了声,然后喝了口水才开了口。</p>“目前查到的就这么多,你父亲出车祸时坐的那辆车已经报废了,而且过了这么久,就算找到也没用,我已经让那边的人去调取当初的事故笔录,不过需要点时间,要办一些手续才能拿到。”</p>萧梓琛把这边掌握的情况说了一下。</p>墨雨柔听了,心里已经有了很多猜想。</p>时隔一年,她从没怀疑过父亲的死不是意外,可现在,一些证据摆在眼前,虽然不足以证明这就是人为,可一旦怀疑的种子在心底生根,便会一直逼迫自己找到答案。</p>“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p>墨雨柔忽然看向了萧梓琛,萧梓琛明明早就查到了这些,为什么现在才告诉她。</p>面对墨雨柔的追问,萧梓琛一脸坦然,语气平静的说道。</p>“抱歉,这只是我的一种猜想,没有拿到证据之前,我不敢妄加定论,现在告诉你,是因为视频里的这个人。”</p>萧梓琛这么一说,墨雨柔的脸上露出了更为惊讶的表情。</p>“你是说我父亲的死和他有关?”</p>“不排除这个可能。”</p>听到这话,墨雨柔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朝着门口走去,脸上的愤怒毫不掩饰。</p>“不行,我要去见他。”</p>墨雨柔愤怒的说道,此时的她,只想要一个真相。</p>萧梓琛见墨雨柔如此的冲动,急忙上前拉住了她。</p>“雨柔,你先别急。”</p>“萧梓琛,放开我,这件事关系到我父亲的死因,你让我别急。”</p>墨雨柔愤怒的看着萧梓琛,随即目光直直的盯着萧梓琛抓着她的手,冷清疏离的说道。</p>“放手。”</p>“墨雨柔,你冷静一点行不行,你知道他在哪吗?就算你找到他,你怎么问,如果这件事真的和他有关,你觉得他会告诉你吗?”</p>萧梓琛理解墨雨柔的心急,可她这样只会打草惊蛇。</p>“我……”</p>墨雨柔激动地情绪稍稍平静了些,被萧梓琛这么一提醒,自己也意识到了刚才的冲动。</p>见墨雨柔冷静了下来,萧梓琛拉着她重新坐到了沙发上。</p>“现在我们先等法国那边的消息,只有掌握了确切的证据,我们才能去找他,又或是真的是我们想多了,我这边一有消息会立刻通知你的。”</p>为了平复墨雨柔激动的情绪,萧梓琛说话的声音也温和了许多。</p>“喝点水吧!”</p>萧梓琛拿着水杯,递到了墨雨柔的手里。</p>墨雨柔也终于冷静了下来,喝了口水,看向萧梓琛。</p>“抱歉,刚才我太冲动了。”</p>“我能理解,就像当初我父亲出事后,我的状态不比你好多少。”</p>萧梓琛想到了当时的自己,恨不得杀了墨振业,要不是他母亲抵死拦下,也许就没有现在的萧梓琛了。</p>“我这边会打听那个人的下落,一有消息,也会通知你。”</p>冷静下来的墨雨柔心里稍稍整理了一下思绪,才开了口,如今,她和萧梓琛似乎是站在了同一阵线,都想要弄清两年半前的真相。</p>“雨柔,在没有确切证据前,千万别轻举妄动。”</p>萧梓琛还有些不放心,怕墨雨柔作出冲动的事情,再次提醒了一句。</p>墨雨柔点了点头,然后整个人神情茫然的坐在沙发上,似乎在思考什么,沉默不语。</p>“快下班了,要不让江助理送你回去吧。”</p>萧梓琛看了看时间,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看墨雨柔这状态,应该也没心思工作了。</p>“不了,我这边还有些收尾工作,弄完了再走。”</p>说着,墨雨柔起身,走到了自己的工作台旁,就这么坐在那一动不动,这样的支持保持了三四分钟,才拿起了画笔。</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