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77、别太过分了</p>见萧梓琛还记得自己的生日,卢雅珍脸上终于有了笑容。</p>这时,萧梓琛看到卢雅珍手里拎的袋子,便随口问了句。</p>“母亲去逛街了?”</p>一提到这个,卢雅珍终于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了,脸色一变,稍显认真。</p>“梓琛,前段时间和姜小姐一起吃饭,听她提起一件事,说是墨雨柔现在是凡思特的总裁特助?还听说这次凡思特可能派她和那位叫yuri的设计师一起来洛城,我想问问这是不是真的?”</p>本来姜沫夭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卢雅珍并没有太在意,但是今天碰到了,她忽然想起这件事,这才来的公司。</p>萧梓琛听到这些,脸色也稍稍有了变化,他没想到姜沫夭会和自己的母亲说这些事情。</p>“母亲,墨雨柔就是yuri,今天她已经来了洛城,我们上午刚见过面。”</p>萧梓琛从不隐瞒自己的父母,既然卢雅珍问起,他的回答便毫无保留。</p>卢雅珍一听,脸色变得更加的凝重了。</p>“梓琛,你是怎么想的,难怪姜小姐会特地请我喝下午茶,你这是又想要伤害一个女人吗?”</p>卢雅珍担心的开口道,当初和墨雨柔还有婚姻关系,他这个儿子就和姜沫夭藕断丝连,如今难道她儿子又要这样吗?</p>“母亲,你再说什么呢?我和墨雨柔只是工作关系,你别乱想。”</p>萧梓琛不想让卢雅珍担心,而他心里也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p>“你让我怎么不担心,儿子,你想想当初墨雨柔怎么揪着你不放的,你就不担心她对你念念不忘吗?。”</p>“母亲,你难道不相信你的儿子吗?我现在身边有沫沫了。”</p>听萧梓琛提到姜沫夭,卢雅珍更是心烦了。</p>“梓琛,你现在和姜小姐怎么样了,你们重新在一起也有一年了,当初要不是她受伤,你们现在怕是早就结婚了。”</p>“我和沫沫很好,母亲你就别再为我们的事操心了。”</p>萧梓琛的心里也很烦,曾经多么期待和姜沫夭结婚,可现在,每每想要结婚这件事,他的心就不自觉的抵触。</p>卢雅珍作为过来人,岂能看不透自己儿子的心思,她叹了口气,说道。</p>“梓琛啊,别怪妈妈唠叨,你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如果你真的觉得姜小姐是你认定的人,那就给她一个名分吧!”</p>卢雅珍很清楚上次姜沫夭找她是为了什么,无怪乎缺乏安全感之类的。</p>“母亲,你怎么?”</p>萧梓琛有些意外,因为他知道母亲不是很喜欢姜沫夭,可现在,竟然帮着姜沫夭在催婚了。</p>其实卢雅珍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眼看着自己儿子都过了三十了还没有一儿半女,她也知道自己儿子是个保守的人,没有和姜沫夭结婚,便绝不会让姜沫夭怀孕。</p>现在墨雨柔又回来了,卢雅珍也是怕再生事端,她只能衡量之下作出妥协,至少她观察下来,觉得姜沫夭是真心对她儿子好。</p>“儿子,妈妈也是女人,虽然我不是很喜欢姜小姐的为人,但既然你真心喜欢,那妈妈也不说什么了。妈妈只有一句话,就是你要清楚自己的选择,别因为现在做出的决定而后悔,你为这个家牺牲了一次婚姻,这次,妈妈只希望你幸福就好。”</p>“妈,我一直都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今天你说的这些,我会好好考虑的,如果沫沫觉得结婚证能让她心安,我可以给。”</p>萧梓琛这一刻似乎也作出了决定,也许这样也能让眼前棘手的事情得以解决。</p>“定下来了,打电话告诉我一声。”</p>卢雅珍说着,起身准备离开,看到放在桌上的袋子,她又转身看向了萧梓琛。</p>“梓琛,在来之前,我也碰到了墨雨柔,这是她在手表店给我的,说是我的生日礼物,你看该怎么处理?”</p>萧梓琛看了眼那个袋子,拿过来,打开看了眼,眼底闪过一丝惊色,但随后他又淡定的把手表放回了袋子。</p>“既然是她送的,那就收下,以后想办法回个礼就行了。”</p>“可是这太贵重了。”</p>卢雅珍总觉得有些不妥。</p>萧梓琛却把那个袋子塞回了卢雅珍的手里。</p>“母亲,放心,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好不好。”</p>看着儿子认真的眼神,卢雅珍点了点头,这才离开了公司。</p>傍晚,萧梓琛离开了公司,上了车,却迟迟没有发动车子,这时,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p>在停车场待了差不多十分钟,萧梓琛才开车离开,直接去了姜沫夭居住的小区。</p>大概二十多分钟后,萧梓琛到了姜沫夭的住处。</p>按门铃,等了一两分钟,没有人开门,萧梓琛直接输入密码开门走了进去。</p>从御庭湾搬过来的行李还放在门口,萧梓琛换了鞋,走了进去,所有的窗帘都合着,房间漆黑一片,萧梓琛开灯,就看到姜沫夭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p>看到这一幕,萧梓琛的心微微一怔,他感觉姜沫夭整个人的灵魂被掏空了,目光呆滞的望着不远处,一点反应都没有。</p>萧梓琛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害怕自己一丝轻微的声响都会惊讶到姜沫夭。</p>走到姜沫夭面前,萧梓琛蹲了下来,抬头担忧的看着姜沫夭。</p>“沫沫,我回来了。”</p>说话间,萧梓琛伸出手,试探的去握住姜沫夭的手,见她没有抵抗,又起身在她旁边坐下,将她搂进了怀里。</p>“梓琛,让她走,好不好。”</p>这是姜沫夭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也是唯一的话,说完,便一脸期待的盯着萧梓琛,眼底透着苦苦的哀求。</p>听到这话,萧梓琛眉头紧皱,他不明白姜沫夭为何如此不安,他给了她想要的一切,为何就不能让她有一点点的安全感。</p>“沫沫,凡思特的合作对朵拉有多重要,相信不需要我多说你也明白,你之前不是说过吗,要和我一起发展壮大朵拉珠宝吗?朵拉本来就是我为你成立的品牌,现在有凡思特的加入,离我们的目标就更近一步了。”</p>“可为什么要那个女人的帮助,我不是说了吗,凡思特那么多的设计师,为什么偏偏是她,你不知道我讨厌她吗?”</p>姜沫夭忽然愤怒的推开萧梓琛,像是见到自己的仇人似的,眼底充满了怒意。</p>“沫沫,当初是你坚持要yuri加入这个项目的,我也劝过你,凡思特那边也拒绝过你,可最后你追到英国,现在合约已经生效了,你又想反悔,沫沫,你有考虑过公司的损失吗?”</p>萧梓琛感觉自己的耐心在一点点的消磨掉,他真不知道自己还能这样平静到什么时候。</p>可姜沫夭丝毫没有察觉到萧梓琛心里的烦躁,还在那耍子性子,甚至将这一切推到了萧梓琛的身上。</p>“我怎么知道yuri就是墨雨柔啊,如果当初我提出让她加入这个项目,她直接告诉我们身份,我也不至于跑去英国。梓琛,你告诉我,你真的不知道墨雨柔就是yuri这件事吗?”</p>又在追问,萧梓琛叹了口气,忍着心里的不爽,说道。</p>“沫沫,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也是在见到她之后才知道的,你要我怎么说你才相信?”</p>“你发誓,你用你父母的健康向我发誓。”</p>“够了,姜沫夭,你别太过分了。”</p>姜沫夭的话触碰到了萧梓琛的底线,萧梓琛可以发誓,哪怕用自己的性命发誓,可姜沫夭却以他父母的健康来要挟,这已经触碰了萧梓琛的底线。</p>过去姜沫夭如何的胡闹,如何的耍脾气,萧梓琛只要想到自己曾经辜负过这个女人,他都可以忍受,但他不允许姜沫夭用这样的发誓来逼迫他。</p>萧梓琛愤怒了,话语中透着彻骨的寒意和浓浓的怒气,表情也不似刚才那般的温润。</p>姜沫夭被这怒吼声吓了一跳,而她此时也意识到刚才的失言,表情微变,露出胆怯委屈的神情,一把抓住萧梓琛的手。</p>“梓琛,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可我真的太害怕了,我不想在失去你,你忘了当初我是怎么离开你的,你忘了那个女人有多阴险了吗?”</p>“够了,沫沫,不要总是提过去的事,我说过,我不会让以前的事情再次发生,可你从不相信我,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就算今天我让墨雨柔离开,那以后呢,你想想你进了远洋后,有多少个女员工被迫辞职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事,我只是想着既然她们待在秘书室会让你心里不踏实,那我就把他们辞了,可我总不能把公司所有的女员工都辞退了吧!”</p>萧梓琛忍无可忍了,姜沫夭来公司上班不到半年,如今顶楼秘书处那五六个女秘书基本换了一拨了。</p>可顶楼秘书处的那些员工又不仅仅替他一人工作,公司还有两个副总,每天有做不完的工作,没换一个新人,就要重新开始熟悉业务,这对工作效率非常的影响。</p>之前于晋凡私下还找他反应过,可萧梓琛觉得这样能让姜沫夭心里踏实,便没有制止,可现在看来,无论自己如何的放任,都无法让这个女人不胡思乱想。</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