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79、姜沫夭醉酒</p>傅裕笙的解释并没有让郁景州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的诋毁墨雨柔。</p>“是吗,说不定她又想要玩什么花样呢,当年,不就是她算计了梓琛,才让沫夭伤心离开的吗?”</p>“雨柔和梓琛早就没事了,他们也早就离了婚,雨柔才不会做破坏别人夫妻感情的事。”</p>傅裕笙一直看不上姜沫夭,不仅仅是因为墨雨柔这一层关系,更重要的是他看不上姜沫夭的品性。</p>而这话一出,郁景州脸色一暗,语气愤怒的质问道。</p>“傅裕笙,你这是什么意思?”</p>“字面上的意思,想想一年前她都干了什么?”</p>“你……”</p>郁景州自知理亏,可他心里有姜沫夭,所以想要为她辩解,但她刚开口,一旁的骆明轩便站出来打圆场了。</p>“好了好了,怎么每次见面你们一个两个都闹个不停,现在墨雨柔不是去了英国了吗,姜沫夭也和梓琛重新在一起了,我说你们两个是不是吃饱了撑的。”一秒记住http://</p>“梓琛,你和沫夭吵架,是不是因为墨雨柔。”</p>郁景州看着萧梓琛,追问道,在他心里,姜沫夭是那种善解人意,为爱痴迷的人,她的心里全都是萧梓琛,所以一直很迁就萧梓琛,除非萧梓琛触碰了姜沫夭的底线,而那道底线便是墨雨柔。</p>“喂,郁景州,你这又是什么意思,雨柔早就对萧梓琛私心了,你别没事找事。”</p>一旁的傅裕笙最烦的就是郁景州总喜欢带上墨雨柔,只要听到姜沫夭和萧梓琛超别扭了,就觉得和墨雨柔有关。</p>郁景州并没有搭理傅裕笙,而是看向了萧梓琛,又问道。</p>“梓琛,你来回答。”</p>萧梓琛也被郁景州激怒了,倒不是心虚,而是他觉得郁景州管的太多了。</p>“景州,这是我和沫沫的事情。”</p>“是,这是你们的私事,我无权过问,可你难道不知道沫夭为何会心有不安?还不是你给不了,那次婚礼没有顺利举行,之后,你就没有给过她任何的答复,是个女人都心里不踏实。”</p>“我会和她结婚,如果这样能让她安心,我会和她领证。”</p>萧梓琛清冷的说道,丝毫没有结婚的喜悦,好像是完成一场任务,而这样得态度,更是激怒了郁景州。</p>“萧梓琛,你这是什么态度,难道你……”</p>叮铃铃……</p>郁景州的话说到一半,他的手机响了起来,郁景州看了眼,随即拿着手机走出了包厢。</p>“喂!”</p>“景州,你在哪儿?过来陪我,好不好。”</p>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带着哭腔,显然是刚刚痛哭过一场。</p>郁景州一听,眉心直皱。</p>“沫夭,你在哪儿?”</p>“我在你店里,你在吗?陪我喝酒,好不好。”</p>来电的正是姜沫夭。</p>刚才萧梓琛离开没多久,姜沫夭越想越难过,便想要出来喝酒发泄一下。</p>此时的她正在另一个包厢喝酒,可她越喝,心情越难受,便想到了郁景州。</p>郁景州听到回答,看了眼身后的包厢,迟疑了一下,随即开口道。</p>“好,你待在里面被乱走,我一会儿去找你。”</p>“嗯,景州,你快点过来,好不好。”</p>“好。”</p>说完,郁景州挂了电话,重新走回了包厢,此时包厢里的萧梓琛也在喝酒。</p>郁景州推了推眼镜,然后开口道。</p>“我有事,先走了,你们两个看着他。”</p>虽然和萧梓琛争执过,但临走时,郁景州还是托骆明轩他们照看着萧梓琛。</p>姜沫夭的包厢在上面一层,郁景州过去的时候,门口有个服务员守着,见到郁景州后,毕恭毕敬的说道。</p>“老板,姜小姐一来就点了两瓶红酒。”</p>“你去准备一点醒酒茶送过来。”</p>说完,郁景州便走进了包厢。</p>姜沫夭看到郁景州进来,立刻拿过一个空酒杯倒满了酒。</p>“景州,来,陪我喝酒。”</p>郁景州看着已经空了一瓶的红酒,微微蹙眉,然后走过去一把抢过姜沫夭手里的红酒。</p>“沫夭,你喝醉了。”</p>“我没醉,景州,陪我一起喝嘛!”</p>说着,姜沫夭抢过郁景州手里的酒杯,然后把桌上另一杯酒递给了郁景州。</p>“来,干杯。”</p>说着,一口喝掉了红酒,然后抬头看着郁景州手里的红酒,直接抢过递到了郁景州的嘴边。</p>“景州,喝。”</p>郁景州只能由着姜沫夭给自己灌酒,一口饮完。</p>“来,我们继续,今天我们不醉不归。”</p>“别喝了,沫夭,如果觉得委屈,就哭出来。”</p>郁景州见不得姜沫夭这么折磨自己,直接抢走了酒杯和酒瓶,然后扶着姜沫夭的肩膀,心疼的说道。</p>“我为什么要哭,景州,你知不知道,梓琛要和我领证了,哈哈,我以后就是他的妻子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为什么委屈。”</p>姜沫夭说着,眼泪却在眼眶打转。</p>她一直期待着这一天,可这一天真的到来,却不是她想要的,她要的是萧梓琛全部的爱,可萧梓琛提到结婚的时候,她却感受不到一点点的爱。</p>“真的是这样吗?如果开心,那你为何要哭?”</p>郁景州看着强装坚强的姜沫夭,心里十分难过,他恨不得自己是那个能给姜沫夭幸福的人,可他也很清楚,姜沫夭爱的始终是萧梓琛。</p>“我没哭,哈哈,我怎么会哭呢,呜呜呜……”</p>最终,姜沫夭的眼泪夺眶而出,整个人靠在郁景州的胸前,像是在哭诉着自己所受的所有的委屈。</p>“哭吧,哭出来就舒服了。”</p>郁景州伸手,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将她搂在了怀里,他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释放出心里的那份关心。</p>不知过了多久,姜沫夭哭够了,安静了,酒也半醒了,她离开了郁景州的怀抱。</p>“景州,谢谢你,在洛城,除了梓琛,我就只有你这一个朋友了。”</p>“既然是朋友,那就不用谢,现在舒服些了吗?我送你回去。”</p>现在时间也不早了,郁景州看着姜沫夭疲惫的面容,开口道。</p>“不,我不回去,景州,再陪我喝一会儿,我今天只想好好醉一场。”</p>“沫夭,喝酒伤身。”</p>郁景州抢过姜沫夭手里的酒杯。</p>姜沫夭抬头,满眼的委屈,最后幽幽开口道。</p>“景州,那个女人回来了,听说过yuri吗?”</p>郁景州点了点头,因为喜欢姜沫夭,所以他也开始关注珠宝设计行业,yuri的大名他也是有所耳闻。</p>“呵呵,景州,yuri就是那个女人,她成为了凡思特派来的设计师,你知道吗?这还是我亲手促成的,你说可不可笑,我给自己弄来了个情敌。”</p>“所以你和梓琛吵架了?”</p>郁景州有些意外,墨雨柔居然懂珠宝设计,看来他的确小看了那个女人。</p>“我不想让那个女人和梓琛见面,当年,就是那个女人把梓琛从我身边夺走,我不想这种事再发生,我真的好害怕。”</p>说到这,姜沫夭又喝了一口酒,这次郁景州没有在阻挠,在姜沫夭喝完后还给她又倒了一杯。</p>“沫夭,为什么要害怕,当年他们的婚姻只是一场交易,梓琛最后不还是选择了你吗?你刚刚不是说了吗,梓琛要和你领证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p>“领证,哼……景州,你不懂,我感觉梓琛现在对我的不是爱情,只是一份责任,还有一份愧疚,他提出结婚,不过是想要我不去打扰那个女人。你知道吗,为了那个女人,梓琛居然辞掉了我的总监之职,你说他是不是怕我打扰到他们啊!他为什么要维护那个女人。”</p>郁景州听了,心里有愤怒,但他也是理智的,虽然很同情姜沫夭,也很愤怒萧梓琛对姜沫夭的种种伤害,但他也很清楚,萧梓琛这么做只是为了两家公司的合作。</p>郁景州看着委屈弱小的姜沫夭,思索了半天,才开了口。</p>“沫夭,梓琛这么做也是为了不影响两家公司的合作,你也知道,他一想把公司利益放在首位。”</p>“呵呵,那我呢,就活该为了他的事业让路,然后看着他和那个贱人情意绵绵。”</p>“我相信梓琛不是那样的人。”</p>这句话郁景州说的很确定,这也是他明明很爱姜沫夭,却从不说破的原因,因为他相信萧梓琛心里是有姜沫夭的。</p>“景州,连你也不帮我吗?为什么你们一个两个都觉得梓琛不会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你难道忘了那个女人有多恶毒吗?她处心积虑的回到洛城,一定是后悔当初和梓琛离婚了,一定是这样的,梓琛他是不是不爱我了。”</p>看到姜沫夭这么疯疯癫癫的模样,郁景州也有些手足无措了,心情也越加的烦躁了起来,接连喝了好几杯酒。</p>“景州,梓琛是不是变心了。”</p>“梓琛是不是爱上那个女人了。”</p>“为什么又是墨雨柔,为什么她总是出现在我和梓琛的生活中。”</p>“景州,我现在好累,我爱他爱的好辛苦。”</p>姜沫夭醉了,靠在郁景州的肩上,嘴里一直嘀咕着这么几句话。</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