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221、我和他是夫妻</p>墨雨柔说话的声音在颤抖,抓着赵珂尔的手也在发抖,眼睛盯着电视上画面停格的那辆汽车,已经不敢去多想了。</p>赵珂尔立刻点头,然后握着墨雨柔的手说道。</p>“你先别急,来,把衣服披上,还有鞋子,我带你去。”</p>看到这样的墨雨柔,赵珂尔什么都明白了,墨雨柔真的是爱惨了萧梓琛,这个时候,赵珂尔只想着带着墨雨柔尽快赶到现场。</p>赵珂尔其实心里也在害怕,刚才是墨雨柔把萧梓琛赶走的,如果萧梓琛出了什么事,怕是墨雨柔一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了,也许,她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p>电视里,还在播报那起交通事故,此时的画面有一次定格在萧梓琛的那辆车上。</p>车子严重变形,驾驶室里的安全气囊全都打开了,驾驶室的门也撞飞了,安全气囊上隐约还能看到一些血迹。</p>赵珂尔和墨雨柔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华庭名苑,一路朝着事发点赶去。</p>似乎老天爷故意在考验墨雨柔和萧梓琛之间的感情,这场暴雨仿佛要一直下下去,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p>雨刮器已经开到最大,可能见度也不过是面前五六米的距离,赵珂尔虽然心急,可也不敢把车开的太快。</p>墨雨柔坐在副驾驶,虽然恨不得飞过去,可看到外面糟糕的天气,也不敢催促赵珂尔,只能一个劲的拨打萧梓琛的电话,可电话那边给出的回应,始终是绝望的忙音。</p>出事地点离华庭名苑不远,可因为暴雨天气,赵珂尔和墨雨柔开了十几分钟的车才抵达事发点。</p>因为交通事故,前方已经交通管制,墨雨柔看着前面拥堵的道路,直接推门下了车。</p>赵珂尔没想到墨雨柔会突然下车,看她连伞都没拿,也跟着下了车,拿着伞,迅速的追了上去。</p>“雨柔,你慢点,赶紧把伞撑着。”</p>这里距事故点还有三四百米的路,墨雨柔一路狂奔,暴雨的黑夜中,只见一抹纤瘦的身影撑着一把雨伞,疯狂的往前奔跑。</p>几分钟后,两个人到了事发点,周围,警笛声,急救车的声音,消防车的鸣笛声,还有伤员的哀嚎声,场面混乱无比。</p>“站住,无关人员不得进入。”</p>墨雨柔根本没注意到前面的警戒线,靠近后,她便一直在人群中寻找那抹熟悉的身影,好不容易看到了那辆熟悉的轿车,墨雨柔什么都不顾的冲了过去,可是才走两步就被两个维持治安的协警拦住了。</p>“让我进去,那辆车里的人我认识,让我过去,我要去找他。”</p>墨雨柔指着那辆变形的只能靠车牌号辨认的黑色轿车,几乎是哭着哀求道。</p>可那两个协警也是非常固执,一点都不知道变通,死死的将墨雨柔拦在警戒线外,说道。</p>“女士,抱歉,现在只有家属能进去,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全力救你的朋友,你还是在外面耐心等待,别影响里面的救援工作。”</p>“我是家属,那是我老公的车,那是远洋集团萧总的车,我叫墨雨柔,耀华的董事长,我和他是夫妻,你快让我进去。”</p>那两个协警面面相觑,一脸的怀疑,毕竟如果真的是夫妻,一开始就该表明身份。</p>这时,赵珂尔看到远处站着的一名交警,立刻对那两名协警说道。</p>“我认识你们的马队长,出事的真的是我朋友的老公,不信你们去问马队长。”</p>赵珂尔在说话的时候,那个马队长正好扶着一名伤员朝这边走来,看到赵珂尔后,立刻走了过来,然后听到那两个协警解释,立刻拉开了警戒线。</p>“进去吧,不过现场有些混乱,我也是才来,也没注意到伤员中有没有萧先生,对了,你们往里走,那边有一个轻伤员救治点。”</p>马队长指了指大概一百米开外的一个空地处,那里有几个帐篷,乌泱泱的站了一群人。</p>墨雨柔根本就没等马队长说完,已经朝着那边跑去,赵珂尔见状,说了声谢谢立刻追了过去。</p>墨雨柔怕错过萧梓琛,一路四处环顾,尤其是在经过那辆变了形的轿车旁时,握着伞的手紧了紧,看到被雨水冲淡的血水,脸色微微泛白。</p>“雨柔,你没事吧!”</p>意识到墨雨柔的不对劲,赵珂尔急忙追上去。</p>墨雨柔摇了摇头,一路小跑着往那个救治点跑去。</p>到了救治点,看到里面一个个身上染血的伤员,墨雨柔的情绪紧绷到了一个极点。</p>几个小小的雨棚,里面挤了有三四十个受伤的人,有的满脸是血,有的拖着受伤的手在那痛苦嚎叫。</p>墨雨柔在人群中一个个寻找,逮着人就问。</p>“有没有看到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穿了一件咖啡色大衣,面容清冷的男人,差不多一米八五高。”</p>“没有。”</p>“抱歉,没注意。”</p>“女士,这里都是轻伤员,要不你去收治伤员的医院问问。”</p>连问了几个人,答案都是一致的不知道。</p>“女士,你看看那边,我刚才好像看到救援人员抬了一具尸体,和你描述的穿着很像。”</p>这时,一个中年男人指了指不远处的一片空地,小心谨慎的说道。</p>墨雨柔听到那话,手里的伞直接掉在了地上,整个人呆滞的站在那,面露惊恐,下一秒,她便跑出了雨棚。</p>“喂,你在胡说什么呢?”</p>赵珂尔愤怒的对着那个男人吼道,随后,转身追了出去。</p>暴雨中,墨雨柔疯狂的朝那边跑去,那片空地上,有一层油布盖着,露出几只脚,墨雨柔根本不敢想。</p>暴雨拍打在墨雨柔的脸上,和泪水混在一起。</p>刚入春的夜晚其实和冬天差不多,格外的冷,此时的墨雨柔早就被雨水打湿,可比起身体的寒冷,她的心才是真正的冰冷。</p>来到空地边,望着那一层厚重的油布,墨雨柔停下来,犹豫半天却不敢上前一步。</p>赵珂尔看着墨雨柔湿透的衣服,皱了皱眉,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墨雨柔的身上,然后把伞递给了墨雨柔,说道。</p>“我帮你去看。”</p>说着,赵珂尔便准备上前,其实她现在的心也非常的紧张,如果这里面真的有萧梓琛,那毁掉的可不仅仅是一个墨雨柔,对萧家也是致命的打击。</p>“雨柔。”</p>这时,暴雨声中,传来一道男人低沉的声音。</p>赵珂尔停下脚步,转身,顿时控制不住的笑了起来。</p>这时的墨雨柔一脸慌张,背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犹豫了半天,终于转过身。</p>当看到萧梓琛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那一瞬间,所有的坚强彻底崩溃,墨雨柔像个小孩一样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p>时间仿佛回到了一年多前,萧梓琛看到墨雨柔无助悲伤的痛苦,忽然想起在伦敦机场的那一次,这个女人不也是这样的状态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可当时的自己,竟忽略了当下墨雨柔心里的担忧和害怕。</p>萧梓琛望着一直在哭着的墨雨柔,心揪到了一起。</p>从墨雨柔的公寓离开后,萧梓琛真的很生气,也很绝望,可现在,心里所有的怨气都随着这宣泄的哭声彻底的释放。</p>萧梓琛走过去,一把抱住了墨雨柔,将她扶了起来,正准备讲话,墨雨柔忽然一拳打了过来。</p>“萧梓琛,你为什么不接电话,你知道我给你打了多少电话吗?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为什么啊!”</p>说到最后,墨雨柔直接扑在了萧梓琛的怀里有一次痛苦了起来,这一次是如释重负的哭,是激动的哭,是劫后余生的哭。</p>“对不起,手机摔坏了,是我不好,应该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对不起,我让你担心了。”</p>这一刻,萧梓琛只想好好的抱抱这个为自己流泪的女人,这一刻,萧梓琛能清晰的感受到来自墨雨柔的担忧和紧张。</p>可抱了一会儿,他忽然松开了墨雨柔,看到墨雨柔外套里面湿漉漉的衣服,顿时皱起了眉。</p>“怎么湿成这样,不知道自己不能受凉吗?走,赶紧回去。”</p>说着,萧梓琛捡起地上的一把伞,拉着墨雨柔准备离开,这时他才发现一旁的赵珂尔。</p>两个人目光一对上,赵珂尔立刻明白的点了点头,说道。</p>“我先回去了,你们好好谈谈,回去让她泡个热水澡。”</p>说完,赵珂尔便离开了。</p>这时,接到电话的刘明宇正好赶了过来,看到萧梓琛和墨雨柔狼狈的模样,也没有多问,默默的站在一旁。</p>萧梓琛搂着墨雨柔,感觉到她已经冻得瑟瑟发抖,直接把手里的伞丢给了刘明宇,然后一把将墨雨柔抱了起来,离开了事故现场。</p>一上车,萧梓琛便把墨雨柔身上的外套脱了,然后找来了几条毯子,将墨雨柔紧紧的包住,又把车厢的温度调高,这才有时间顾自己。</p>萧梓琛脱了衣服,里面也只是一件单薄的衬衣,整个后背都被鲜血染红,墨雨柔这时才想起询问萧梓琛的伤势。</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