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219、绝不阻拦</p>果然,还是为了姜沫夭的事,不过墨雨柔没想到的是郁景州为了这个女人可以大方到如此程度,不仅送了一整个东区市场,还这么毫不介意的希望萧梓琛能回到姜沫夭身边。</p>墨雨柔此时都有些弄不懂了,难道爱一个人可以爱到如此的卑微,丝毫不想占有,此时,墨雨柔不禁有些佩服郁景州这份博大的爱了。</p>可惜,郁景州终究是找错了人。</p>墨雨柔不加犹豫的回绝了,相信如果不是没有办法,郁景州绝对不会找上他,那既然萧梓琛已经拒绝,她又何必趟这趟浑水,毕竟对墨雨柔来说,她的爱还没崇高到如此程度。</p>“抱歉,恐怕要让郁少失望了,这时你和萧梓琛之间的事,我一个外人,似乎不好插手过问。”</p>墨雨柔这个时候可是立场分明,再怎么说,这件事她都不想和自己扯上关系,而且萧梓琛是一个有主见的成年人,难道自己要怎么做还需要别人插手。</p>可墨雨柔的话对郁景州来说就像是一种推脱,刚才还淡然无波的脸上渐渐染上一丝怒意。</p>“墨小姐,梓琛为何会离开沫夭,沫夭为何会变成今天这样,难道真的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吗?如今沫夭都成那样了,你就不能可怜可怜她吗?”</p>“郁少这话说的可真有意思,怎么我倒成了让姜小姐发病的元凶了呢,难道心理医生没告诉你,姜小姐这病可是先天遗传。还有,感情的事没有谁对谁错,你非要说是萧梓琛对不起姜小姐,那你为何不想想他们之间的感情为何会如此脆弱,郁少,你可别忘了,当初我可是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在萧梓琛身上,可也没让他对我有一丝心动。”</p>说到这,墨雨柔停了一下,此时正好服务员把菜端了上来,包厢里瞬间恢复了安静,一直等服务员离开,墨雨柔这才继续开了口。</p>“刚才郁少说希望我们可怜可怜她,那不知姜小姐哪里可怜了,是因为那个病,可这病也不是我们说一句同情她就能好的。”</p>墨雨柔看着满桌的菜,一点胃口都没有。</p>“墨小姐果然伶牙俐齿,所以,墨小姐是不想帮这个忙了。”</p>郁景州又不是傻子,墨雨柔都说到这份上了,意思当然非常明确。</p>墨雨柔淡淡一笑,道。</p>“不是不帮,我还是那句话,郁少想让梓琛去配合姜小姐治疗,那就请直接去找他,没必要都这么大的圈子,放心,只要梓琛同意,我决不阻拦。”</p>墨雨柔算是表明了立场,她既然不参与,那也不会搞破坏,这件事总归还是要看萧梓琛自己的态度。</p>说完,墨雨柔又看了眼满桌的菜,随后站了起来。</p>“我想郁少也没有心情和我同桌吃饭吧,至于东区监控市场的竞标,我只能说,郁少别太自信了,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能保证谁就一定能赢。”</p>说完,墨雨柔拿起包,直接走出了包厢。</p>门关上的那一刻,郁景州深深的叹了口气,他明知道成功率很低,可为了姜沫夭,还是拉下面子约了墨雨柔,最后不出意外的碰了钉子。</p>墨雨柔离开餐厅后,上车第一件事就是给赵珂尔的大哥打了通电话。</p>“赵部长,竞标结果是不是已经出来。”</p>刚才郁景州表现的那么自信,想必一定知道了结果,不过此时墨雨柔还得感谢郁景州,不然她还没有机会扭转局势。</p>电话那边的赵嘉辰犹豫了一下,也正是这短暂的沉默,墨雨柔心里了然,未等赵嘉辰开口,墨雨柔先说了话。</p>“看来我猜对了。”</p>“抱歉,雨柔,前段时间我们这边空降了一位领导,据说他和郁家的老爷子有一些私交,这次艾科安防的标底和耀华相差无几,其实我们几个都属意耀华,但是最终的决定权还在徐部长的手里。”</p>本来这些话赵嘉辰是不该说的,但他也算是看着墨雨柔长大的,也算是冒着被处分的风险才透露了这些事。</p>墨雨柔有些疑惑,为什么他们没有收到任何消息,空降一个人,而且还正巧和郁老爷子有关系,墨雨柔可不认为这都是巧合。</p>墨雨柔思索片刻,说道。</p>“好的,我知道了,多谢嘉辰哥提醒,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再见。”</p>说完,墨雨柔便挂了电话,然后立刻给江玉承打了通电话。</p>“帮我去调查一个人,这次监控竞标空降了一个主评审,我要知道他所有的资料。”</p>江玉承没有多问,应了一声便挂了电话。</p>离出结果还有不到四十八个小时,墨雨柔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扭转局面,但不到最后一刻,她绝不会放弃。</p>如果这次竞标失败,那就意味着以后郁家在洛城能更加的为所欲为,那她之前的那场车祸岂不是白遭罪了。</p>墨雨柔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墨雨柔一脸愁容的回到家,便听到客厅里传来赵珂尔叽叽喳喳的声音,在仔细一听,似乎家里来了人。</p>墨雨柔换了拖鞋,走进客厅,见萧梓琛端坐在客厅里,以前见到萧梓琛便一脸嫌弃的赵珂尔此时竟和他谈笑风声。</p>赵珂尔和萧梓琛同时看到了墨雨柔,赵珂尔对着墨雨柔摆了摆手,说了句。</p>“雨柔,你怎么才回来啊?”</p>倒是萧梓琛站了起来,走到墨雨柔面前,结果她手里的包和外套,放在了一旁的架子上,然后温柔的说道。</p>“你去见景州了?他和你说了什么?”</p>看来萧梓琛这么晚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这件事。</p>墨雨柔听到郁景州的名字,就有些心烦,她瞥了眼客厅里的赵珂尔,随后转身去了餐厅,吴妈这时正好从房间出来。</p>“吴妈,家里还有吃得吗?”</p>“啊,小姐没在外面吃饭啊?”</p>看吴妈这表情,就知道没给她留晚饭,墨雨柔淡淡的摇了摇头,然后便走去了厨房。</p>“影响食欲。”</p>说着,墨雨柔打开了冰箱,准备随便弄点吃得,吴妈立刻拦住了说道。</p>“小姐去餐厅等着,我给你下碗馄饨,今天吴妈在家包的素材馄饨。”</p>说着,吴妈便把墨雨柔推出了厨房。</p>萧梓琛这时从一旁的柜子上拿了一个盒子,递给了墨雨柔。</p>“刚才路过甜品店给你带的糕点,先垫垫肚子。”</p>墨雨柔看了眼,是她公寓附近的一个甜品店,里面有几款糕点是她很喜欢的,几乎每次经过都会买一点尝尝。</p>墨雨柔接过盒子,坐了下来,这才看着萧梓琛问道。</p>“你来就是问我和郁景州见面的事?”</p>“不是,我也是到了这里见你没回来,然后问了江助理才知道的,你放心,我绝对没有打听你的行踪。”</p>说着,萧梓琛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然后点开了一个视频,放在了墨雨柔的面前。</p>“之前你不是说广告片剪辑出来后要拿给你看吗?下午成片出来了,你看看怎么样?没问题的话明天上午九点准时发布。”</p>墨雨柔知道是自己误会萧梓琛了,稍显歉意,然后接过手机安静的看了起来。</p>不得不佩服陆导的才情,一直短短的广告愣是让他拍出了爱情的凄美,镜头中的梦娜清纯灵动,如果不是知道这只是一支广告,墨雨柔还以为是什么电影的预告片呢。</p>“很美,很有故事性,而且和我们这次的新品主题非常的贴合,相信广告投放后已经会有很大的反响。”</p>墨雨柔并不是一味的恭维,而是说出当下最真实的感受。</p>萧梓琛听了,微微一笑,宠溺的看着墨雨柔说道。</p>“这也要多亏了你提出的那些宝贵意见,如果不是你这个感人的设计理念,那后面的一切都不可能成型。”</p>“好了,都是大家的功劳,每个人都付出了努力,对了,工厂那边生产进度怎么样,我感觉这次的新品会大卖。”</p>墨雨柔实在不知道要聊什么,便随便找了个话题。</p>可萧梓琛却有些失望的问道。</p>“雨柔,难道我们之间就只有工作可以谈吗?”</p>萧梓琛这么一问,墨雨柔微微一愣,有些慌乱的低下了头,心虚的说道。</p>“那你想谈什么?”</p>“在a国时你答应我的事,你难道忘了吗?我以为这次回来,我们的关系已经不一样了,可事实证明这一切都是我想多了。”</p>萧梓琛提到a国的事情,墨雨柔表情微变,她怎么可能忘了,可谁能料到回来后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到现在,墨雨柔还在怀疑她是不是真的不该回来。</p>见墨雨柔低头不语,萧梓琛很是难过,墨雨柔的逃避让他无所适从,更不知道如何才能让墨雨柔不在躲避。</p>“雨柔,我不是说过了吗?姜沫夭的事情与你无关,英国那边已经有了些进展,姜沫夭在英国期间有过小半年的失踪,这也许才是诱发她抑郁症的原因,所以在一切未知之前,你能不能不要对此抱有愧疚。”</p>听到萧梓琛说的,墨雨柔眼底闪过一丝疑惑,可依旧没有给萧梓琛任何的回应。</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