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254、这孩子就是梓琛的</p>听到砰的一声关门,赵珂尔才回过神来,脑海里还在闪现萧梓琛离开前说话时的表情,忽然,赵珂尔也在默默祈祷姜沫夭腹中的孩子与萧梓琛无关,毕竟也是一条生命。</p>恒生医院,姜兰上午回去后到现在也没出现,郁景州一直守在姜沫夭的人病床前,午饭还是傅裕笙安排人给郁景州送来的,还给他找了一套衣服。</p>姜沫夭从手术室出来后昏睡了两个多小时才醒来,姜沫夭醒来的时候,郁景州正好换了衣服从卫生间走出来,看到姜沫夭睁着眼,急忙跑了过去。</p>“沫夭,你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你等等,我去找医生过来。”</p>此时的郁景州,兴奋多于担忧,朝床边走来的时候,目光下意识的盯着姜沫夭的腹部。</p>听到声音,姜沫夭只是斜眯了一眼,看着手上缠着的纱布,忽然情绪激动了起来。</p>“为什么要救我,让我死了算了,梓琛都不要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p>姜沫夭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撕扯手腕的纱布,郁景州见状,立刻过去拉住了姜沫夭的手。</p>此时,陈医生正好走了进来,看到姜沫夭情绪激动,立刻来到床边。</p>“姜小姐,你冷静一点,小心肚子里的孩子。”</p>郁景州一听,也急忙说道。</p>“沫夭,冷静一点,听我说,你怀孕了,你当妈妈了。”</p>姜沫夭一听这话,当真安静了下来,一脸震惊的看着郁景州,缓了半天才开了口。</p>“你说什么,景州,你们不是在骗我吧!”</p>陈医生见姜沫夭冷静了下来,松开了手,然后帮姜沫夭把手腕的纱布重新包扎好,一边说道。</p>“姜小姐,我们在救你的时候发现你怀孕了,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可能是刚怀孕,你自己也没发现。不过以你现在的身体,孩子的情况不是很稳定,你现在必须静养,不然,孩子随时都可能保不住。”</p>说完,陈医生又给姜沫夭检查了一下,之后对郁景州说道。</p>“其他的情况都很好,过两天等胎像稳定了点就可以出院了,不过那些药,你们必须得停用了,具体的还是得找吴主任商量一下。”</p>郁景州听了,点了点头,之后陈医生便离开了病房。</p>送走陈医生后,郁景州把房门关上了,有些激动的走到床边,紧张的握着姜沫夭的手,说道。</p>“沫夭,听到了吗,你怀孕了,我要当爸爸了。”</p>郁景州兴奋的都有些语无伦次了,他已经认定了姜沫夭腹中的孩子是他的了。</p>姜沫夭一听,脸色骤变,直接把手抽回,一脸疏离的看着郁景州,清冷的说道。</p>“不是你的,孩子是梓琛的,不行,我要去找梓琛,他如果知道我怀了他的孩子,一定不会不要我的。”</p>姜沫夭忽然又激动了起来,说着,便想从床上爬起来。</p>郁景州见状,立刻抱住了姜沫夭。</p>“沫夭,你别再折磨自己了,梓琛他知道你怀孕的事,他也来过医院了,可他根本就没进来看你就走了。”</p>郁景州不想刺激姜沫夭,可他如果不拦着,放任姜沫夭去找萧梓琛,恐怕受到的刺激会更大。</p>姜沫夭听到这话,眼底闪过一抹晦涩悲伤的眸光,然后奋力的推开了郁景州,歇斯底里的吼道。</p>“不,你一定是在骗我,梓琛不可能不要孩子的,如果他不认,我就去见他母亲,他们不是一直盼着有个孙子吗?我给他们生,他们看在孩子的份上一定会认我这个儿媳的。”</p>姜沫夭在那自言自语着,心里想的全都是怎么回到萧梓琛的身边。</p>郁景州听到这些,心像是被一刀刀扎了,生疼生疼,为什么他为这个女人做了这么多的事,她总是看不到呢。</p>看着在那闹腾的姜沫夭,郁景州的脸上闪过一丝失落,他坐在来,抓住姜沫夭的手,有些愤怒的说道。</p>“沫夭,你能不能看看我,你说这孩子是梓琛的,可你别忘了,那晚,我们什么都做了,你怎么就一口咬定是梓琛的。就算这孩子真的是梓琛的,可是他知道你怀了他的孩子后看都不看你一眼就走了,你为什么还要揪着他不放,他现在不爱你了。”</p>郁景州知道这话会刺激到姜沫夭,可是他也有心累的时候,自己为了他,差点和萧梓琛翻了脸,被公司股东质问,回去还要被父亲责骂,做了这么多的事,到头来,姜沫夭根本就没看在眼里。</p>郁景州这些话明显激怒了姜沫夭,姜沫夭忽然像仇人一样的盯着郁景州,咬牙切齿的吼道。</p>“你住嘴,这孩子就是梓琛的,这孩子必须是梓琛的,他不可能不爱我,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他现在不过是被墨雨柔那个贱人迷了心,他早晚会回到我身边的。”</p>姜沫夭表情狰狞的吼道,她认定这个孩子是萧梓琛的,哪怕她心里知道这个几率不大,可她必须这么说,只有这样,她才有机会重新回到萧梓琛的身边。</p>说着,姜沫夭开始疯狂的四处寻找手机。</p>“我的手机呢,给我手机,我要给梓琛打电话,我要告诉他我们有孩子了。”</p>姜沫夭的行为已经有些走火入魔了,一边翻着旁边的柜子,一边自言自语着。</p>郁景州看着这一切,却不知道该如何阻止,最后,他有些疲惫的说道。</p>“沫夭,你如果还想保住腹中的孩子,就别再折腾了,没听到陈医生说的吗?”</p>姜沫夭一听,瞬间停了下来,乖乖的坐在床上,双手摸着肚子,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看着郁景州心急如火。</p>郁景州轻轻的叹了一声,刚坐下,姜沫夭就抓住了他的手,哀求道。</p>“景州,帮帮我,好不好,帮我把梓琛找来,好不好,我真的不能没有他。”</p>姜沫夭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苦苦的哀求着郁景州。</p>郁景州看到姜沫夭疯魔的状态,真想甩手离开,可看到姜沫夭那苍白的面孔,又于心不忍,最终只能握着她的手说道。</p>“沫夭,你听我说,等过段时间我们做过胎儿基因检测,如果确定这个孩子不是我的,我帮你,我会让墨雨柔离开,让你成为萧梓琛的妻子,好不好。”</p>这段时间,郁景州已经尽力了,可看到姜沫夭如此执着的爱着萧梓琛,他决定放手了。</p>但郁景州决不允许自己的孩子叫别的男人父亲,所以在决定帮姜沫夭之前,他必须搞清楚姜沫夭腹中的胎儿究竟是不是自己的。</p>本以为这样能让姜沫夭平静下来,可没想到郁景州的话一说完,姜沫夭便提防的甩开了郁景州的手,一脸警惕的看着郁景州,眼神都便的疏离了。</p>“你,你想干什么,我不要什么基因检测,这孩子就是梓琛的,不准伤害我的孩子。”</p>说着,姜沫夭忽然愤怒的推开了郁景州,咆哮着吼道。</p>“你走,我不想见到你,给我离开这里。”</p>“沫夭,别这么自欺欺人了,好不好,连你自己都不敢做检测,你凭什么要梓琛相信那个孩子就是他的,就算他现在认了,难道这种事能隐瞒一辈子吗?孩子生下来后,他一样会知道的,到时候你只会让萧梓琛更厌恶。”</p>看到姜沫夭眼里充满的厌弃,郁景州的心已经寒如深潭,自己做的再多,这个女人也视若罔闻。</p>郁景州也很生气,说的话也便的刺耳了些,他也是被逼急了。</p>这时,姜沫夭又抓住了郁景州的手,像个犯了错的孩子。</p>“景州,对不起,我不该说那些话,不该赶你走,可是我真的不能没有梓琛啊,求求你,帮帮我,好不好,把梓琛给我找来,只要你愿意帮我,那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梓琛的。景州,你不是也希望我得到幸福吗?我的幸福就是回到梓琛的身边,做他的妻子,景州,你一定会帮我的,对不对。”</p>说着,姜沫夭满眼期待的看着郁景州。</p>郁景州此时心里五味杂陈,他该怎么回答姜沫夭,帮还是不帮,最终,郁景州松开了姜沫夭,说了句。</p>“你刚醒来,先休息一下,其他的,以后再说。”</p>说着,郁景州扶着姜沫夭让她躺下,可姜沫夭却紧紧的抓着郁景州的手,似乎郁景州不答应她便不撒手。</p>“景州,别这么对我,好不好,我现在能依靠的只有你了,难道连你也不帮我了吗?你不是爱我吗?”</p>听到这话,郁景州只觉得可笑,他转身失望的看着姜沫夭,苦涩一笑,说道。</p>“是,我是爱你,从梓琛第一次把你带来见我们的时候我就爱上了你,那时候你和梓琛感情很好,我是很真心的祝福你们,也从没戳破自己对你的感情。可现在不同了,就因为我爱你,所以不想看到你这样折磨自己,沫夭,你要认清事实,梓琛他现在不爱你了,他和墨雨柔现在感情很好,为什么你就是不接受这个事实呢。”</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