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233、我向他借了种</p>一旁的骆明轩完全是把萧梓琛当成了自己的榜样,有样学样,一晚上对赵珂尔格外的殷勤,在场的人要是没想些什么那都是他们的不对了。</p>至于傅裕笙和庄君泽,唯二的两个孤家寡人,只能是默默喝着闷酒,尤其是傅裕笙,看到萧梓琛和墨雨柔甜蜜的模样,心里真不是滋味。</p>这边,赵珂尔可不像墨雨柔那样能毫无压力的接受一个男人对自己的殷勤,这不,一晚上,都在暗中和骆明轩较劲。</p>“骆先生,我有手。”</p>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开口阻止骆明轩了,要不是在场的都是熟人,赵珂尔哪会忍到现在。</p>可骆明轩依旧在那给赵珂尔夹着菜,听到赵珂尔的话,凑到她耳边轻声说了句。</p>“赵小姐,别这样啊,一夜夫妻百日恩啊,你怎么能对我如此冷漠呢。”</p>骆明轩这话一说出口,赵珂尔便吓得脸色都变了,立刻抬头看向其他人,好在别人都没有注意到他们,赵珂尔立刻压低了声音说道。</p>“骆明轩,你究竟想怎样?”</p>“嗯?珂尔,我不是说过了吗?我要对你负责。”</p>骆明轩虽然看上去一脸的漫不经心,可说最后这句话的时候,眼底透着格外的认真。</p>赵珂尔听了,紧皱眉心,看着骆明轩那猜不透想法的脸,最后只说了句。</p>“有病吧!”</p>然后,赵珂尔便不在搭理骆明轩。</p>骆明轩依旧时不时的给赵珂尔夹菜,赵珂尔不在阻拦,只不过再也没有动过筷子。</p>好不容易熬到了结束,看着一个个都吃得差不多了,赵珂尔立刻站了起来,说道。</p>“我看今天都到这吧,时间也不早了,散了吧。”</p>说着,赵珂尔拿起包,一副想要赶紧离开的架势。</p>墨雨柔看了看时间,的确很晚了,而且她也感觉到赵珂尔想要离开的急切想法,便也应和了一声。</p>“那行吧,我和珂尔先回去了,你们请自便吧!”</p>说着,墨雨柔也站了起来,可下一秒就被萧梓琛拉住了,然后听萧梓琛说道。</p>“我送你们。”</p>“不用了,你也喝了酒。”</p>“没事,我已经让小刘过来了,现在应该就在楼下,走吧。”</p>说着,萧梓琛非常自然的接过墨雨柔手里的包,然后对骆明轩他们说道。</p>“那我们先走了。”</p>这时,萧梓琛看了眼一脸通话的傅裕笙,这家伙今晚喝了不少酒,然后又对骆明轩说了句。</p>“明轩,麻烦你送裕笙回去吧,酒量不行还喝这么多酒。”</p>傅裕笙一听,借着酒劲,脾气暴躁的从座位上站起来,正准备开口,却看到萧梓琛他们已经走出了包厢,顿时又一脸颓败的瘫坐在了椅子上,然后拉着一旁的庄君泽说道。</p>“来,我们继续喝。”</p>庄君泽倒还好,一晚上喝了不少,但依旧清醒,看了眼傅裕笙的模样,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p>“傅院长,少喝点,有机会我们再约,先走了。”</p>说着,庄君泽对骆明轩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傅裕笙,说道。</p>“需要帮忙吗?”</p>骆明轩摇了摇头,说了句谢谢,然后去扶傅裕笙了。</p>一晚上骆明轩只顾着照顾赵珂尔,和她拌嘴,基本没怎么喝酒,算是这群人里面最清醒的。</p>之后,骆明轩扶着傅裕笙离开了包厢,走到饭点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萧梓琛的车从他们面前经过,萧梓琛还特地停了一下,看了眼被骆明轩扶着的傅裕笙,问了句。</p>“你能行吗?”</p>骆明轩看了眼坐在副驾驶的赵珂尔,随即点了点头,回了句。</p>“可以,她,麻烦你了。”</p>虽然一晚上丝毫没有进展,不过还是能看出骆明轩似乎很在乎赵珂尔。</p>萧梓琛明了的点了点头,之后便离开了碧落轩。</p>回去的路上,墨雨柔终究没有放过赵珂尔,这不,车子才开出碧落轩,就开始了逼问了。</p>“珂尔,你不打算交代一下吗?”</p>墨雨柔这也太直接了点,一旁的萧梓琛都好奇平时这个女人也挺委婉的啊,怎么八卦起来和所有人都一样呢。</p>这边,赵珂尔显然是不太想说,支支吾吾了半天。</p>“那个,我和他,哎,算了,说了你们也不懂,其实就是一场误会。”</p>赵珂尔以为这样能瞒混过去,那未免也太小瞧了墨雨柔的八卦心了,这不,墨雨柔继续说道。</p>“既然是一场误会那就该趁早解决,说吧,正好梓琛和骆少关系好,说不定他还能帮你们解开误会呢。”</p>萧梓琛一听,立马附和道。</p>“对对,有误会就早点解释开,明轩这人也不是死缠烂打的人,是不是赵小姐有哪里做的让明轩以为你对他有兴趣呢,别看明轩快三十的男人了,这家伙是我们几个人里面感情最迟钝的,还没正二八百的交过女朋友。”</p>萧梓琛说是要帮着化解误会,还不是在帮骆明轩拉好感,不过这波好感拉的还算成功,至少赵珂尔听了眼底闪过一丝惊讶。</p>“没交过女朋友?那他……”</p>赵珂尔有些怀疑,但终究没有问出后面的话,萧梓琛一听便知道有事,追着问道。</p>“他什么?放心,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都告诉你。”</p>萧梓琛这么一说,赵珂尔倒是有些不认同了,还在那挖苦道。</p>“萧总,骆明轩好歹也是你朋友,你这样算不算胳膊肘往外拐啊。”</p>“不算吧,你是雨柔的朋友,以我和雨柔的关系,这能算胳膊肘往外拐吗?不过赵小姐真要这么认为,那我可以不说。”</p>萧梓琛直接激将法,这不,一说完,赵珂尔便急着说道。</p>“别啊,我就随口一说。”</p>“好了,珂尔,你现在纠结这些干什么,我看那骆少是铁了心的赖上你了,如果你对他真没意思,还是赶紧和我们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也好想办法帮你解决啊!这种事,还是需要找个和骆少关系好的人出面协调,难不成以后你还想到哪都被骆少粘着吗?”</p>“当然不想。”</p>赵珂尔一想到整天面对骆明轩,吓得一激灵。</p>坐在后排的墨雨柔和萧梓琛一听,暗暗击了一掌,随后,墨雨柔又开口道。</p>“那你就和我们说说,究竟做了什么让骆明轩误会的事?”</p>这下,赵珂尔沉默了许久,随即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说道。</p>“其实,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问他借了点东西,谁知道那家伙就赖上了我。”</p>赵珂尔说着,眉头直皱,想到几个月前发生的事,心里便悔恨不已,如果知道会变成今天这局面,当初绝不会做那么冲动的决定。</p>赵珂尔的话让墨雨柔和萧梓琛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是一团疑惑,借个东西,就让骆明轩误会,这究竟是借了什么啊。</p>这不,墨雨柔思考片刻,便好奇的追问道。</p>“你向他借了什么?”</p>“我,我向他借了种。”</p>赵珂尔一副豁出去的模样,闭着眼睛脱口而出。</p>此话一出,车子顿时明显一晃,一直默默开车的小刘一脸惊讶的看了眼赵珂尔,内心无比震惊,好在他及时调整心态,继续默默的开着车。</p>赵珂尔这才想起车上还有别人,顿时慌了,毕竟这种事传出去会非常的丢脸。</p>“小刘,知道怎么做了吗?”</p>萧梓琛也算是开了眼了,一直听墨雨柔说赵珂尔这个女人思想诡异,总能干一些出人意外的事情,可没想到居然能这么的出人意外。</p>不过这种事毕竟事关一个女孩的隐私和名节,虽然知道小刘不是多嘴的人,但还是多嘴提醒了一句。</p>小刘默默的点了点头,安静的开着车。</p>随后,车厢里陷入了几分钟的宁静,萧梓琛和墨雨柔面面相觑,尤其是墨雨柔,这事情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已经不是一两句话所能表达的。</p>好在没一会儿,他们回到了华庭名苑,三个人下了车,萧梓琛直接让小刘先回去了,然后三个人上了楼。</p>进去后,墨雨柔直接冲到了厨房,连着喝了两杯水,这才走了出来,看着赵珂尔,说道。</p>“究竟是怎么回事,珂尔,你太疯狂了吧,所以,你和骆明轩那个过?”</p>墨雨柔现在还没从赵珂尔刚才的话中平静下来,依旧是一脸的惊讶,这种事她以前也听过,尤其是在国外,很多单身女性不想结婚,但又想当妈妈,便会去那种精子库。</p>“雨柔,坐下来说。”</p>三个人还站在餐厅里,萧梓琛见墨雨柔一脸震惊的表情,开口说道,随后便拉着墨雨柔去了客厅。</p>这时,赵珂尔反倒是一脸的轻松,瞒了这么久,现在说出来反而轻松多了。</p>“雨柔,你别把这件事想的太复杂,你一直都知道我是个不婚主义者,但我又很喜欢孩子,便想着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本来我是想去欧洲那边找个精子库,然后找一个质量好的精子的,可这不是碰巧遇到了骆明轩吗?”</p>“所以,你一开始就知道他是谁?”</p>这话是萧梓琛问的,毕竟这两个人是在国外相遇,赵珂尔虽然作风大胆,可也不像是随便找个男人借种的人。</p>赵珂尔听了,却摇了摇头,解释道。</p>“不知道,我要知道他和你们认识,打死都不会干这种事,其实那次我正好去参加一个研讨会,恰好在研讨会的隔壁有个高智商俱乐部的聚会,我又正好和里面的人认识,便顺道过去了。其实一开始我也没想在那群人里面寻找目标,这不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吗?那个包厢二十几个人,就骆明轩一个是华人,我们就聊上了。”</p>说到这,赵珂尔停了一下,抬头看着墨雨柔,挠了挠头,继续说道。</p>“雨柔,你也知道,我从小就喜欢和聪明人交朋友,所以在知道骆明轩的智商比我还高的时候,我心里就冒出了一个念头,与其找一个不知道身份的精子,还不如拿下眼前现成的优秀目标,所以,我就……”</p>后面的话,赵珂尔没有继续往下说,墨雨柔和萧梓琛大概也都猜到了,无非就是怎么把骆明轩骗上床。</p>“所以,你就对明轩下手了,可是以我对明轩的了解,他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断不可能和一个才认识的女人发生关系。”</p>萧梓琛还是很好奇赵珂尔究竟怎么对骆明轩下的手,毕竟骆明轩向来自律,这么多年也没传出什么绯闻。</p>萧梓琛这么一问,赵珂尔倒是一脸的骄傲,一脸得意的说道。</p>“萧大少,你忘了,我可是学医的,异国他乡的,唯二的两个华人,出来见上几面,聊个几次,趁他放松警惕,稍微动些手脚对我来说根本不是问题。”</p>赵珂尔真的是语出惊人,估计也没什么是她干不出来的了。</p>“你对他下药了?”</p>萧梓琛直截了当的说道,赵珂尔也是不加隐瞒的点了点头,不过似乎想到了什么,皱着眉头,有些不爽的说道。</p>“只是没想到后来发生了些意外,本来我是想拿到想要的东西就走的,可谁知那家伙简直不是人,把姐姐我折腾的半死,之后睡过头了。”</p>“咳咳……”</p>萧梓琛可不想听一个女人讲和另一个男人的床笫之事,轻咳了一声,赵珂尔顿时尴尬一笑。</p>此时的墨雨柔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自己内心的震惊,赵珂尔这行为,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认知。</p>随即,墨雨柔的目光突然落在了赵珂尔的肚子上,忽然问道。</p>“珂尔,那你……”</p>说着,墨雨柔指了指赵珂尔的肚子,接下来,赵珂尔有一次语出惊人。</p>“哎,别提了,没想到骆明轩居然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家伙,一晚上三次,姐姐我还正好在排卵期,居然都没中,早知道我应该先去检测一下他的精子质量。”</p>“咳咳,赵大小姐,你能不能说的别这么直接啊。”</p>萧梓琛一个大男人都觉得赵珂尔说的太露骨了,他可对别人这方面的事情不感兴趣,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他的至交好友。</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