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245、得靠你来照顾了</p>之后,傅裕笙没有在搭理姜兰,而姜兰见局势扭转,索性豁出去指着萧梓琛和墨雨柔就是破口大骂,辱骂之词难听至极。</p>傅裕笙见状,直接对着萧梓琛和墨雨柔说道。</p>“去我办公室等吧。”</p>说着,便往电梯口走去。</p>萧梓琛看了眼像个疯子似的姜兰,什么都没说,搂着墨雨柔也离开了此处。</p>姜兰见他们都要走,什么都不顾的朝他们追了过去,好在一旁的郁景州拦住了她。</p>“姜阿姨,够了。”</p>其实郁景州也是第一次见识到姜兰的蛮横,可在他眼里,这一切与姜沫夭无关,甚至在看到姜兰的这一面后,更加的同情姜沫夭。</p>难怪姜沫夭很少提起自己的母亲,可能在姜沫夭的眼里,她也觉得自己的母亲没涵养吧。</p>姜兰见郁景州拉着自己,顿时把怒火全都撒到了郁景州的身上,一脸嫌弃的推开了郁景州,不满的说道。</p>“郁景州,这些天我看你一直照顾沫沫,我还以为你有多喜欢她,刚才那个傅院长如此诋毁沫沫,你怎么像个哑巴一样什么都不说,难怪沫沫不喜欢你。”</p>这些天,姜兰对郁景州一直客气有加,毕竟没了萧梓琛,如果她女儿能榜上郁景州,那她们母女下半辈子也是吃穿不愁了。</p>可此时姜兰早就气糊涂了,忘了此时也只有郁景州还站在她这边,直接不管不顾的责骂了起来。</p>郁景州被这么胡乱一通的骂了,除了有些莫名其妙,心里更是对姜兰失去了好感,要不是看在姜沫夭现在生死未卜,他绝对也是甩手走人的。</p>“姜女士,你还不嫌丢人吗?沫夭还在里面抢救,你却在这里和别人争吵,还有,梓琛和沫夭已经分开一个月了,就算沫夭真的是因为梓琛不接电话才自杀,这也和梓琛没什么关系,前男友不接前女友电话很正常。”</p>说完,郁景州松开了姜兰,走到急诊室旁的休息椅上坐下,没有在搭理姜兰。</p>此时,人群也已散开,急诊室外又恢复了平静。</p>冷静下来的姜兰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有些担忧的走到郁景州的身旁,小心翼翼的时谈到。</p>“景州啊,刚才阿姨是气糊涂了,才说了些不该说的话,你别介意啊,我知道现在只有你对沫沫最好了,以后我们家沫沫可都得靠你来照顾了。”</p>经过刚才的一番闹腾,郁景州也算是看清了一些事,他爱姜沫夭,可不代表他的这份爱可以包容姜沫夭身边所有的人。</p>姜兰说完,郁景州没有吭声,而是低头倒腾着自己的手机,姜兰自讨没趣,翻了个白眼,也就没有再和郁景州说话。</p>这边,傅裕笙和萧梓琛,墨雨柔回到了办公室,一进去,萧梓琛便拉着墨雨柔坐到了沙发上。</p>“雨柔,我让小刘过来接你先回去,好不好?”</p>萧梓琛现在可一点都不关心姜沫夭的情况,他此时更紧张的是墨雨如的情绪。</p>刚才那番折腾,恐怕他们之间好不容易修复的关系又要产生裂痕了,萧梓琛已经感受到了墨雨柔对自己的疏离。</p>这不,萧梓琛刚说完,就见墨雨柔往旁边移了些位置,和自己刻意保持了些距离,然后便听到墨雨柔清冷的声音传来。</p>“梓琛,我现在很累,让我安静一会儿,行吗?”</p>墨雨柔明显是在逃避萧梓琛的关心,这是她一贯的性格,遇到自己不知该如何选择的问题时,总喜欢把自己包裹起来,封闭自己,也隔绝一切外来的关心。</p>“先喝点水吧!”</p>这时,傅裕笙端了两杯水走了过来,放下杯子后,看了一眼萧梓琛,给了一道警告的眼神,随后在另一边坐了下来。</p>“刚才谢谢你帮我说话。”</p>墨雨柔端起杯子喝了口水,看着傅裕笙感激的说道,这态度,天差地别,萧梓琛顿时心急如焚,一脸酸意。</p>傅裕笙并没有注意萧梓琛的神色,而是轻轻摇头,说了句。</p>“你我之间,不必说谢,更何况,我只是说出一个事情,而且未经你同意,还把你和梓琛的婚姻关系公开了,你不会介意吧!”</p>当时傅裕笙只想帮墨雨柔脱困,说出来的那些根本来不及思考,现在冷静下来后,倒是有些顾虑。</p>墨雨柔淡淡一笑,说了句。</p>“那种情况,这是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办法,裕笙哥,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你给我解围。”</p>“雨柔,我们能谈谈吗?”</p>一旁的萧梓琛怎能坐住,看到傅裕笙和墨雨柔你来我往的聊天,心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终于忍不住开了口。</p>可墨雨柔此时什么都不想谈,只想让自己冷静一点,看了眼萧梓琛担忧的表情,淡淡的回了句。</p>“等姜小姐从急诊室出来再谈吧!”</p>“雨柔,你在逃避什么?难道我们之间的感情一定要受到别人的影响吗?你就不能遵从自己的本心吗?”</p>萧梓琛急了,终于爆发了,在这件事上,他也觉得憋屈。</p>没错,之前是他混蛋,错付了两个女人的真心,现在他想让一切回到正轨,为何就这么难呢。</p>这段时间,萧梓琛在面对墨雨柔的时候,一直小心翼翼,他怕自己的任何言行会勾起墨雨柔过去不好的回忆,本以为一切能往好的方向发展,没想到姜沫夭又闹这么一出。</p>萧梓琛也知道,自己不可能一点责任都没有,他也没想过推卸责任,甚至在刚才,他都已经想好了对姜沫夭的补偿,只求她别再来打扰自己和墨雨柔的平静生活了。</p>听到萧梓琛的抱怨,墨雨柔依旧不吭声,她知道这件事不能全怪萧梓琛。</p>如果因为分手就要自杀,那她不是要死个好几回了,可究其原因,这一切的一切,最开始的根源在于她,墨雨柔,是她的强硬插入,才导致了今天的这个局面。</p>“行了,梓琛,你先冷静一点,我知道你现在很不好受,可你看看雨柔,你觉得她不难过吗?能不能现在什么都不要说,等姜小姐的情况明了后,你们在坐下来慢慢谈。”</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