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244、维护</p>“墨雨柔,你那么有钱,你要什么男人没有,为什么总是要破坏别人的感情,我们家沫沫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你一而再的要拆散她和萧梓琛啊!你都和萧梓琛离了婚了,为什么你又要回来,我女儿到底是哪儿得罪你了,你就不能放她一条生路吗?”</p>姜兰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让所有人都指责墨雨柔,这不,经过姜兰的一番吵闹,周围的人已经开始小声议论,有些更是明目张胆的指指点点。</p>“哎,这都什么世道啊,怎么总是有那种不要脸的贱人。”</p>“就是啊,我看着女人长得也不错,穿的一身名牌,也不像是贪人家钱财的人,怎么就竟敢这些下贱勾当呢。”</p>“有钱是不错,就是不知道这钱是从哪里来的呢,现在不都说女人变坏就有钱吗?说不定这女人就是靠勾引男人才这么有钱的呢。”</p>“就是就是,你夫人的女儿真可怜,这要是就不活了,可不就便宜这对狗男女了。”</p>“我要是这个女人的父母,知道自己孩子破坏别人感情,我非打断她的腿不可,你说这女人的父母就不管管自己的孩子。”</p>“哎,可怜了那个想不开的女孩啊,怎么就这么傻闹自杀呢。”</p>周围的议论越演越烈,听到后面,墨雨柔已经气得浑身发抖。</p>就在这时,萧梓琛冲到了姜兰的面前,紧握双拳,努力克制着最后一丝冲动,压低了声音说道。一秒记住http://</p>“姜兰,你如果再敢胡言乱语,信不信我把之前姜沫夭从我身边得到的全部收走。”</p>萧梓琛真的是愤怒了,他恨不得撕了面前这个颠倒是非的女人,尤其是在听到周围那些人对墨雨柔的议论。</p>萧梓琛一直都知道,墨雨柔的父母是她心里的底线,如今这群人这般明目张胆的议论她的父母,萧梓琛很清楚墨雨柔此刻有多难受。</p>他发过誓不在让墨雨柔难过,可这一次,他就让让这么多人在墨雨柔的面前指指点点,萧梓琛觉得是自己的无能,更后悔答应让墨雨柔跟着来了医院。</p>本以为这话能让姜兰收敛,可没想到姜兰是破罐子破摔,就是想搞臭墨雨柔的名声,这不,萧梓琛一说完,她顿时撒泼打滚的喊道。</p>“没天理啊,萧梓琛,你还是不是人,你居然威胁我,大家可都评评理,我们孤儿寡母,如今我女儿还在抢救,你这个没良心的居然还在威胁我。”</p>“哎,这男人可真无情,为了一个小三,居然连这种事都做得出来。”</p>“看他长得人模狗样的,居然是个渣男,以为长得好看就风流成性,我呸。”</p>这下,舆论又开始指向了萧梓琛,萧梓琛顿时脸色铁青,那双犀利的眼眸中迸发出如寒冬般的冰刃,紧握的拳头微微抬起,可下一秒,却被墨雨柔拉住了。</p>“梓琛,别冲动。”</p>“够了,姜女士,你口口声声说雨柔勾引梓琛,可你知不知道,真正当小三的可是你家女儿,雨柔和梓琛两年前就结婚了,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是夫妻。还有,一年前,雨柔的父亲刚过世,你女儿就迫不及待的从国外回来主动找梓琛,之后还登堂入室,同进同出,你女儿但凡有些涵养也不会在那种时候去勾搭有妇之夫。”</p>傅裕笙再也看不下去了,他很清楚,这个时候,不管是萧梓琛还是墨雨柔,站出来都只会让事情越演越烈,至于一旁的郁景州,本就是站在姜沫夭那边的,根本没什么指望。</p>傅裕笙说到这,转身看向了那些议论的人群,冷冷一笑,随后又看向了还坐在地上的姜兰,接着说道。</p>“对了,我记得两年多前你的女儿可是拿了五百万的支票主动提出分手离开的洛城,而雨柔和梓琛结婚也是在你女儿离开后的两个月。就你刚才说的那些,听上去你女儿好像真的很爱萧梓琛,不过一个能为了五百万就放弃感情的女人,我真不知道她的爱能值多少钱。”</p>傅裕笙的出声,顿时让舆论风向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那些吃瓜群众顿时一个个目瞪口呆,敢情他们骂了半天,原来被那个妇人指责的女人才是那个男人的原配啊。</p>周围的观众顿时又开始指责地上的姜兰,那嘴脸,义愤填膺,群情激奋,就好像他们都是正义的使者。</p>姜兰一看局势不对,一股脑儿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面容扭曲的狡辩道。</p>“你胡说什么呢,我女儿那都是被逼着去的英国,是这个女人用五百万把我女儿逼走的。”</p>“哼,是吗?可我怎么听说雨柔从未私下找过你女儿,反而是你女儿一而再的去打扰雨柔,还有,那五百万可不是雨柔给的,对雨柔来说,她对梓琛的感情千金难买。对了,这一年,你女儿在梓琛这里得到的金钱应该也不少吧!又是房产,又是支票的,我一直都很怀疑,你女儿是不是在英国花光了那五百万,才决定回来继续缠着梓琛的,毕竟榜上他,你们娘两后半辈子也吃穿不愁了。”</p>她姜兰能颠倒黑白,傅裕笙也不差,虽然这种行为他非常不屑,可为了墨雨柔,他不防做一个嚼舌根的小人。</p>不过傅裕笙说的却又七八分是真的,至少姜沫夭和萧梓琛在一起的这些时间,的确得到了很多,连带着姜兰的生活都变得滋润了很多。</p>“这个老女人可真不要脸啊,敢情是在拿自己的女儿做交易,现在金主改邪归正了,这老女人就开始胡搅蛮缠了。”</p>“哎,这世道啊,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通奸的喊捉奸,这不是误导我们吗?真是太没素质了。”</p>“就是,你看看这女人刚才那撒泼打滚的架势,能有些教养也不可能教出个不要脸的女儿啊,居然还闹自杀,说不定又是什么诡计呢。”</p>傅裕笙的一番话彻底的扭转了局势,可即使这样,也平息不了萧梓琛心里的怒火,不过此时场合不对,他也不好多言什么。</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