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252、萧梓琛,住手吧</p>萧梓琛的手悬在半空,顿了顿,看到墨雨柔离开的背影,望着手里的那枚戒指,轻叹一声,站了起来。</p>“雨柔,你生气了,是吗?因为姜沫夭怀孕了,所以你又想结束我们现在的关系,是吗?”</p>萧梓琛追问道,天知道他说出这些的时候心有多痛,有多害怕,他怕墨雨柔点头,他怕墨雨柔说是。</p>好在墨雨柔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而是纠结了半天摇着头说道。</p>“我不知道,梓琛,我先在心里很乱,我好像看不到我们的未来了,我一想到你和姜小姐可能有个孩子,我这里就恨。”</p>墨雨柔指着自己的心口,非常痛苦的说道。</p>她不是圣人,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接受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有一个孩子,可墨雨柔又有什么资格恨,那个时候,自己还是个外人啊,所以这才是让墨雨柔最无法解开的结。</p>看到一脸悲痛的墨雨柔,萧梓琛走过去,不管墨雨柔会不会推开自己,直接从身后抱住了她。</p>“雨柔,有什么不开心的全都说出来,别憋在肚子里,如果恨我,就发泄出来,只要你别离开我就好,你骂我,打我都行,别不理我。”</p>萧梓琛可以接受墨雨柔所有的打骂,哪怕是无理取闹的争吵,他最怕的是墨雨柔就此退缩,从此不再搭理他,这才是最让萧梓琛害怕的。</p>听到萧梓琛的话,墨雨柔苦涩一笑,她轻轻的拽开了萧梓琛的手,转过身,看着萧梓琛一脸沉重的表情,往后退了一步,说道。</p>“我怎么怪你,怪你让姜小姐怀了孩子,我有什么资格去责怪你,当时她是你的女朋友,难道我还能要求我们离了婚后你不准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吗?梓琛,我恨这造化弄人,为何要这么折磨我们。”</p>墨雨柔变得有些激动了,看到了萧梓琛,之前憋在心里的一些委屈全都发泄了出来。</p>墨雨柔感觉现在自己很尴尬,姜沫夭怀孕的时候她和萧梓琛什么都不是,她有什么资格,什么立场去怪萧梓琛。</p>可墨雨柔也做不到去接受一个不是自己生的孩子,她的爱还没无私到可以接受萧梓琛的一切,所以她只能怪造化弄人。</p>墨雨柔抱怨着,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她一个父亲去世都没有掉一滴眼泪的人,此时却哭的像个无助的孩子,她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p>望着眼泪决堤的墨雨柔,萧梓琛一把抱住了她,他知道墨雨柔委屈,也知道墨雨柔为难,可再怎么样,他都不想放墨雨柔离开。</p>“雨柔,你听我说,过段时间我就让姜沫夭做dna检测,到时候,就能证明我的清白了,现在你什么也别听,什么也别管,不要相信傅裕笙和赵珂尔说的那些。”</p>“那如果最后证明那孩子是你的呢,怎么办?梓琛,要不我们还是算了吧!回来洛城短短两个月,发生了这么多事,我真的太累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想在面对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我怕我有一天会崩溃,与其一次次的事与愿违,还不如一开始什么都没有。”</p>墨雨柔真的是累了,从回到洛城后,好像开心的事没几件,时不时的就会发生这些烦心事。</p>一开始,墨雨柔还觉得能应对自如,可这一次,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了。</p>如果那个孩子真的是萧梓琛的,就算萧梓琛不想要,那萧梓琛的父母呢,他们一直盼着有个孙子,到时候,怕是不会在乎孩子的母亲是谁了。</p>而她,就算和萧梓琛继续在一起,以后能不能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还是个未知数,与其现在惶惶不能终日,担心这,担心那,不过就此放下,离开这些是非。</p>“不,我不放手,雨柔,你不能因为一个还不知道是什么结果的事情就对我宣判死刑啊!难道昨天一下午的甜蜜都是假的吗?难道你对我的那些笑都是演的吗?我知道这件事你无法面对,可你能不能在作出这些决定的时候问问自己,难道这些问题都抵不过我们之间的感情吗?”</p>萧梓琛紧紧的抱着墨雨柔,他不敢放手,就像是只要放手,眼前的女人就会瞬间消失似的。</p>萧梓琛是害怕了,这一刻,他感觉到了一种无力,似乎所有的事都超出了他的掌控,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陷入这感情的漩涡中,无法自拔。</p>听着萧梓琛声情并茂的表白,墨雨柔的心也很痛,她做出这个决定,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没有人知道做出这样的决定有多难。</p>墨雨柔挣脱着萧梓琛的拥抱,她怕自己忽然被这温暖的怀抱打败,几经努力,终于让萧梓琛松开了。</p>墨雨柔抬头看着萧梓琛,眼底掩不住的不舍和痛苦,可这个时候,她也做不到忽视一切的去享受和萧梓琛之间的甜蜜爱情。</p>墨雨柔摇着头,说道。</p>“算了吧,梓琛,我们让彼此冷静一点,至少现在,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该怎么去面对姜小姐和那个孩子,我真的累了,你就当我们之间从没开始过,一年的那份离婚协议,就是个句点。”</p>说完,墨雨柔便想要离开这间书房,可人还没走两步,又被萧梓琛拉回了怀里。</p>萧梓琛急了,他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没用,索性搂住墨雨柔,堵住了她的嘴,狠狠的吻住了墨雨柔。</p>萧梓琛也气,气墨雨柔像个逃兵,气自己将彼此的感情处理的一团乱,他把所有的气都发泄在了这个吻上。</p>与其说是吻,倒不如说是啃咬。</p>墨雨柔怎么也没想到萧梓琛会突然吻她,而且还是这样粗暴的吻她,唇瓣传来阵阵痛意。</p>墨雨柔下意识的想要推开萧梓琛,这种时候,她可没有心思做这些亲密的动作。</p>根本无法阻止萧梓琛,墨雨柔也很生气,索性学着萧梓琛也开始咬他的唇。</p>萧梓琛感觉到一丝疼意,眉心微皱,却没有放开墨雨柔,而是动作变得更加的激烈,最后,竟成了一场谁都不服输的较量。</p>口腔中,充斥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不知过了多久,墨雨柔慢慢的放弃了挣扎,萧梓琛的动作也慢慢的温柔了下来。</p>一场较量休兵止战,最后,只剩下难以割舍的深情和彻底沉沦的欲望。</p>萧梓琛温柔的吻着墨雨柔,浓郁的血腥味刺激了他,萧梓琛化身成一头狩猎的雄狮,开始不满足于这简单的亲吻。</p>搂着墨雨柔的手开始游离摩挲,墨雨柔身上的外套不知何时已经褪到脚下,两个人也不知何时来到了单人沙发上。</p>萧梓琛坐在沙发上,双手从未松开过墨雨柔,墨雨柔跨坐在萧梓琛的腰际,两个人此时的姿势格外的暧昧。</p>当萧梓琛的手解开了墨雨柔衬衫的最后一刻扣子,墨雨柔性感的锁骨呈现在萧梓琛的眼前,尤其是那没有一丝赘肉的细腰,萧梓琛有一瞬间感觉一股电流从脚底直窜头顶。</p>萧梓琛在试探,内心有些紧张,但更多的是一种期待和悸动。</p>忽的,一阵凉风袭来,书房窗户的纱幔随风轻舞,带着一丝初春的凉风席卷着墨雨柔光洁的背脊。</p>墨雨柔一阵激灵,清凉的风浇熄了她身体里那股几欲燃烧的火苗,也唤醒了墨雨柔那残存的理智。</p>墨雨柔睁开眼,看着彼时两个人暧昧的姿势,一把推开了萧梓琛,重心不稳,整个人往后仰。</p>就在墨雨柔以为自己要摔下去的时候,萧梓琛的手搂住了她的腰,然后一个翻身,两个人的位置互换,墨雨柔躺在了沙发上,而萧梓琛一手撑着沙发,一手搂着墨雨柔的腰,两个人近的几乎能看清彼此脸上的毛孔。</p>这样的姿势比刚才更加的暧昧,此时的两个人可以用不着一缕来形容,场面一度暧昧旖旎。</p>萧梓琛不顾墨雨柔的反抗,再一次吻住了墨雨柔的唇,这一次,墨雨柔并没有沦陷,就在萧梓琛想要有进一步发展的时候,墨雨柔冷漠的撇开了脸,双手护在胸口,用一种几乎降到冰点的声音说道。</p>“萧梓琛,住手吧!”</p>“为什么?刚才你明明也动了情,为什么要停止,就因为一个身份还未明确的胎儿,你就要和我划清界限吗?墨雨柔,能不能对我公平一点,为什么你就是不信我。”</p>萧梓琛并没有离开墨雨柔的身上,双手撑着沙发,一脸愤怒的看着墨雨柔,眼底蕴着浓烈的失望。</p>墨雨柔不敢对上萧梓琛那锐利的眼眸,她怕自己会心软,她也知道自己看得上去有些无理取闹,可萧梓琛不也说了吗,那是个身份未明的胎儿,那也有可能就是萧梓琛的种啊。</p>“梓琛,你先放开我。”</p>此时两个人的姿势不太适合说话,墨雨柔捡起一旁的衬衣,推了推萧梓琛,平静的说道。</p>看到墨雨柔那漠然冷清的脸,萧梓琛轻叹一声,终究还是起身,坐在了一旁。</p>此时萧梓琛的状态也不是很好,衬衫半敞着,腰间的皮带也松了一般,墨雨柔看了一眼,轻声说道。</p>“你先把衣服穿好。”</p>听到这话,萧梓琛苦涩一笑,失望的看着墨雨柔,幽幽的说道。</p>“你觉得我还会对你做什么呢?墨雨柔,我是对你有着控制不住的感觉,可我还不至于强迫你。”</p>萧梓琛这么说着,可手还是自觉地去整理了衣服。</p>房间里,忽然变得格外的安静,墨雨柔低着头,安静的坐在一旁。</p>萧梓琛坐在那,一直望着墨雨柔,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时之间,谁也不想打破沉默。</p>忽然,房间里回荡起一道轻轻的叹息声,随后,萧梓琛起身,缓缓的走到了墨雨柔的面前,蹲下,单膝跪在地上。</p>就在墨雨柔以为萧梓琛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之间萧梓琛握住了墨雨柔的手,满身无力的靠了过来,头枕在墨雨柔的腿上,然后,便听到一阵低沉的声音,带着隐忍的哀求。</p>“雨柔,别离开我,给我点时间,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让姜沫夭和那个孩子影响到我们的感情,相信我一次,好不好。”</p>谁能想到叱咤商界,翻云覆雨的萧梓琛,此时竟低三下四的恳求着墨雨柔,没有任何的骄傲,只希望能挽留住墨雨柔。</p>墨雨柔终究做不到铁石心肠,看着萧梓琛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她也狠不下心离开这里。</p>墨雨柔伸手,摸了摸萧梓琛的后脑勺,那可是她爱了两年多的男人,当初疯了似的想要嫁的男人,她又怎么真的能潇洒离开。</p>想着这段时间这个男人为自己做的点点滴滴,想着自己和萧梓琛曾经的过往,无论是一年前的相看两厌,还是现在的深情恩爱,墨雨柔再一次眼泪决了堤。</p>墨雨柔克制着,尽量不发出声音,低着头,望着面前卸掉了所有骄傲的萧梓琛,滚烫的眼泪夺眶而出。</p>萧梓琛迟迟没有听到墨雨柔的回应,以为自己真的没有希望了,就在他绝望的时候,脸颊,感受到一丝温热。</p>萧梓琛顿然抬头,顿时愣住了,心口像是被重重的一击,疼的无法呼吸。</p>萧梓琛慌了,刚才的哭,只是在发泄心里的委屈,可现在墨雨柔的眼泪,每一滴都像是一把利刃,一下一下的刺痛着萧梓琛的心。</p>萧梓琛手忙脚乱的伸手去帮墨雨柔擦眼泪,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谈判桌上从未失利的他,这一次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抚墨雨柔受伤的心。</p>“雨柔,你打我吧!你有什么都冲着我来,别哭了,好不好,当心哭坏了眼睛。”</p>说着,萧梓琛直起身,小心翼翼的把墨雨柔护在了怀里。</p>墨雨柔也真的一点都不手软,靠在萧梓琛的怀里,捶打这他。</p>“萧梓琛,我真的好恨你,我们都已经离婚了,你为什么又要来打扰我的生活,为什么要让我像个第三者一样受到别人的指责。明明我什么都没做,为什么我要面对这么多的事情,萧梓琛,你就是个混蛋,混蛋……”</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