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250、放心吧,你不会有机会的</p>不过傅裕笙和萧梓琛也没有想太多,只当是郁景州关心则乱吧!</p>“一个多月了,推算下来,应该是过年前半个月期间,本来这件事应该和姜小姐的母亲说一下,不过既然这段时间一直是你在照顾姜小姐,那告诉你也一样。”</p>傅裕笙说到这,停顿了一下,见郁景州安静的听着,便接着说道。</p>“因为这段时间姜小姐一直在做心理治疗,服用了大量的药物,再加上姜小姐现在的身体非常的虚弱,这个孩子,有可能保不住。”</p>此时的郁景州,心里闪过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如果傅裕笙说的没错,那推算时间,那段时间,他不是和姜沫夭发生过关系,那这个孩子会不会是他的呢。</p>可就在他欣喜若狂的时候,傅裕笙后面的话无疑是给他浇了一盆冷水。</p>郁景州紧张的抓住了傅裕笙的手,一脸恳切的请求道。</p>“裕笙,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保住这个孩子,千万不能让孩子出事。”</p>郁景州此时既兴奋又担心,兴奋于自己可能有孩子了,而且还是他最爱的女人生的,担心的是怕自己空欢喜一场,怕这个孩子没保住。</p>郁景州这反常的反应再一次让萧梓琛和傅裕笙不解,两个人对视一眼,傅裕笙看着有些激动的郁景州,说道。一秒记住http://</p>“景州,你先别激动,有一件事我得先和你说清楚,姜小姐现在服用的那些抗抑郁的药,很多都是对胎儿发育有副作用的,就算我们现在保住了这个孩子,生下来也未必是个正常孩子。”</p>傅裕笙只以为郁景州是关心则乱,毕竟他现在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姜沫夭的爱。</p>郁景州听了,微微一愣,眼底闪过一抹淡淡的忧虑。</p>这时,萧梓琛开了口,一脸淡漠的说道。</p>“我和裕笙已经讨论过了,等姜沫夭身体好一点,我会劝她把孩子打掉。”</p>萧梓琛这话一出,郁景州顿时暴跳了起来,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脸愤怒的对萧梓琛吼道。</p>“傅裕笙,你什么意思,你凭什么决定沫夭腹中胎儿的去留,你问过沫夭吗?”</p>本来还幻想着自己可能当上父亲了,萧梓琛这话,等于是在郁景州的口中夺食。</p>傅裕笙见郁景州忽然这么暴躁,急忙过去拉住。</p>“景州,你先别激动,你别忘了,按照怀孕日期,那时梓琛和姜小姐还没分手,他当然有决定权。”</p>这话,无疑是给郁景州当头一棒,他怕是激动的失去了理智,怎么就忘了那段时间,和姜沫夭发生关系可能不止他一个人,按照正常逻辑,萧梓琛比他更有可能是那个孩子的父亲。</p>可郁景州冷静过后又一次被感情左右了判断,他在赌,赌姜沫夭腹中的孩子是他的,不管怎样,他都不希望姜沫夭失去那个孩子,就算到最后真的和自己无关,他也愿意负责。</p>这不,冷静下来的郁景州冷漠的看了眼萧梓琛,随后幽幽的开口道。</p>“你们说的没错,这个孩子是沫夭和梓琛还在一起的时候怀上的,可你们也别忘了,现在他们分手了,要不要留下这个孩子,只有沫夭自己能做主,总之,我不准你们伤害沫夭和那个孩子。”</p>说完,郁景州直接摔门而去。</p>傅裕笙一看,立刻追了出去,也不管过道里过往的行人,大声追问道。</p>“如果那个孩子生下来有问题怎么办,你知不知道照顾一个不健全的孩子有多辛苦。”</p>在场三个人,也只有傅裕笙能冷静的思考,也只有他看的更远,作为医生,他看多了那些生了不健全孩子的家庭的糟糕生活,很多的父母一开始都很爱自己的孩子。</p>可时间久了,在疼爱孩子的父母都会产生厌倦,更何况姜沫夭自己还是一个有遗传性精神疾病的人,她连自己的健康都不能保证,何谈照顾一个有问题的孩子。</p>傅裕笙这话一出,郁景州也停下了脚步,可下一秒,就听他说道。</p>“如果真的如你所说,我会负责。”</p>郁景州这是铁了心的要保住这个孩子,不管是处于对姜沫夭的爱,还是私心的认为那是自己的孩子。</p>郁景州说完这话,便毅然决然的回了姜沫夭的病房。</p>此时,萧梓琛从医务室里走了出来,看到郁景州决绝的背影,眸光微暗。</p>傅裕笙此时正好转身看过来,见萧梓琛目光凌厉的盯着远方,若有所思,走了过来。</p>“在想什么呢,现在怎么办?”</p>萧梓琛听了,景州没有,望着郁景州离去的方向,沉默片刻,开口道。</p>“等她的情况稳定点了先做个dna检测,其他的,等检测出来再说。”</p>说到这,萧梓琛忽然想到一件事,又说道。</p>“对了,帮个忙,你能不能找人去英国的一些私人诊所打听一下,我想知道姜沫夭和谁生的孩子,还有那个男人和他们的孩子现在在哪?”</p>傅裕笙是医生,而且恒生医院和英国的多家医院有合作,查这种事比他方便的多。</p>傅裕笙听了,一脸好奇,疑惑的问道。</p>“你最近不是一直派人在英国那边调查吗?怎么,没有线索吗?”</p>萧梓琛点了点头,并没有隐瞒。</p>“可能之前的调查方向错了,我们只查到姜沫夭失踪了五个多月,而且和她共事过的同事都说她有个男朋友,只不过那个人的身份至今没查到。现在看来,姜沫夭在英国的一年多时间,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复杂,目前来看,恐怕那个男人也大有来头,不然,不可能查了这么久一点线索都没有。”</p>听了萧梓琛的解释,傅裕笙拍了拍萧梓琛的肩膀说道。</p>“行,我会让人去查一下那边的私人诊所,行了,我看姜沫夭那边你也别去了,还是回去看看雨柔吧!萧梓琛,你可不能再让雨柔伤心了,别给我带她走的机会。”</p>最后一句,算是傅裕笙对萧梓琛的一句威胁吧。</p>萧梓琛看了眼傅裕笙,非常慎重的点头道。</p>“放心吧,你不会有机会的。”</p>说着,萧梓琛便朝着电梯口走去了。</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