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251、我不想戴了</p>傅裕笙忽然想到一件事,又追了上去。</p>“等等,你回去提醒一下雨柔,下周安排个时间来做个体检,已经一个月了。”</p>萧梓琛听了,点了点头,之后便离开了医院。</p>这边,赵珂尔和墨雨柔回到公寓后,墨雨柔便把自己关在了书房,赵珂尔本想进去陪她,可墨雨柔直接把门反锁了。</p>“雨柔,你开开门好不好,让我进去陪你。”</p>赵珂尔很担心墨雨柔,站在门口不停的敲门,吴妈不知所云的站在一旁,一直插不上话。</p>墨雨柔坐在书桌旁,听到敲门声,只觉得心情烦躁,索性捂着耳朵说道。</p>“珂尔,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儿,求求你了。”</p>赵珂尔哪里放心墨雨柔一个人待在里面,就算不给她进去,但也不能把门反锁着吧,这不,赵珂尔又敲了敲门。</p>“雨柔,我不进去,不过你把门开开,好不好,我们不去打扰你,但你得让我们随时能看到。”</p>听到这话,墨雨柔苦涩一笑,赵珂尔这是怕她做傻事吗?</p>“珂尔,我不会想不开的,好不容易活着,我没那么傻,你别再敲门了。”</p>这次,赵珂尔犹豫了一下,不过她还是没放弃,只是她想要敲门的时候,吴妈走了过来,拦住了赵珂尔。</p>“珂尔小姐,别敲了,就让小姐自己静一静吧!”</p>吴妈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她也知道墨雨柔不会做出傻事。</p>赵珂尔还有些不放心,可吴妈拉着她已经来到了客厅,也就只能听从吴妈的安排,不过那双眼睛一直盯着书房的门,竖着耳朵,时刻注意着书房那边的动静。</p>之后,赵珂尔把姜沫夭自杀还有怀孕的事情,以及姜兰在医院里闹腾的事情一股脑儿的都告诉给了吴妈听,吴妈听了又是叹气又是担心。</p>墨雨柔回来不到一个小时,萧梓琛便赶了过来,敲了门。</p>吴妈打开门,看到萧梓琛站在门口,一肚子怒火涌了上来。</p>萧梓琛自知理亏,可他现在急于见墨雨柔,见吴妈一脸的不待见,立刻恳求道。</p>“吴妈,先让我进去好不好,我知道这次又让雨柔伤心了,可我也不知道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p>吴妈死死的拦在门口,萧梓琛的话一句都没听进去,等萧梓琛说完,她直接来了句。</p>“那你告诉我,姜沫夭肚子的孩子究竟是不是你的。”</p>“不是,绝对不是,我做过什么难道我自己不清楚吗?”</p>萧梓琛想都没想,直接回答,可以说,萧梓琛的每一个汗毛孔都在拒绝这件事,他打心里认定了那个孩子与自己无关。</p>这样的回答似乎并没有让吴妈消气,吴妈又问道。</p>“你说不是你的就不是了吗?那时候姜沫夭还没和你分手呢,你告诉我,那段时间,你们有没有……”</p>“有,不过只有一次,而且还是安全期,吴妈,赵珂尔应该都告诉你了吧,我注射了避孕针,我知道这种事不能万无一失,可我不相信能这么巧。”</p>在来的路上,萧梓琛仔细回想了那段时间自己和姜沫夭之间的事。</p>那时候墨雨柔已经回了洛城,因为墨雨柔的出现,那段时间他和姜沫夭几乎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哪还有兴致做那些事。</p>唯一的一次,还是在姜沫夭的主动下,自己半推半就的发生了,而且他记得那一次前两天,姜沫夭才结束生理期,那种时候,根本不可能怀孕,就算他没怎么了解过女人的生理期,也知道这种基本常识。</p>“萧梓琛,女人的安全期也未必真的安全。”</p>这时,赵珂尔出现在了门口,看着萧梓琛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嫌弃。</p>萧梓琛此时真的是百口莫辩,他也知道自己不拿出一些实质的证据,所有人都会认定这个孩子与他有关。</p>“我已经派人去调查了,至于你们要的证据,等姜沫夭身体好一点了,我会让裕笙安排检测,现在请你们让一让,我要见雨柔。”</p>说完,萧梓琛强势的走了进去,吴妈和赵珂尔对看一眼,自动让出了位置。</p>萧梓琛走进去后,四处一看,没看到墨雨柔人,此时,吴妈好心提醒了句。</p>“小姐一回来便把自己关进了书房,门反锁着,不准我们进去。”</p>吴妈说着,看了眼书房的方向。</p>萧梓琛皱了皱眉,看着紧闭的房门,说道。</p>“家里有备用钥匙吗?”</p>“有,有,我这就去那!”</p>说着,吴妈便跑去找了备用钥匙,不过给萧梓琛的时候又有些犹豫了。</p>“放心吧,雨柔要怪起来就说是我逼你们的。”</p>说着,萧梓琛接过吴妈手里的钥匙,开门走了进去。</p>墨雨柔此时躺在按摩椅上,闭着眼,像是睡着了,格外的安静。</p>萧梓琛走过去,眼神瞥到一旁的茶几上放着那枚他早上才给墨雨柔带上的戒指,顿时眼眸一暗。</p>萧梓琛的步伐很轻,生怕惊扰了墨雨柔,可墨雨柔此时怎么可能睡着,她只是在逼着自己不去胡思乱想。</p>听到脚步声靠近,墨雨柔便睁开了眼。</p>萧梓琛那张俊冷绝美的容颜就在自己的面前,可此时的墨雨柔却没有往日看他的那种痴迷,多了一丝忧虑,眼底泛着淡淡的忧伤,许久之后,才轻声开口道。</p>“姜小姐醒了吗?”</p>开口第一句,就在询问姜沫夭的情况。</p>墨雨柔其实也在害怕,她不知道萧梓琛会做出怎样的决定。</p>听到墨雨柔提到姜沫夭,萧梓琛下意识的排斥,蹲在一旁,握住墨雨柔的手,拿起茶几上的那么戒指,温柔的说道。</p>“为什么要摘下来,雨柔,不是说好了吗?以后要一直带着这枚戒指。”</p>说着,萧梓琛便要把戒指给墨雨柔戴上,可墨雨柔下意识的缩回了手,看着萧梓琛手里的那枚戒指,眼底已然没有早上的那抹光芒。</p>“我不想戴了。”</p>墨雨柔低沉的说道,同时从按摩椅上站了起来,往旁边的窗台走去,刻意的和萧梓琛保持了一些距离。</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