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249、她不配有我的孩子</p>傅裕笙一脸的嫌弃,其实他现在也很心烦。</p>傅裕笙如果自私一点,这个时候他就该去陪墨雨柔,说不定这还是他的一次机会,可在友情和爱情之间,他选择了前者。</p>“裕笙,我要知道姜沫夭腹中孩子究竟是不是我的。”</p>终于,在发泄了几分钟后,萧梓琛终于开了口,他只有一个想法,先确定那孩子与自己有没有关系。</p>傅裕笙一听,微微一愣,说道。</p>“你这是什么意思?”</p>“字面上的意思,现在不是可以给未出生的孩子做dna比对吗?就现在,我们现在过去给她做羊水穿刺。”</p>萧梓琛没有任何感情的说道,他此刻根本不在乎姜沫夭的生死,只想有一个明确的答案。</p>傅裕笙一听,立刻站了起来,直接回绝道。</p>“萧梓琛,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没听到陈医生说的吗?姜沫夭现在的情况很糟糕,现在做羊水穿刺,那个孩子铁定是保不住的了。”</p>傅裕笙毕竟是医生,有自己的职业操守,他觉得萧梓琛现在已经疯了,说话完全不计后果。</p>萧梓琛听了,冷冷一笑,看着傅裕笙面无表情的说道。</p>“那也是她的命。”</p>萧梓琛可真是绝情冷漠,居然说出这样的话,傅裕笙听了,一脸震惊,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p>“那万一她怀的真的是你的孩子吗?你要亲手杀了那个孩子吗?”</p>傅裕笙感觉自己好像不认识萧梓琛了,见过萧梓琛的杀伐果决,可毕竟虎毒不食子,他居然说出这样的话。</p>傅裕笙这么一说,萧梓琛脸上却露出了更加冰冷的寒光,那双深邃的眼眸凝着一股令人窒息的冷意,就听到他冷幽低沉的说道。</p>“她不配有我的孩子,我萧梓琛的孩子只能由雨柔来生,既然这样,不如别生下来。”</p>一个男人能狠到什么程度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此时的萧梓琛,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动物,什么虎毒不食子在他这里完全没用。</p>傅裕笙听到这些,一时哑语,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应。</p>作为墨雨柔的朋友,听到这样的话,傅裕笙应该感到欣慰,毕竟在这个男人的眼里,只有墨雨柔。</p>可作为一名医生,傅裕笙觉得萧梓琛的行为太过无情,更何况如果真的这个孩子没了,那姜沫夭以后也不可能在生孩子了,这对一个女人来说,绝对是最致命的打击。</p>此时,傅裕笙的脸上露出的复杂的表情,眸光晦涩的看了眼萧梓琛,想到墨雨柔的情况,他忽然说了句。</p>“梓琛,雨柔是个丁克。”</p>萧梓琛明显一愣,他原本以为墨雨柔只是和他说说而已,可傅裕笙也这么说,那就意味着墨雨柔绝不只是随便一说。</p>可那也只是瞬间的表情,随即,萧梓琛便回了句。</p>“丁克又怎样,总之我绝不会让出了雨柔意外的女人生下我的孩子,我萧梓琛宁愿绝后,也不要别人生的孩子。”</p>果真,绝情的人狠起来连自己都不放过,萧梓琛也当真的绝了,宁愿无后都不想认姜沫夭腹中的孩子。</p>萧梓琛都说道这份上了,傅裕笙也没有其他可说的,最后来了句。</p>“算了,我们先下楼吧,他们还不知道姜小姐怀孕的事,至于你说的羊水穿刺,等过段时间吧,姜小姐刚就回来,身体太虚弱了。”</p>考虑到姜沫夭现在的身体情况,傅裕笙恳切的说道,最终萧梓琛也默认的点了点头,然后两个人都下了楼。</p>郁景州给姜沫夭弄了个单人病房,房间里,姜沫夭的麻药还没过去,还在昏睡中,姜兰说是回去给姜沫夭收拾一些衣物,姜沫夭送去病房没多久就离开了,此时只有郁景州一个人守在病床前,身上还是那件带血的衣服。</p>傅裕笙和萧梓琛下楼走出电梯的时候,萧梓琛提醒了一句。</p>“孩子身份的事情暂时别说,还有,她打过胎,生过孩子的事情也不必提。”</p>萧梓琛很清楚姜沫夭在郁景州心里的分量,如果此时在怀疑孩子的身份,那等于是给郁景州一巴掌。</p>傅裕笙点了点头,知道萧梓琛的良苦用心,之后两个人便走进了病房。</p>“你们来了。”</p>郁景州抬头看了眼门口的两个人,淡淡的回了句。</p>这个时候,郁景州也不知道该不该怨萧梓琛,可似乎有没有立场去责怪,分手了的人,难道还得为另一半的行为负责吗?</p>萧梓琛和傅裕笙看了眼床上的姜沫夭,失血过多,姜沫夭脸色苍白,毫无血色,露在被子外的手腕上缠着厚厚的纱布。</p>萧梓琛和傅裕笙对看一眼,之后还是傅裕笙开了口。</p>“景州,出来一下,一些关于姜小姐的情况想单独和你聊聊,这边我让护士盯着点。”</p>说着,傅裕笙和萧梓琛走出了病房,随后,一名护士走了进来,郁景州还有些不放心,一步三回头,看了好几眼才走出了病房。</p>傅裕笙领着他们去了旁边的一个医务室,关上了门。</p>郁景州一见这状况,眉心紧皱,表情也顿时严肃了起来。</p>“是沫夭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吗?”</p>这情况,可不像是有什么好事,傅裕笙和萧梓琛此时都是一脸的凝重。</p>“坐下来聊。”</p>傅裕笙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说道。</p>三个人全都坐下,郁景州又急忙开了口。</p>“究竟怎么回事,是不是沫夭有什么事?”</p>这次,傅裕笙直接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萧梓琛,见他一副不想开口的表情,只能由他来解释了。</p>“刚才负责抢救的陈医生把姜小姐的情况和我说了一下,目前她的情况算是稳定了,只不过在给她检查身体的时候发现姜小姐已经怀孕了。”</p>郁景州听到怀孕两个字,眼眸一暗,随即心里闪过一个画面,脸上明显多了一抹复杂的情绪,随后急忙问道。</p>“怀孕多久了?”</p>这话倒是让萧梓琛和傅裕笙有些意外,正常情况下,郁景州不是应该关心怀孕对姜沫夭的身体有没有影响吗?怎么居然关心怀孕时间。</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