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293、六年前的夏天</p>墨雨柔见状,并没有开口,把水杯放在了他们面前,随后在萧梓琛的身旁坐下,然后才开了口。</p>“那位郁少虽然做事冲动,但看上去也不像是始乱终弃的人啊,会不会真的只是人有相似,而且以郁家的家事,如果真有女人怀了他们家的骨血,也不会放任不管啊。”</p>“不是不管,而是不知道。”</p>墨雨柔说完,一旁的傅裕笙感叹了一句,墨雨柔一脸诧异,问道。</p>“这是什么意思?”</p>“这件事还得从六年前景州大学毕业说起,当时他完成学业从国外回来,我们给他举办了一个欢迎会。谁知道当晚他喝多了,也不知道被谁送去了酒店,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房间里空无一人,可床单上却有一抹红色。”</p>萧梓琛缓缓开口道,简单的说了一下,话一说完,边上的秦芷研便来了句。</p>“一夜情?”</p>傅裕笙想了想,点了点头回了句。</p>“算是吧!可奇怪的是和景州发生关系的女人消失了,没有留下一点线索,而且一般女人的第一次应该不会选择以一夜情的方式。”</p>傅裕笙和萧梓琛的话的确让墨雨柔有些惊讶,她没想到郁景州竟还有这样的经历。</p>“那郁景州没调查吗?既然是酒店,应该有监控啊。”</p>“查过了,监控里也有那个女孩进去和离开的画面,可是却没有正面照,而且看样子那个女孩也是被人迷晕了送去房间的,离开时也是害怕慌张。我记得当时还惊动了郁老爷子,毕竟谁也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有人要陷害景州,可这件事调查了三个多月,那个女孩就像是消失了似的,没有一点线索,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p>“那后来也没有人找过郁景州或是郁家吗?”</p>墨雨柔听了,只觉得这一切也太奇怪了,如果那晚真的是那个女孩的第一次,那这个女孩不是也该找郁景州吗?</p>墨雨柔的回答只换来傅裕笙和萧梓琛的摇头,然后傅裕笙又说了句。</p>“我记得那件事发生在六年前的夏天,算算时间,如果那个女人真的怀孕了,孩子差不多就是五岁的样子。”</p>说着,傅裕笙拿出了手机,找出了那张照片,然后看了眼萧梓琛,又征求了一下意见,说道。</p>“我发了啊。”</p>萧梓琛点了点头,随后傅裕笙便把刚才偷拍的那两张照片发给了郁景州,刚发完,就听到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秦芷研冒出来一句。</p>“你们不是说那位姜小姐怀了郁少的孩子吗?如果今天我们碰到的那两个孩子真的是郁少的,那位姜小姐会接受吗?”</p>这段时间,姜沫夭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秦芷研和他们几个关系又不错,也就知道姜沫夭腹中的孩子是郁景州的。</p>如今冒出来两个五岁的小孩,以现在郁景州和姜沫夭的关系,秦芷研的担忧的确正常。</p>秦芷研说完,一旁的墨雨柔也是紧皱眉头,看了看萧梓琛和傅裕笙,说道。</p>“今天那两个小孩又可爱,又乖巧,看得出那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生活挺不容易的,如果真的是郁家的孩子,认祖归宗后,的确不用再为生活发愁。但如果姜小姐和郁大少在一起了,以姜小姐的性格,估计不会接纳那两个孩子,也许这两个孩子以后的生活未必如现在这般开心。”</p>墨雨柔想到今晚在夜市上看到那两个孩子时灿烂童真的笑容,有些感慨。</p>也许,有时候那些富足的生活未必能给人快乐,而一家人努力生活才能让一个人觉得满足。</p>想到那个男孩在夜市上卖力的叫卖,那个女人努力认真对待每一次客人,那个小女孩总是一脸笑容的坐在小哥哥的身旁,或许对他们来说,这就是他们最想要的生活。</p>此时的墨雨柔不确定他们现在做的一切是对是错,心里很是矛盾。</p>刚发完短信,傅裕笙听到墨雨柔的话,微微蹙眉,感觉自己似乎有些鲁莽了。</p>倒是一旁的萧梓琛平静理智的说道。</p>“事情都是两面的,你们现在看到的是那两个孩子和他们的妈妈在一起很快乐,可也许在我们没看到的时候,那个妈妈也在为他们一家的生活发愁着。像他们这样的年纪,本该能接受更好的教育,而不是把时间浪费在这嘈杂的夜市上,我们现在做的,只是让他们多了一项选择。我相信景州在没有考虑清楚之前不会和家里透露这两个孩子的身份,既然这样,我们又何必在这杞人忧天。”</p>就在这时,傅裕笙的手机响了起来,萧梓琛他们立刻看向了那个手机。</p>傅裕笙拿起手机,然后抬头看了眼萧梓琛说道。</p>“是景州的电话。”</p>随后,傅裕笙接通了电话,并且开了免提,电话那边立刻传来了郁景州的声音。</p>“傅裕笙,你突然给我传两张莫名其妙的照片干什么?”</p>电话那边的郁景州语气急促,听上去带着一丝怨气。</p>傅裕笙听了,也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了句。</p>“景州,看到照片了的小孩,我相信你已经猜到我的用意了。”</p>傅裕笙这么一说,电话那头的郁景州微微沉默了片刻,随即传来一阵脚步声,再接着便是一道关门声,之后郁景州的声音才缓缓传来。</p>“你现在在哪,他们在你身边吗?”</p>显然,郁景州看到那张照片便知道傅裕笙为何发给他了,只不过此时的他心里的震惊多过惊喜。</p>傅裕笙看了眼萧梓琛他们,只见萧梓琛点了点头,然后傅裕笙便说道。</p>“在洛县,他们不再身边,我们也是在夜市上无疑碰到,我问过了,那两个孩子今年刚满五岁,和他们的妈妈相依为命,看得出,他们的生活很辛苦。”</p>“你们,除了你还有谁?”</p>郁景州其他的没听进去,倒是对‘我们’这个词产生了兴趣。</p>此时,萧梓琛对傅裕笙使了个眼色,傅裕笙直接把手机递给了萧梓琛。</p>“景州,是我,梓琛,雨柔的外公生病了,我们现在都在洛县,需不需要先了解一下那对母子的信息,我可以帮忙。”</p>这毕竟不是小事,虽然八九不离十,可还是要做进一步的确定,毕竟这世上的确有长得很像的两个人却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p>听到萧梓琛的话,电话那边的郁景州又陷入了许久的沉默,随即,便传来轻轻的一声叹气声,随后郁景州的声音再次传来。</p>“让我考虑一下,先这样了。”</p>说完,不等萧梓琛有任何的话,郁景州便挂了电话。</p>手机里,传来嘟嘟嘟的忙音,傅裕笙见状,一脸懵然。</p>“现在是什么情况,难道他一点都不在意这两个小孩是不是他的种?”</p>傅裕笙有些生气,他没想到郁景州的态度这般冷漠,竟一点想法都没说直接挂了电话。</p>看到傅裕笙如此生气,萧梓琛倒是很平静的说了句。</p>“也许他需要一些消化的时间,本来这几天景州正忙着和姜沫夭去海城的事情,相信他有自己的考量。现在我们该做的都做了,至于后面的事情,那就让郁景州自己处理吧,或许维持现状也未必不好。”</p>不管怎样,这也是郁景州的事情,作为朋友,他们不会多加干涉。</p>听到萧梓琛这么说,傅裕笙的心态倒也平静了许多,随后看了看时间,开口道。</p>“时间也不早了,你们也早些休息吧。”</p>说着,傅裕笙便起身离开,一旁的秦芷研见状也起身跟着。</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