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274、姜沫夭回来</p>没错,墨雨柔口中的老头儿便是她的外公,于世康,一个八十五岁的老头儿。</p>不过因为于家复杂的关系,再加上墨雨柔的母亲早早的去世,这些年,墨雨柔很少回洛县,基本就是逢年过节和老头儿打个电话。</p>前几年墨雨柔还没结婚的时候,每年她外公都会来洛城看她,只不过这几年老头儿年纪大了,便来的次数越来越少了。</p>墨雨柔记得上次见面还是在她父亲的葬礼上,后来她去了英国,据说老头儿得知墨雨柔出事后也因为忧思过甚进了医院,直到墨雨柔醒了身体才渐渐的好转。</p>这边,萧梓琛听到墨雨柔说的,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准备往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p>“我陪你一起过去。”</p>萧梓琛以前也见过墨雨柔的外公,印象中,是一个慈眉善目的小老头,一辈子教书育人,骨子里透着一股儒雅的文人气质,在当时萧墨两家误会颇深的时候,算是少有的让萧梓琛看的顺眼的人。</p>虽然墨雨柔鲜少和他提起这个外公,但萧梓琛也知道墨雨柔一个很在乎这个外公,奈何于家那边关系复杂,她才很少回去。</p>墨雨柔一听,立刻回绝道。</p>“不用了,也不知道那边究竟是什么情况,等我回去先看看再说,而且那边的一些人,算了,先不说了,对了,有姜沫夭的消息了吗?”一秒记住http://</p>墨雨柔虽然担心自己的外公,可还是问了一下姜沫夭的情况。</p>“还没有,郁景州已经加大了人手去寻找,那你自己当心点,到了那边就给我打电话,路上当心。”</p>“嗯,那我先挂了。”</p>之后,墨雨柔便挂了电话。</p>姜沫夭的公寓,姜兰一直待在公寓里,似乎对自己女儿的失踪并没有想象中的紧张,中午的时候,竟还有心情点外卖吃午餐。</p>郁景州赶来的时候,就看到姜兰安静的坐在餐厅,说上放着五六道菜,姜兰一边无聊的看着电视,一边吃着饭,看到郁景州过来,也只是平淡的问了句。</p>“有沫夭的消息了吗?”</p>郁景州听到这淡漠的话,眉头微皱,打心里替姜沫夭觉得委屈,自己的女儿失踪了,做母亲的居然一点都不紧张,还有心情吃午餐。</p>不过郁景州这段时间已经见惯了姜兰的冷漠,在姜兰问完后,也只是淡淡的回了句。</p>“还在找,我过来看看沫夭有没有拿走什么东西,说不定还能找到一些线索。”</p>谁知郁景州说完,姜兰也只是淡淡的回了声。</p>“哦!”</p>然后,姜兰便继续吃着自己的午餐,也没想到问郁景州一声吃了没。</p>之后,郁景州便去了姜沫夭的房间,其实这里他早上已经来过一次了,见姜沫夭的护照身份证都在,连钱包都没拿,便离开了。</p>这不,找了几个小时,一直没有姜沫夭的消息,他不死心,便准备再过来检查一下。</p>就在郁景州进了房间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姜沫夭居然回来了,只不过和出现在酒店时的形象不太一样,穿了一件针织衫,扎了个马尾,连脚上的鞋子也换成了一双平底皮鞋。</p>听到开门声,姜兰只是探了个头,当看到是自己女儿回来后,最先出口的竟不是关心的话,而是一通责骂。</p>“姜沫夭,你死哪去了?大清早的闹得人仰马翻的,你能不能消停一点了。”</p>“我这是造了什么孽,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不安分的女儿,不知道自己有病吗?还到处乱跑,你是不是嫌我不够累啊。”</p>正在房间里翻找东西的郁景州一听到怒骂声,立刻从房间冲了出来,看到姜沫夭一脸苍白的站在门口,急忙走了过去。</p>可还没靠近,就听姜沫夭对着姜兰忽然咆哮道。</p>“是,我是有病,可你别忘了,我这病是你遗传给我的,你是我妈啊,我出去这么久,回来后你一句关心的话都不说,劈头盖脸的就是大骂一通,我究竟是不是你的女儿啊!”</p>“沫夭,你别激动。”</p>看到姜沫夭忽然情绪失控,郁景州急忙上前,刚想拉住姜沫夭,可姜沫夭却朝着姜兰那边冲了过去。</p>“你说啊,你究竟把我当成什么了,现在我病了,和梓琛分手了,没了工作,你是不是觉得我不能给你提供优渥的生活了,就觉得我是个负担了。姜兰,你别忘了,你现在住的,用的,吃得,穿的,都是我给你的,就算我病了,可你也不能这么对我啊。”</p>姜沫夭不知怎么了,忽然情绪崩溃。</p>郁景州听到这些,一声不吭,他知道姜沫夭心里委屈,这段时间也看到了姜兰的埋怨和不耐烦,换做是他,也看不惯姜兰如此的冷漠。</p>姜兰听到自己女儿的质问,一下站了起来,指着姜沫夭破口骂道。</p>“死丫头,你在胡说什么呢,我怎么就没关心你了,这段时间是谁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难怪会被萧梓琛甩掉,那个男人喜欢你这种情绪失常的女人,还要,这些年要不是我辛辛苦苦把你培养长大,你哪来的机会去认识萧梓琛那样的男人,怎么,现在我花你点钱不应该吗?”</p>“哈哈哈……你辛辛苦苦培养我长大,姜兰,你扪心自问,我念书的那些钱都是你的吗?那可是你和我父亲离婚时他留给我的抚养费,还有,自从我上了大学后,你给过我一分钱吗?你还好意思说给我机会认识了梓琛,可你呢,难道在梓琛那没得到好处吗?你在潍城的房子哪里来的,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些年,你到底是把我当你女儿还是你赚钱的工具啊。”</p>姜沫夭说到这,忽然大声的哭了起来。</p>郁景州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把抱着了姜沫夭。</p>就在姜兰准备反驳的时候,郁景州的脸色一冷,一道冷光扫过去。</p>“姜女士,如果我是你,现在一句话都不会说,我不是萧梓琛。”</p>充满浓浓的警告意味,郁景州的意思很明确,他可没有萧梓琛那么心软。</p>姜兰这段时间也领教了郁景州的一些手段,在他听到这番话后,虽然心有不甘,可也却是不在开口。</p>郁景州搂着姜沫夭,紧紧的护在怀里,温柔的说道。</p>“沫夭,冷静一点,你还有我,走,我们去客厅坐会儿。”</p>说着,郁景州低头,准备把姜沫夭抱起。</p>此时,郁景州的余光瞥到了姜沫夭的后脖颈,顿时眸光一冷。</p>在姜沫夭的脖颈上,有一道很深的印记,一看就知道是咬痕,可这种地方,究竟是怎样的人才能咬到。</p>郁景州看了眼姜沫夭,见她一脸疲倦,精神涣散,想了想,心里的疑问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p>没了姜兰的争吵,姜沫夭的情绪也渐渐的稳定了下来,之后郁景州陪着她吃了点东西,又找家庭医生给姜沫夭做了个检查,等姜沫夭睡下后,才离开了公寓。</p>洛县是洛城下面的一个县级市,离墨雨柔的公司有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墨雨柔抵达洛县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左右了。</p>墨雨柔的外公在当地也算是个名人,于家是书香世家,洛县最有名的私立学校便是于家开办的,除了这所私立学校,于家最有名的便是培训机构,算是从教育行业发家的。</p>于家老宅在洛县市中心的一处老牌小区,住在这里的基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而于家这套房子是四十多年前墨雨柔外公购买的,这一住就是四十多年。</p>这个小区虽然老,却不旧,小区环境很好,每隔几年就会修缮一下,所以开进这个小区一点都没有陈旧的感觉,倒是多了一种岁月的沉淀。</p>看着马路两边高大的梧桐树,墨雨柔仿佛回到了小时候,依稀记得自己陪母亲来外公家小住,最喜欢的就是在梧桐树下玩泥巴。</p>后来母亲去世了,一开始的几年,每年暑假外公也会接她回来,当时的她总喜欢搬一把小藤椅在梧桐树下乘凉,听着树上的知了叫。</p>没想到时间一晃,她都二十六岁了,而那些记忆也渐渐模糊,再次回到这里,竟有一丝陌生感。</p>没一会儿,车子停在了一栋三层小洋房门口,这是这个小区里面积比较大的洋房了,占地两百多平,还有一个快三百平的私家花园。</p>墨雨柔坐在车上,看着紧闭的院门,别墅里面一片安静。</p>“墨董,到了,要去敲门吗?”</p>司机见墨雨柔坐在车上发呆,开口问道。</p>墨雨柔终于回神,摇了摇头,随后,自己走下了车,关门的时候对司机说道。</p>“你在这里等着。”</p>之后,墨雨柔按响了院门旁的门铃,不一会儿,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从别墅里走了出来,看到墨雨柔后,一脸提防的问道。</p>“你找谁?”</p>墨雨柔看到来人,认出了这是于家的一个保姆,多年前来看望郁老爷子的时候见过,没想到这个女人竟没认出自己。</p>“我是于世康的外孙女,墨雨柔。”</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