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275、外公手术的钱我来承担</p>女人一听,总算是有些印象了,不过看墨雨柔的眼神依旧没有很和善,然后淡淡的说了句。</p>“哦,就是那个有钱大小姐啊,不好意思,老爷子住院了,怕是没办法见你了。”</p>从始至终,那个妇人一直站在院子里,半点没有要让墨雨柔进门的打算,这就是这些年墨雨柔为何不来洛县的原因,因为这一大家子,除了外公,估计没有人会欢迎她回来。</p>墨雨柔想到过自己来这里不会受欢迎,可没想到一个保姆也能如此对她,顿时脸色一沉。</p>“你是朱嫂吧,那你能告知我外公在哪家医院吗?”</p>这话一问,那个朱嫂更是一脸的不耐烦,嫌弃的看了眼墨雨柔,说道。</p>“哼,连自己外公经常去的医院都不知道,还好意思来,慈济医院,至于怎么走,你自己导航吧。”</p>说完,那个朱嫂也不开门,便直接进了别墅。</p>车上的司机看不下去了,直接下车走了过来,正要开口,却被墨雨柔拦住了。</p>“吴泽,上车,去慈济医院。”</p>“墨董,你就这么算了。”</p>吴泽有些气不过,他还没见过他们的董事长受过这么大的委屈呢。</p>可墨雨柔却摇了摇头,说道。</p>“不过是一个不相干的人,去见外公重要,上车吧。”</p>说着,墨雨柔已经坐进了车里,吴泽见墨雨柔不计较,也只能上车,好在吴泽之前帮墨雨柔送过几次东西来这里,对洛县还是挺熟悉的。</p>慈济医院离于家老宅不远,开车十分钟便到了。</p>到了医院,墨雨柔问了她外公的病房便上了楼。</p>郁老爷子住的的医院的vip病房,这里的环境倒是还不错,可再好的病房,如果摊上一群不安分的家属,病人也是没办法休息好。</p>这不,墨雨柔还没走进病房,便听到里面传来闹哄哄的声音。</p>“医生都说了,爸现在这种情况就算动手术,成功率也只有两成,都这么大年纪了,你们难道还要他再受一次罪吗?”</p>病房里,传来一道女人的声音,墨雨柔听了,紧张的心稍稍平复,至少现在她外公还有希望。</p>这时,又有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出来。</p>“老大,我打听过了,老头子就算手术成功,以后还得定期用药,那要现在只有国外有,不在医保范围内,我可是问过了,一支药需要三十多万,而且以老头子现在的情况,一个月至少要五支,这可是个无底洞啊。”</p>“就是,家里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且老头子在昏迷前不都说了吗,只接受保守治疗,我说你们一个个好瞎闹什么,听老爷子自己的不就行了。”</p>“够了,你们不就是怕花钱吗?可你们也不想想,你们的钱都是谁给的,不就是不想话自个儿的钱吗?行,老爷子自己还有股票基金,还有那么多的房产现金,那些钱还不够他续命用的吗?”</p>这时,又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只不过这个声音显得有些苍老,或者说是充满了失望。</p>可谁知这话一说完,那病房里的动静就更大了,这不,一个女人尖锐的声音传来。</p>“那怎么行,老头子年前可都说了,他那些股票基金,房产现金可都是要留给他那几个孙子孙女的,你现在用了,那让小冰他们怎么办?”</p>“就是,老大,虽说这些都是都是老头子自个儿的,可那以后这些东西都是要留给那一帮孩子的,你要动用这些是不是也得问问孩子们啊。”</p>有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毫无感情,嘴里都在为那一点钱斤斤计较。</p>这时,墨雨柔再也听不下去了,走到病房门口,直接推门走了进去。</p>“都给我闭嘴,外公手术的钱我来承担。”</p>墨雨柔站在门口,看着一屋子有些血脉关系的亲人,可在这些人的脸上,看不出半丝的亲情,仿佛唯一能将这些人凝聚在一起的就是他外公的那点资产了。</p>墨雨柔的出现让病房瞬间安静,所有的人都看向了门口。</p>墨雨柔只是轻撇了一眼在场的人,便径直走进了里面的病房。</p>病房里,除了一个护工,再无他人,老爷子全身插满了管子,脸色苍白,边上的仪器不规律的想着。</p>墨雨柔好歹是在医院躺了几个月的人,对这病房的仪器太熟悉不过,看到上面显示的各项数字,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p>此时,一个大约六十岁的男人走了进来,先是看了眼病床上的老头儿,之后才看向了墨雨柔,一脸疑惑的问道。</p>“你,你是雨柔吗?”</p>墨雨柔收回哀思,转身看向了那位长者。</p>这个男人和她的母亲长的有几分相似,尤其是那双眼睛,其实和墨雨柔也挺像的。</p>墨雨柔点了点头,叫了声。</p>“大舅,好久不见。”</p>此人正是墨雨柔外公的大儿子,于和森,是和墨雨柔的母亲同母异父的兄妹。</p>要说这于家,关系可比他们墨家还要复杂。</p>这于老爷子的发妻,也就是墨雨柔的母亲,在和于老爷子结婚前就生过孩子,这个孩子便是此时站在墨雨柔面前的男人。</p>当年于老爷子和墨雨柔外婆的第一任丈夫是战友,后来在一次任务中为了救于老爷子牺牲了,之后于老爷子便一直照顾墨雨柔的外婆。</p>一直照顾了五六年,两个人你来我往也产生了感情,墨雨柔的外公便和她外婆结了婚,而这个大舅也就成了于老爷子的长子。</p>可没想到好景不长,墨雨柔的外公外婆结婚没几年,她外婆便因病去世了,之后于老爷子经人介绍又娶了一任老婆,还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也就是现在在外面的那几个人。</p>五六年前,于老爷子的第二任老婆高血压中风,瘫在床上半年多,也去世了。</p>之后,老爷子的第二个老婆生的这些孩子也不知怎么了,说是要照顾老爷子,全都搬回了于家老宅居住,倒是之前一直住在那的老大一家全都搬了出来。</p>墨雨柔这些年之所以不回洛县,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这复杂的家庭关系,于老爷子一辈子教书育人,却没想到自己的家里确实乱的一锅粥。</p>墨雨柔的母亲和外面那几个人毕竟不是一个妈生的,关系自然是疏远,而这个大舅又是个老实人,便也渐渐疏于联系了。</p>墨雨柔看着面前沧桑的男人,眼底倒是有几分亲切,依稀记得小时候这个大舅总喜欢抱着她到处玩。</p>“大舅,外公情况这么差,怎么就安排在普通病房,为什么不送重症监护室。”</p>墨雨柔虽不是医生,可也是久病成医了,就现在这生命体征,随时都可能病危,可此时却只有一个护工守在这。</p>墨雨柔的话刚说完,就听到墨雨柔的大舅轻叹一声,无奈的说了句。</p>“老爷子出事的时候我正好在外地参加一个教学研讨会,我也是今天早上才赶回来的,等我赶到医院的时候,他就已经躺在这了。”</p>于和森说着,也是一脸的愧疚,养育之恩大过天,墨雨柔的外公从没把于和森当成是别人的孩子,一直视如己出,于和森倒也是个懂得感恩的人,可惜摊上那么几个只知道分老爷子财产的亲儿子女儿们。</p>墨雨柔一听这话,眸光一冷,看了眼病床上无助的老头儿,直接走出了病房。</p>墨雨柔一走到外面,那几个所谓的舅舅阿姨全都围了上来,可墨雨柔根本没空搭理他们,直接走出了病房,去了护士站。</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