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277、你把我当成你什么人了</p>“下午会有一个脑科专家过来,等外公血压稳定了就会动手术,至于费用什么,就不劳各位费心了。现在外公需要的是安静的休息,如果你们还在这闹,那就别怪我不客气,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们失去现在拥有的一切。”</p>说完,墨雨柔便走进了里间的病房,此时,于慧倒是圆滑,紧跟上去,脸上丝毫没有刚才的刻薄,一脸的微笑。</p>“雨柔,你误会了,我们这也都是尊重老爷子的意愿,你外公早就说过了,一旦他出了什么事,只接受保守治疗,我们这也不是看他一大把年纪,不想他再受这些折磨嘛。”</p>“就是就是,雨柔啊,你外公这也是怕了,你说这些年,他看着你母亲,你外婆,你小婆婆一个个生病住院,一个个接受手术,最后还是没活下来,他就希望自己走的时候能安详一点,我们还真不是舍不得那些钱,完全是不想你外公受苦啊。”</p>此时,于治国也开了口,俨然是另一幅嘴脸,这和她刚才在门口偷听到的可是截然不同的说辞。</p>墨雨柔没说什么,只是冷冷一笑,然后搬了把椅子坐在了床边,看着白发苍苍,一脸皱纹的老头儿,心里便替他觉得不值。</p>墨雨柔轻轻的呼了一口气,也不想这些人留在这打扰了外公的休息,便开口道。</p>“我留在这边就行了,你们都回去吧!有事我会通知你们的。”</p>于治国他们一听,二话不说,直接点头道。</p>“那行,我们也忙了一晚上了,那就辛苦你了。”一秒记住http://</p>说完,于治国便拉着于治兴和于慧离开了病房。</p>于和森还站在床尾,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老人,一脸愁容。</p>墨雨柔看了眼于和森,年近六十的于和森眼底全是乌青,估计一晚上都在赶路,都没时间休息。</p>“大舅,你也回去休息吧,这边有我就行了,有什么事我会通知你的。”</p>“不用,大舅不累,你大舅妈和表哥都在外地,估计下午就能到洛县,我等他们来了医院再回去。”</p>于和森不放心。</p>墨雨柔听了,点了点头,又说了句。</p>“那你去外面沙发上躺一会儿吧,等外公动了手术后面有的是需要你们守着的时候。”</p>这次于和森倒是没有犟,点了点头道。</p>“行,我就躺一会儿,那这边就辛苦你了。”</p>之后,于和森便去了外面。</p>病房里终于安静了下来,可墨雨柔的心却始终静不下来,看着病床上年迈的外公,墨雨柔心有愧疚。</p>这些年,她忽略了这位老人需要的关心,想到于家的这些烦心事,墨雨柔也渐渐和这边疏远了,可这次看到于老爷子,她才意识到自己能避开的却是老爷子每天都可能面对的。</p>下午四点左右,墨雨柔的大舅妈和表哥也赶来了医院。</p>她这个大舅妈是一家外贸公司的高管,这段时间正好在外地参加一个展览会,而她这个表哥是一名大学美术系的老师,这几天正好带学生去外地写生。</p>于和森睡了两个多小时也早就醒了,此时正换了墨雨柔在床边守着,而墨雨柔正好公司有点事,正在开视频会议。</p>大舅妈和表哥来到病房的时候,墨雨柔正好结束了视频会议,正准备出去找个饭点给她和于和森买点晚饭。</p>大舅妈和表哥进来的时候,看到墨雨柔先是一愣,尤其是墨雨柔的表哥,显然对墨雨柔很是陌生。</p>“你,是雨柔啊!我们有好几年没见了,没想到出落的这么漂亮了。”</p>大舅妈,秦若亚,一个干练的女人,对墨雨柔倒还算客气,但因为不常往来,多少还是有些生疏。</p>至于一旁的那个男人,墨雨柔大舅的独子,于程浩,自小由她外公养大,培养了一身的艺术气息,是个很有才情的艺术家。</p>“大舅妈,表哥,好久不见。”</p>墨雨柔礼貌的打了声招呼。</p>这时,于和森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自己的老婆和孩子,眼神也温和了许多。</p>“你们回来了,一路上辛苦了吧!”</p>“还好,父亲怎么样了?怎么就和雨柔在医院啊,老二他们呢。”</p>秦若亚看到空旷的病房,不禁直皱眉头。</p>于和森听了,轻叹一声,说了句。</p>“算了,不说了,要不你们先回家休息会儿,晚点再过来医院,父亲现在情况还算稳定,就等着安排手术了。”</p>看到自己老婆孩子风尘仆仆,一脸倦容,于和森不忍的说道。</p>“不用,父亲,你送妈回去吧,我在飞机上睡了,今晚我留在医院照顾爷爷。”</p>此时,于程浩开了口,作为于家的长孙,虽然别人都不承认,可他始终提醒自己,要像个长孙一样担起照顾家人的责任,事实上,这些年他一直做得很好。</p>于和森听到儿子的话,很是欣慰,再看看自己老婆脸上满是倦容,便点了点头,随后,于和森又看向了墨雨柔,开口问了句。</p>“雨柔啊,要不你和我们一起回去,今晚就在大舅家住一晚,不过大舅家比不上你家宽敞,你可别嫌弃。”</p>指望于治国他们能把墨雨柔安排好怕是不可能的了,墨雨柔大老远的来一趟,总不能让她去住酒店。</p>不过墨雨柔却摇了摇头,婉拒了,倒不是她真的嫌弃,而是她还在等傅裕笙。</p>“大舅,不用了,我还在等帮外公动手术的专家过来,今晚就在医院附近找个酒店住一晚就行了。”</p>“这……”</p>于和森有些犹豫,此时,秦若亚开了口。</p>“和森,就听雨柔的吧,一会儿我们回去的时候顺路去酒店帮雨柔开两个房间,人家医生大老远的跑这一趟,得让他好好休息。”</p>秦若亚想的挺周到的,这样也不用让墨雨柔为难。</p>可她的话刚说完,就听门口传来一道声音。</p>“不必了,酒店我都已经安排好了。”</p>房间里的众人微微一愣,尤其是墨雨柔,这声音太熟悉了。</p>就在这时,门外的人已经推门走了进来,墨雨柔下意识的叫出了声音。</p>“梓琛?你怎么来了?”</p>再一看,傅裕笙也从外面走了进来。</p>萧梓琛一脸冷清的看了眼墨雨柔,然后走了过来,眼底透着一股浓浓的怨念。</p>“你还好意思说,都知道给傅裕笙打电话,居然不让我过来,雨柔,你把我当成你什么人了?”</p>萧梓琛嘴上说着埋怨的话,可眼底却透着浓烈的宠溺。</p>这时,傅裕笙走了过来,听了萧梓琛的话漫不经心的回了句。</p>“我是医生,这个时候雨柔不找我难不成找你来给她外公治病。”</p>傅裕笙说着,脑袋往里面那个房间探了一下,问道。</p>“老爷子现在是什么情况?”</p>“深度昏迷,虽然暂时没有性命之忧,可如果脑子里的积血清除不了,坚持不了几天了。”</p>墨雨柔一脸担忧的回答道,看到傅裕笙出现,就感觉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p>萧梓琛看到墨雨柔激动的看着傅裕笙,心里很不是滋味,可这个时候他也知道不是乱吃醋的时候,萧梓琛轻搂着墨雨柔,安抚道。</p>“你先别急,既然裕笙来了,我们就把外公交给他,一定没事的。”</p>傅裕笙一听,给萧梓琛投去了一个警告的眼神,敢情现在老爷子能不能活全赖他了。</p>这时,于和森找到机会说话了,他疑惑的看着紧搂着墨雨柔的萧梓琛,有些惊讶的问道。</p>“雨柔,这是……”</p>听到询问,萧梓琛稍稍松开了墨雨柔,对着于和森点了点头,介绍道。</p>“抱歉,你是雨柔的大舅吧,我是萧梓琛,是雨柔的丈夫。”</p>“我知道你是谁,不过你们不是在一年前……”</p>当初墨雨柔和萧梓琛的婚礼于和森也参加了,所以刚才萧梓琛一出现他就认了出来,他现在惊讶的是萧梓琛和墨雨柔的关系。</p>萧梓琛一听,直接握住了墨雨柔的手,解释道。</p>“那些都是谣言,当初我和雨柔发生了一些误会,不过现在都解决了,我们从来就没有离过婚,让大舅误会,是我的不对,我其实应该早点过来拜访你们的。”</p>萧梓琛这倒是谦虚有礼,一脸的客套礼貌,一旁的傅裕笙看到萧梓琛这模样,鄙夷的瞟了一眼。</p>这时,门口又走进来一个人,这下,墨雨柔倒是有些惊讶了。</p>“傅院长,这是于老先生的病例资料,我刚才和于老先生的主治医生了解过了,老爷子的病情没有想象中的严重。”</p>“秦小姐?”</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