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281、谁要你陪了</p>墨雨柔可不想明天到医院又是闹哄哄的,于和森似乎也猜到墨雨柔的顾虑,犹豫了一下说道。</p>“行,那就听雨柔的,那就先这样吧,你今天也辛苦一天了,早些休息。”</p>“嗯,大舅再见。”</p>之后,墨雨柔挂了电话,萧梓琛端了一杯牛奶走了过来。</p>“把牛奶喝了,待会儿早点休息。”</p>墨雨柔接过牛奶,喝了一口,见萧梓琛走去了一旁的书桌旁,桌上居然多出了几份文件,墨雨柔看了眼,开口道。</p>“等明天外公手术后你先回洛城市里吧!虞城那边的项目也快要竞标了,你不用一直在这陪着我。”</p>萧梓琛此时手里拿着一份文件,正是虞城旅游区项目的竞标方案,他这几天要全都过目一遍,确保万无一失。</p>在听到墨雨柔的话后,他思考片刻,轻声的回了句。</p>“等明天外公手术结束了再说,竞标方案已经基本完成,只要我做最后的确认就可以了,这个在哪看都行。雨柔,你不要有负担,来这边是我自己决定的,以我们现在关系,你的外公难道不是我的外公吗?公司的事情在忙,也得等我确定老爷子度过危险期了再回去。”</p>说着,萧梓琛放下手里的文件,抬头看着墨雨柔,温柔一笑,接着说了句。</p>“今天你早些睡,我就不能陪你一起睡觉了,得把手里这些文件看一遍,乖,赶紧去卧室吧,你待在这,我没办法集中注意力。”</p>半真半假的一句玩笑,不过墨雨柔如果继续留在这里,萧梓琛的确很难集中精力。</p>看到萧梓琛一脸邪魅的微笑,墨雨柔瞪了他一眼,然后一股脑儿喝了手里的牛奶,愤愤然的说道。</p>“谁要你陪了。”</p>说着,墨雨柔便转身进了卧室,还略带不满的大力的关上了房门。</p>看到墨雨柔那一脸嗔怒的表情,萧梓琛只觉得可爱,忽的全身一紧,可看到桌上那厚厚一叠的文件,心里几欲汹涌的欲望渐渐熄灭。</p>看着卧室门缝里传来的灯光,萧梓琛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坐回了椅子上,将精力全都放在了面前的文件上。</p>晚上十一点多,萧梓琛忙完工作,走进卧室。</p>卧室里,只床头一盏夜灯亮着,宽大的床上,一个纤瘦的身影卷缩在被子下,睡得格外的甜。</p>萧梓琛站在门口,望的有些入神,甚至不敢跨一步打破卧室的安宁。</p>萧梓琛洗完澡躺到床上的时候,动作格外的轻柔,生怕惊醒了一旁的墨雨柔。</p>可能是受过伤的缘故,即使已经入了春,可墨雨柔依旧很怕冷。</p>萧梓琛躺入被子里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随后身体慢慢向萧梓琛靠拢,感觉到一个温暖的怀抱,竟像个小孩子一样砸吧了一下嘴,小脑袋窝在萧梓琛的怀里,又沉沉的睡着了。</p>萧梓琛感受着墨雨柔柔软的身躯,尤其是那双搂在他腰际的手,平静的心慢慢汹涌澎拜。</p>可想到明天还有重要的事情等着他们,萧梓琛只能控制心里的欲望,轻轻的搂住墨雨柔,缓缓的呼了一口气,然后闭上了眼睛。</p>第二天早上六点不到,紧闭的窗帘缝,一道晨辉洒入房间,给这宁静的卧室添了几分柔光。</p>卷缩在萧梓琛怀里的墨雨柔缓缓睁眼,看着那一道暖阳,稍稍动了一下,随后,耳畔便传来一道磁性低沉的声音。</p>“你醒了。”</p>墨雨柔侧过身,抬眸,对上萧梓琛那双还有些迷离的眼神,随即换了个舒适的姿势,点了点头。</p>想到今天外公要动手术,墨雨柔便躺不住了,正准备起床,可萧梓琛搂着她的手丝毫没有松开的打算,一把又把墨雨柔捞回了怀里。</p>“时间还早,再睡一会儿。”</p>萧梓琛温柔的说道,可墨雨柔心里却很焦虑,轻推了一下萧梓琛,说道。</p>“我睡不着,想去医院陪陪外公,你再睡会儿吧。”</p>墨雨柔也不知道昨晚萧梓琛什么时候睡着的,看他睡眼惺忪的模样,便想让他多休息一会儿。</p>随后,墨雨柔便下了床,等她准备去卫生间洗漱的时候,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转身一看,萧梓琛就站在她的身后。</p>“你不睡了。”</p>“没你陪着,睡不着,走吧,我和你一起去医院。”</p>听到这贫嘴的话,墨雨柔娇嗔的瞪了一眼萧梓琛,随后两个人全都去卫生间洗漱了。</p>吃过早餐,墨雨柔给傅裕笙打了个电话,才知道他和秦芷研已经到了医院,墨雨柔便和萧梓琛也匆匆的赶去了医院。</p>傅裕笙已经进了手术室,秦芷研则和于老爷子的主治医生在给老爷子做术前的检查工作。</p>外面的休息室,于和森一家早早的到了,看上去昨晚似乎也没休息好,尤其是于程浩,黑眼圈非常的重,此时他正焦虑的在客厅里来回踱步,看到墨雨柔和萧梓琛走进来,也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时不时的走到病房门口看一下里面的情况。</p>“雨柔,你们来了,刚才傅医生通知我们手术定在九点。”</p>于和森看到墨雨柔后,开口说道。</p>墨雨柔点了点头,随后和萧梓琛也在一旁坐了下来。</p>他们坐下没多久,门口传来一阵聒噪的嘈杂声,墨雨柔顿时眉头一皱,随即,门口一下挤进来七八个人,乌泱泱的把休息室全都沾满了。</p>“老大,不是说今天要给老爷子动手术吗?怎么人还在病房啊,是不是又不做了。”</p>于治兴走进来,看到于老爷子还躺在病床上,又看到几个医生围在床边,便开口道,脸上丝毫没有作为孩子的担忧。</p>“我就说嘛,老爷子都这么大年纪了,哪经得起折腾,还不如像之前说好的那样,保守治疗,这样费用还能用医保。”</p>此时,一个年约五十岁左右的妇人开口道,一脸刻薄样,那双眼睛格外的冷漠,说话的时候,眉毛一挑一挑的,怎么看都让人喜欢不起来。</p>墨雨柔一听,顿时眸光一冷,抬头看向刚才说话的那个妇人。</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