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倩怡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了,可她心里放不下眼前这个男人,她想让自己最后在任性一次。

听到这番话,马斯年心里一片感动,如果说他心里没有藏着一个人,他也许会爱上面前这个女人。

“倩怡,你这又是何苦呢?我和你,注定没有结果。”

“没结果又怎样,当初就是我主动招惹的你,如今,我不说结束,你也别想把我从你身边赶走,这些天,我转了大半个南云城,我忽然喜欢上了这里的安静,就当是给自己放个假,让我留在这陪着你。”

马斯年知道欧倩怡是铁了心要留在这里,他没有在坚持,也许是心里的那份孤独,让他存了一点私心,他的内心也是渴望着有人陪伴。

马斯年算是默认了欧倩怡的决定,只是在知道了马斯年的情况后,欧倩怡的心情却有些沉重,别墅里,始终笼罩着隐隐的沉闷。

此时,南云城机场,一架从华城出发的飞机在半个小时前缓缓降落,机场取行李的地方,萧映夕安静的站在一旁,静静的等着自己的行李。

“倩怡,第一次和同学们一起出来,心情怎样?”

开口说话的是一位约莫三十五岁左右的男人,这是他们这次行程的带队老师,也是他们系的任课老师,欧阳卓。

“有一点小兴奋,欧阳老师,今晚还有什么安排吗?”

萧映夕看了看时间,问道。

“没什么安排了,一会儿就回我们住的地方,大家赶了这么长的路,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就去采风。”

“映夕,你的行李。”

欧阳老师的话刚说完,顾今墨拖着两个行李屁颠屁颠的走了过来,将其中一个递给了萧映夕。

“谢谢,今墨,走吧。”

萧映夕接过行李,随后便朝着机场外走了去。

一辆大巴车,载着他们朝着南云城市中心走去。

这次他们入住的酒店是当地非常有名的一个度假酒店,南云半岛山庄,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度假酒店,坐落在南云城最美风景区的中心位置,而这个半岛山庄其实是耀远集团旗下的一个酒店。

开车半个小时,大巴车停在了一栋五层高大楼的前面,下了车,早就有当地的旅行社负责人帮他们安排好了住宿。

“今晚大家都好好休息,记住,明天早上四点半出发,我们去看日出,带上你们的画具,别忘了,我们这次来是有任务的,可别竟想着玩啊。”

分发房卡的时候,欧阳卓叮嘱着,众人全都纷纷应和,随后,三三两两的离开了酒店大堂。

萧映夕和林娇娇,徐静妍拿了个三人间,房间很大,站在阳台上就能看到远处的山脉,只不过现在天色已黑,什么也看不清。

“好累啊,对了,我得给我爸妈打个电话报平安。”

一回到房间,徐静妍便倒在了床上,然后拿出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一旁的林娇娇此时也拿出手机给家里人报平安,只有萧映夕,默默的走去了阳台上。

这次来南云城,她谁也没说,甚至连照顾她的小菊,她也只是说了学校组织去外地采风写生,也没有告诉她具体去哪里。

听到房间里徐静妍和林娇娇和家人聊得热火朝天,萧映夕拿出手机,却想不出该给谁拨打电话。

犹豫了半天,萧映夕最终还是收起了手机,刚转身准备回房间,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萧映夕拿出一看,居然是家里的电话。

萧映夕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然后便听到电话那边传来萧映泽的声音。

“洛洛,你现在在哪儿?”

“二哥,怎么忽然想起给我打电话?有事吗?”

萧映夕答非所问,本以为这样就能糊弄过去,谁知萧映泽又问了一次。

“你现在在哪儿?”

萧映夕迟疑了一下,轻声回了句。

“我在外地,学校组织采风活动,我们才到酒店,二哥,你怎么了吗?”

“怎么了?萧映夕,你在南云城,是不是?”

电话里的萧映泽不想在拐弯抹角,直接开口问道,萧映夕明显一愣,刚准备解释,就听萧映泽又说了句。

“洛洛,你别想隐瞒,别忘了,你现在住在自己家开的酒店,你用身份证入住的时候就该知道爹地妈咪都会知道,洛洛,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萧映泽的语气有些担忧,他不知道萧映夕又会做什么事。

这时,萧映夕苦涩一笑,她怎么就糊涂的忘了这一点,入住自家酒店,还想着隐瞒,真是傻到家了。

不过面对萧映泽的询问,萧映夕语气平静的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