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映夕的表情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焦虑过,那可是对她来说犹如生命一般重要的手链,是她十八岁生日那天马斯年送给她的成人礼,也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是马斯年亲自设计,亲自制作的一条手链。

听萧映夕这么一说,一旁的徐静妍瞥了眼萧映夕的手腕,眉头微皱,急忙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个创可贴,说道。

“映夕,你受伤了,还有你这衣服上,怎么这么脏。”

徐静妍这么一说,引来了一旁正在点名的欧阳卓的注意,立刻走了过来,看着萧映夕那满是污泥的衣服问道。

“映夕,你怎么了,是不是摔跤了,有没有哪里受伤,要不要去医院。”

倒不是欧阳老师大惊小怪了,实在是责任重大,这次出来,就他一个随行老师,要是学生们出点什么事,他就难辞其咎了。

萧映夕哪有心思在意自己手腕上的那点伤,还在那翻找着自己的背包,可翻了个底朝天,也没看到那条手链。

这时,徐静妍正要给萧映夕包扎伤口,萧映夕忽然一个甩手,拿起背包,朝着她来时的方向走了去,好在顾今墨眼疾手快,拉住了她。

“映夕,你要去哪儿?”

“手链一定是掉在我摔倒的地方了,我要去找。”

“我陪你一起。”

顾今墨紧紧拉住萧映夕的手,这马上就要天黑了,他哪能放心萧映夕一个人离开。

可萧映夕却拨开了他的手,说道。

“不用了,那边我小时候经常来,一会儿找到了直接回酒店了,你们先回去吧,顺便帮我把画具先带回去,谢了。”

说着,萧映夕便匆匆往台阶下走,顾今墨哪里肯让她一个人离开,急忙追了上去。

这时,欧阳卓走了过来,对着萧映夕说道。

“映夕,让今墨陪着你一起去,你一个人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老师都这么说了,萧映夕便也没再坚持,点了点头,随后和顾今墨匆匆的离开了。

“映夕,你确定你是在这里摔跤的吗?”

大概一个小时后,顾今墨和萧映夕已经在林子里转了快半个小时了,可一直没有找到萧映夕丢的那条手链。

听到顾今墨的询问,萧映夕看了看林子四周的景观,皱着眉,似乎也有点不敢确定了,只听她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应该是这里啊,从村子里上山,沿着这条山路一直往里走,没错啊。”

听到萧映夕的嘀咕,顾今墨担忧的说道。

“映夕,你确定,我看那村子里的房子都长得差不多,你确定之前走的是这条山路。”

顾今墨这么一问,萧映夕却有些不敢确定了,她想了想,说道。

“要不我们在找一下,实在不行就先回去。”

顾今墨听了,点了点头,便紧紧跟着萧映夕,生怕在这林子里走散了。

他们又转了快二十分钟,依旧一无所获,而且这山路越走越陡,最后几乎都找不到路了。

眼看着天色渐黑,顾今墨看着这茂密的丛林,里面已经几乎没有光线,全靠着手机上的灯光才勉强能看到脚下的路。

顾今墨见萧映夕还在寻找那条丢失的手链,他有些担忧的说道。

“映夕,我们还是先回去吧,这天都黑了,继续待在这太危险了。”

“在那,我看到了。”

就在这时,萧映夕忽然往山坡下跑去,有些兴奋的说道,下一秒就听萧映夕传来一声尖叫。

“啊……”

“映夕……”

顾今墨只看到一抹黑影闪过,下一秒,便不见萧映夕的身影了。

这山里光线昏暗,顾今墨站在一个陡坡上,借着手机上的光源向下看,只能看到萧映夕的一条腿,他担忧的四处看,想要找一条下去的路,可四周都是九十度的陡坡,而且距萧映夕所在的地方差不多又两米高。

顾今墨不敢妄动,只能不停地对着陡坡下喊。

“映夕,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映夕,你有没有事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