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马斯年一个人待在书房,明明有一堆工作等着他处理,可看着桌上的文件竟一个字也看不进,最后烦躁的走去阳台默默的抽起了香烟。

这时,欧倩怡端了一杯牛奶走了进来,闻到一股浓烟味,不禁皱眉,走到阳台,看到马斯年身形孤寂的站在那,眼眸微暗,轻步走了过去。

“斯年,你很少抽烟的,是工作上出了问题吗?”

欧倩怡关切的询问道。

马斯年刚才想事情想的太入神,完全没有听到脚步声,此时听到欧倩怡的声音,急忙掐灭了手里的香烟,然后转身看了眼欧倩怡,随后走回了书房。

“没事,只是在想一些事情,你先去睡吧。”

马斯年现在的心情有些烦躁,他不想让欧倩怡看出不对劲,回到书房,便坐下来拿起面前的文件,装作一副忙碌的样子。

“把牛奶喝了,你身体不好,以后还是少抽点烟。”

欧倩怡担忧的劝说道,马斯年温润的点了点头,把剩下的半盒烟放进了抽屉里,之后,欧倩怡便回了自己的卧室。

马斯年一直快凌晨的时候才回了卧室,只是这一夜,又是彻夜难眠,只要闭上眼,眼前浮现的就是自己和萧映夕一起成长的点点滴滴。

第二天,萧映夕他们一起去了南云城最南边的一个森林公园写生,而这里离马斯年小时候出生的地方不到一公里,萧映夕一来到这里的时候就想起了自己曾经来过这里。

当时的萧映夕还小,根本不知道马斯年是爹地妈咪领养的,只以为是她爹地妈咪在这里生下的马斯年,所以马斯年才对这片土地情有独钟。

可当萧映夕渐渐长大,了解了一些事情后,她隐约猜到马斯年和他们不是一个爸妈生的,直到有一天无意中听到马斯年和爹地妈咪的谈话,便确定了这种猜测。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萧映夕心里对马斯年的那份感情渐渐产生了变化,她喜欢粘着马斯年,喜欢看他在乎自己,紧张自己的模样,喜欢依偎在马斯年的怀里撒娇,这些,她从不在萧映泽身上有过。

此时的萧映夕站在一片山头,远处是一片片望不到边的梯田,丛山峻岭中,偶尔会出现零零散散的村落,她有一种亲切的熟悉感。

“同学们,今天我们的活动范围就在这一片区域,那边是尚未开发的野外森林,大家千万不能进入,如果同学们完成作业,可以在当地导游的带领下,去附近的村落看看,我们下午四点集合回酒店,还有一点,为了大家安全,希望大家不要独自行动,知道了吗?”

“知道啦,欧阳老师,你都快成为老妈子了。”

同学们开玩笑的说道,随后便各自散去。

“映夕,我们去那边把,角度最好,可以看到一大片的梯田和山川。”

顾今墨背着大包小包挤了过来,直接把林娇娇挤到了一旁,说着,已经主动的去接过了萧映夕肩上的背包。

随后,萧映夕就这么被他们几个拉拽着来到了一处宽敞的平台。

“对了,我们中午就去那边的农舍吃农家菜吧,听说这边的农家菜都是这边一个农业生产园供应的,都是有机食品。”

一坐下来,顾今墨便叽叽喳喳的开始安排中午的行程,萧映夕安静的坐在一角,看着远处的风景,心里已经有了别的打算。

平时萧映夕都是那种追求完美的人,每次画画的速度都很慢,但是这一次,下午一点不到,她就收工了,直接把东西收拾完后,便起身准备离开。

“映夕,你要去哪儿?”

一旁的徐静妍见萧映夕要离开,好奇的问了句。

“我去附近走走,集合前一定回来,东西帮我看一下。”

萧映夕指了指一旁的自己的画画工具说道,随后便转身往他们中午吃饭的那个村庄走了去。

半个小时后,萧映夕凭借小时候的记忆来到了一处没有划入风景区的村子里。

“老乡,请问这里有去那个地方的路吗?”

进了村子,萧映夕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一条通往她想去的那个地方的路,只能找到当地的老乡问路,那个老乡看着萧映夕所指的方向说道。

“姑娘,那个地方都荒废了好多年了,早就没有路过去了,你看着也不想本地人啊,你要去哪儿干什么?”

萧映夕所指的地方,隐约能看见两间瓦房,那是马斯年小时候出生的地方。

当年马斯年的爷爷去世后那里便荒废了,后来在马斯年十几岁的时候,他们的妈咪见马斯年每年都要在南云城小住一段时间,便找人在原来的地方盖了两间瓦房。

只不过后来马斯年因为学业和工作,慢慢便不在来这里,这里的房子也就渐渐的荒废了,如今,通往那里的小路也长满了杂草,早就找不到小路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