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云城,马斯年挂了电话后一直坐在客厅里,脑海里还闪现着萧映泽刚才的那句话,萧映夕来南云了。

本以为自己来到这里能渐渐放下,可当他从萧映泽的嘴里听到这件事的时候,心里竟还是忍不住起了涟漪,终究逃得再远,还是放不下早已在他心底扎根的那个人。

就在这时,欧倩怡从楼上走了下来,看到马斯年安静的坐在客厅,静静的走过来,在他身旁坐下,似乎有话要说,安静了许久,终于开了口。

“斯年,我刚才联系了一家美国的医院,我们抽空去一趟美国,好不好,也许,那边的医生有办法治你的病。”

“不用浪费时间了,这几年,我已经看过无数个专家了,他们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说着,马斯年轻拍了拍欧倩怡的手,他很感谢这个女人的这份心,只是无数次的希望破灭后,他已经看淡了一切。

“既然你决意留在这,那我尊重你的决定,至于我的身体,你也别太担心了,这些年,我控制的很好,只要定期服药,我和正常人没啥区别。”

说完,马斯年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准备上楼的时候,想了想,转身看着欧倩怡又说了句。

“我的事情希望你能替我保密,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懂吗?”

欧倩怡点了点头,随后,马斯年便上了楼。

第二天,凌晨三点半,萧映夕便被闹铃吵醒了,迷迷糊糊的洗漱完,和林娇娇,徐静妍背上画架走出了房间。

今天他们要去的地方就在半岛山庄的后面,坐着酒店提供的游览车到了半山腰,剩下的便是将近五百阶的台阶,三四十人,浩浩荡荡的朝着山顶出发。

“欧阳老师,看日出的地方这么多,非得要爬这么高吗?而且这种日出图我们每年都在画,就不能变得花样吗?”

走到一半,班上有些缺少锻炼的人已经开始抱怨了,一个个气喘吁吁,筋疲力尽。

其实如果只是徒步爬山,运动量还没这么大,关键是每个人身上都背着几斤重的画画工具,那些男孩子还好,这些瘦弱的女孩子可就有些坚持不住了。

人群中,萧映夕的体力算是好的了,别看她轻轻瘦瘦的,但脚下的速度丝毫不比那些个男孩子差,这还得多亏了她的妈咪。

因为萧映夕自小体弱,墨雨柔从小就逼着萧映夕锻炼身体,耐力要比一般人好很多,这不,一群男孩子中间,就她一个女生还能勉强一拼。

“映夕,你把颜料盒给我吧。”

顾今墨一直跟在萧映夕的身旁,像个忠诚的骑士,奈何萧映夕完全不领情,直接指着落在他们身后十几米远的林娇娇说道。

“要不你去帮娇娇拿点东西吧,我不累。”

说着,萧映夕加快了脚步。

一路上,周围丛林密布,要不是这条路两边有路灯,大半夜的谁敢来这地方走。

此时的天空,隐约透着一丝白光,萧映夕看了看时间,快凌晨四点半了,便加快了脚步,终于所有人赶在日出前来到了山顶,各自找了一个空旷的地方摆放画架。

“给,热牛奶。”

萧映夕刚坐下,顾今墨又凑了过来,从随身带的一个保温袋里拿出一瓶还有余温的热牛奶,又拿出了一个三明治,递给了萧映夕。

“不用了,我出发前吃了点东西了。”

萧映夕拒绝道,一边说着,一边整理着工具。

顾今墨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将东西塞进了萧映夕的手里,说道。

“映夕,你有胃病,可不能饿着,跟我还客气什么,赶紧吃吧。”

说完,顾今墨便在萧映夕旁边的空地放下了画架,一边吃着早餐,一边忙碌着。

快五点的时候,远处的山脉泛起一轮红光,原本昏暗的天际被彻底映红,慢慢的一轮红日从山背后跳跃着升到了空中,天渐渐的亮了起来。

“同学们,我们还有三个小时,十点我们准时下山,大家都抓紧时间啊。”

不知过了多久,欧阳老师对着所有人大声的喊道。

这时,一旁的一个男同学问了句。

“欧阳老师,下午是不是自由活动啊。”

“臭小子,就知道玩,刚才谁哭着喊着说好困,要睡觉的。”

“嗨,这不是睡意过去了吗?听说这酒店附近有一个古镇,欧阳老师,我们下午能去那边玩吗?”

“行了,去吧,下午自由活动,不过一定要注意安全,晚上六点半在酒店集合。”

“耶,欧阳老师,你太好了。”

一听到可以自由活动,原本一个个无精打采的人全都神采飞扬,画画都更有动力了。

这时,顾今墨又凑到了萧映夕身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