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拾完东西,欧倩怡走出房间,正准备下楼的时候,她瞥了眼马斯年的卧室,犹豫了一下推门走了进去。

这个房间非常的简单,空旷的卧室,除了正中间的大床,再无别的摆设,白色的墙,灰白相间的床品,连窗帘都是冷白色的。

欧倩怡看了一圈,正准备离开,余光拐到了床头柜上的两个相框,一个是马斯年和萧映泽,萧映夕的合照,一个是他们一家的全家福。

欧倩怡看着床头的照片,忽然有些嫉妒,自己和马斯年在一起这么久,竟然没有一张合照。

之后,欧倩怡走出了马斯年的卧室,在经过旁边书房的时候,又停了下来,推开门,走进去。

相比清冷的卧室,书房倒是显得温馨了些,一整面墙的书架,放满了各种书,旁边的书桌上,依旧是一个相框,只是这个相框似乎有些不同,那是马斯年和萧映夕的双人照。

照片里的萧映夕似乎还很小,坐在马斯年的腿上,马斯年低着头,眸光温柔的望着怀里微笑的萧映夕。

欧倩怡看到这张照片,眉头微皱,原来,马斯年不是不会笑,原来,清冷只不过是马斯年的一面,原来,他也可以温柔的对待一个人,莫名的,欧倩怡心里开始嫉妒马斯年和萧映夕的这份兄妹情。

欧倩怡放下相框,正要走出去,余光看到书架顶上的一个盒子,看上去还挺新的,欧倩怡走到书架旁,伸手够了一下,没有够到。

忽的,欧倩怡淡淡一笑,自言自语道。

“欧倩怡,你在做什么?什么时候开始你也喜欢窥探别人的**了。”

说完,欧倩怡又抬头看了眼书架顶上的那个盒子,但终究没有再去碰它,而是离开了书房。

南云生产园,办公楼顶层会议室,马斯年刚开完一个会,正准备回自己的办公室,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拿出来一看,是萧映泽的电话。

“喂,映泽,什么事?”

“什么事?哥,你是正打算不要这个家了?你说你都去南云城多少天了,给家里打过几个电话,妈咪因为你的事伤心了好几天,都病倒了,你倒好,一个电话也不打。”

电话那边,传来萧映泽的埋怨声,听到这些,马斯年一脸愧疚,尤其是听到母亲生病的事,急忙询问道。

“妈怎么样了,你不是说会照顾好妈的吗?怎么还让她病了。”

“哼,你还有脸说我,思念之情是我能解决的吗?你说你好歹也给家里打个电话,你怎么就这么狠心呢。”

萧映泽这些天可真够苦的,白天工作,晚上还得回家做个孝顺儿子,至于那两个惹事的主,一个远遁南云城,一个自顾不暇还在华城独自疗伤,家里一堆事全都丢在了他的身上,果然,排行中间的孩子都是不受宠的。

“映泽,对不起,我本来是想等这边都安顿好了在给爸妈打电话,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我晚点给妈打个电话,你放心吧,我一天是萧家的儿子,那这一辈子都会是萧家的儿子。”

“行了,哥,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想问问你过得怎么样,南云毕竟比不上洛城,你都离开那么多年了,这次回去,还习惯吗?”

要说萧家三个孩子谁最是刀子嘴豆腐心,那就要数这萧映泽了,他最擅长的就是说最恨的话做最暖的事,反正啪啪打脸也不是一两次了。

“我这一切都好,洛城那边,就辛苦你了。”

说到这,马斯年忽然沉默了,电话两头,谁也没有开口。

大约过了数十秒,萧映泽先开了口。

“洛洛没事,你不用担心,你离开那天,悠悠去了华城,在那边陪了她几天,最难熬的日子算是熬过来了,只是她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放下心里的那个结。”

萧映泽说完,明显听到了一阵呼气声,随后,马斯年清淡的声音传来。

“映泽,帮我谢谢悠悠。”

“知道啦,哥,你在那边要好好照顾自己,没事就经常给爸妈打个电话,自从你离开后,爸妈脸上少了很多笑容。”

“嗯,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

说完,马斯年便挂了电话,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无力的坐在了椅子上,透过远处的窗户,看着外面连绵不绝的山脉,心里对家人的那份思念越来越浓。

华城国立大学,下午最后一节课结束,萧映夕收拾东西准备去画室待一会儿,这时,顾今墨拿着一份报名表兴匆匆的走了过来。

“映夕,今天是报名最后一天了,你考虑好了吗,明天我就要联系当地的旅行社安排住宿了。”

顾今墨说的是三天后的旅游写生活动,这次定的地方是南云城,这些天萧映夕一直在犹豫,这不,马上就要交报名表了,顾今墨又来询问萧映夕的决定了。

萧映夕瞥了眼顾今墨手里的报名表,上面密密麻麻的名字,顾今墨见萧映夕迟迟不开口,有些急促的说道。

“去吧去吧,今年全班都去了,你作为一班之长可不能缺席。”

“帮我报吧,一会儿我把钱转给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