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的一声,房间的灯开了,欧倩怡衣衫不整的坐在床上,看着已经走到门口的马斯年,眼底有一丝愤怒。

“斯年,你究竟想怎样,我都已经如此了,你还要拒绝吗?难道我还不够卑微吗?”

听到这样的质问,马斯年转过身,看着欧倩怡那绯红的脸蛋,半裸性感的穿着,眸光立刻瞥向他处,然后略显愧疚的说道。

“对不起,我说过,我们之间是平等的,你不必做这些,只要你想清楚,我们的婚约一直有效,那些事,我还是希望等到结婚后在做,今晚我就在书房,你有事谁是都可以找我。”

说完,马斯年便离开了卧室。

当马斯年来到书房的时候,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脸无措的坐在了椅子上,双手撑着耷拉着的脑袋,眼底充满了深深的愧疚。

就在刚才,他在和欧倩怡亲密的时候,眼前竟然闪过萧映夕那张纯真诱人的脸蛋,甚至又一刻,他的心里竟期望身下的那个女人就是萧映夕。

忽的,马斯年猛地给了自己两巴掌,是他选择要待在哥哥的位置上,甚至不惜伤害萧映夕,可如今,他又控制不住的去想着那个女人,马斯年感觉自己就是个十足的混蛋,他这样等于是伤害了两个爱他的女人。

“马斯年,你清醒一点,是你自己要做她的哥哥的,你怎么还能有那些龌龊的想法。”

马斯年心里不停的在提醒着自己,放下那份杂念,可有些事情并不是自己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就像自己明明来到了南云城,明明想要让一切回归正常,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脑海中就会控制不住的去想萧映夕,想她的一颦一笑,想她在华城过得好不好。

此刻的马斯年,无比的烦躁,在遵从本心和克制隐忍之间来回飘忽。

望着桌上打开的烟盒,他点了一支烟,就这样坐在黑夜之中,烦闷的抽烟宣泄,可即使这样,他的心似乎从未得到平静。

此时在卧室里的欧倩怡也好不到哪儿去,马斯年的离开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心。

刚才就差最后一步,可最后,自己却被马斯年丢下了,究竟是怎样的心情,才能让一个男人在那样意乱情迷的情况下还能及时抽身,但凡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有一点点的心动,也不会是这样的结果吧。

看着空旷的房间,欧倩怡只觉得无比的寒冷,身上,似乎还残留着马斯年的味道,可她却觉得无比的孤寂。

欧倩怡下了床,捡起地上的外套披在了身上,走出了这间被她霸占的卧室。

在她经过书房的时候,闻到了一股刺鼻的烟味,她眉头微皱,和马斯年在一起两年,她从未见过马斯年抽烟,刚才他们那样,是有多么的让马斯年难以接受,才会用抽烟这样的方式来泄愤。

欧倩怡拢了拢身上的外套,推开了书房的门。

里面一片漆黑,一股浓烟飘来,她轻咳了一声,朝里面看去,只见黑暗中一道火光若隐若现,还有那一个有些冷冽的身影。

马斯年转身,过道里亮着灯,他能清晰的看到欧倩怡脸上的失落和悲伤,内心再一次深深的愧疚。

“你回卧室吧,我回自己的房间里,晚安。”

说完,欧倩怡转身准备离开,也许这是她留给自己最后的体面了。

就在欧倩怡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马斯年起身走了过来。

“倩怡,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这种事,本就是你情我愿,我早该知道你是那种传统的男人,是我自己冲动了,该说抱歉的是我。”

欧倩怡是真的爱惨了这个男人,明明知道马斯年不爱自己,可她还在努力的给这个男人找台阶下。

听到这番话,马斯年对欧倩的愧疚更加的深了,他沉默了许久,就在欧倩怡以为马斯年不会在说话的时候,马斯年却又开了口。

“倩怡,要不,明天你还是回华城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