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周小姐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当着顾夫人的面说这样的话,无非是希望借顾夫人之手解决了萧映夕。

周小姐这么一说,原本还一脸温润的顾今墨眸光骤变,一脸冷意,看着周小姐低吼道。

“周楚幽,我送谁东西碍你什么事了?少在这里指手画脚,映夕和我是什么关系我心里清楚,轮不到你一个外人在这说三道四。”

这顾今墨倒还是个鉴婊达人,果然是被林娇娇她们细心调教过的。

不过这次顾今墨要面对的可不只是这位周楚幽一人,那顾夫人显然是帮着周楚幽的,这不,见自己儿子这种态度对周楚幽,立刻开口呵斥。

“臭小子,说什么呢,楚楚那也是为你好,你平白无故的送这么贵重的包给这位萧小姐,万一让萧小姐误会了什么如何是好。我看这样,那几条项链我看着和你这几位同学挺合适的,妈咪买单,就当是送给你这几位同学的见面礼了。”

那顾夫人指着旁边一个柜台里的几条项链说道。

萧映夕顺势看过去,那都是过季打折款了,而且还是这个品牌的低端系列,这要是她们收下了,可就等于是直接被打脸了。

林娇娇和徐静妍还从未见过这场面,明显紧张了起来,见顾今墨和他母亲僵持不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这时,萧映夕微微一笑,从包里拿出了一张卡,然后对着顾夫人和顾今墨说道。

“顾夫人,今墨,不用破费,不过是一个包几条项链的事,本来也没想着让今墨送。”

说完,便把手里的那张卡递给了一开始服务她的服务员,指着柜台上那蓝色妖姬系列的新品说道。

“麻烦把这个包,还有那三条项链和这个丝巾帮我包起来。”

服务员一听,刚准备说会员制度的事情,一看到萧映夕手里的那张卡,顿时表情骤变,立刻上前双手接过,恭敬的说道。

“好的,女士请稍等。”

服务员说完,便叫上旁边看热闹的服务员一起把萧映夕指的那几样东西拿到了收银台那。

那周楚幽见自己看中的包被一个不知名的女孩买走了,而且还是和顾今墨有关系的女孩,顿时眼底充满了愤怒,直接叫住了那个服务员。

“等等,这个包我已经要付款了,你怎么又给她了,你们这家店怎么做生意的。”

这时,顾今墨的母亲眼睛盯着服务员手里的那张黑色卡片,眼底闪过一丝疑惑,走上前,也问道。

“我记得你刚才说这个系列的包只能是你们店里的白金会员级别以上的客户才能购买,你们现在这样做,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

那服务员手里的那张卡,吴雅兰也没见到过,看上去就是普普通通一张卡,黑色底面上面有一个金色皇冠的图案,而在皇冠的正中间,镶着一颗稀有的粉钻,卡片的左上角,标了一个号,零零一。

这时,不是是那个眼明手快的服务员,在看到萧映夕拿出的那张卡后,已经通知了这家店的店长过来。

只见刚才接待萧映夕的服务员把那张卡递给了店长,店长反复确认,然后走到了萧映夕她们这边,先是看了眼萧映夕,然后转身看向了吴雅兰,态度还是挺谦和的。

“顾夫人,抱歉,我们店需要闭店,恐怕暂时不能接待您和周小姐了,还请见谅。”

店长这话一出,不禁吴雅兰和周楚幽,就连一旁的顾今墨,林娇娇他们都震住了,全都一脸诧异的看向了萧映夕,只有萧映夕一脸淡定。

“这,徐店长,我要一个解释。”

顾家虽不是华城首富,可也算是顶级豪门,平时吴雅兰出入任何场所无不被前拥后挤,这还是头一次遭到这种被驱赶的待遇,这可有点挂不住脸面。

那徐店长倒也淡定,挂着一抹得体从容的微笑,耐心的和吴雅兰解释道。

“顾夫人,这位女士是我们集团的钻石体验官,凡思特旗下所有的门店一旦接待这样的客户,必须闭店,所有服务员只能服务于她。顾夫人,招待不周之处还请见谅,为表歉意,我专门为顾夫人和周小姐准备了我们公司针对高端会员设计的限量款胸针。”

那徐店长说完,朝着一旁和她一起过来的一个女人使了个眼色,那女人立刻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里面放着两枚价值不菲的胸针,递给了吴雅兰和周楚幽。

此时的吴雅兰和周楚幽都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词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她们怎么也没想到最后竟是自己被打了脸。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萧映夕走了过来,朝着吴雅兰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徐店长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