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年站在客厅了,看着那扇紧闭的门,双拳紧紧的握着,可想到今晚吃饭时那些人知道自己身世后的表情,他苦涩一笑,然后落寞颓败的走进了旁边那个房间。

公寓里再次恢复了平静,可马斯年却再也睡不着了,过了今晚,明天过后,他便会再次离开,只是这一次,他还会回来吗?马斯年自己也不清楚。

辗转反侧,到了快早上五点的时候,马斯年便起来了,简单的洗漱完,换了套衣服走出房间,正好听到萧映夕的卧室传来一声尖叫声,他下意识的冲了进去。

“不,别丢下我,哥,救我……”

萧映夕做梦了,只见她双眼紧闭,表情痛苦,躺在床上不停的挣扎着,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一些话。

马斯年没有犹豫,急忙走到床边,抓住了萧映夕那双不停挥动的手,放在了胸口,另一只大手温柔的摸着萧映夕的脑袋。

“洛洛,醒醒,你做梦了。”

马斯年试图叫醒萧映夕,可萧映夕睡得太沉,根本叫不醒,不过当马斯年靠近她的时候,萧映夕似乎平静了很多,嘴里软糯的发出一些轻哼声。

“哥,你不要我了吗?”

听到这样的话,马斯年心如刀绞,他哪里是不要这个妹妹了,他只是不想给自己伤害这个女孩的机会,才一直紧守着兄妹这道底线。

马斯年犹豫着,可看着睡着的萧映夕实在不安分,最后,他心一横,就当是最后一次的放肆了。

马斯年半靠在了床头,将萧映夕搂入了怀里,温柔的抚摸着她柔软的发丝,眼底是隐藏不足的爱怜。

萧映夕感受到温暖的怀抱,渐渐平静了下来,她像一只软糯的小猫,卷缩着窝在马斯年的怀里,也不知道是做梦还是迷糊中感觉到了熟悉的味道,只听她浅声低吟道。

“哥,我爱你。”

听到这话,马斯年身体微怔,一个清醒冷静的声音在脑海提醒着他,他立刻松手,想要离开,可萧映夕的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袖,他只是稍稍一动,萧映夕就不太安稳的皱了皱眉。

最终,马斯年放弃了挣扎,就这样半靠在床头,静静的看着怀里他从小呵护长大的女孩。

三年未见,这个女孩早已出落的亭亭玉立,俨然不是当年那个喜欢跟在他身后的小丫头了。

萧映夕几乎继承了萧梓琛和墨雨柔的所有优点,身材高挑,婀娜有致,精致的五官,可清纯,可魅惑,可乖巧,亦可令人如吃了罂粟般的欲罢不能。

那晚在别墅相见,马斯年的眼底是有惊讶的,甚至在那晚他们的父亲说出他不必在意自己是这个家的儿子还是女婿的时候,他亦有过动摇。

可在今晚,当他切实的领教了这个现实的世俗后,马斯年再一次将自己的心隐藏了起来。

童话故事里,最终站在公主身边的永远只是王子,而骑士,注定只能站在角落默默的守护,永远不可能与公主并肩而站。

不知过了多久,昏暗的卧室里,洒入了晨曦的第一缕阳光,马斯年在有不舍,也不能再留在这个房间了。

轻轻的抽出自己的衣袖,缓缓起身,马斯年在离开大床后,犹豫了一下,下一秒,一个俯身,只见他温柔深情的在萧映夕的额头落下一吻,短短数秒,却是如此的眷恋。

之后,马斯年没有任何停留的离开了这间卧室,当门关上的那一刻,他眼底的痴恋瞬间散去,一脸清冷,又是那个叱咤商界萧家大少。

萧映夕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半了。

当她正准备下床的时候,看到了放在床边的拖鞋,微微皱了下眉,随后,眸光飘向了远处的卧室门。

外面,一片寂静,萧映夕的心底有一丝忐忑,又有一丝期待,她都顾不上洗漱,穿上鞋子便跑了出去。

对面的卧室门打开着,床上的被子平整的铺着,就像是从未睡过人似的,没有看到那抹熟悉的声音,萧映夕原本绽放着光芒的眼眸微微一暗,但她似乎并未放弃,继续朝外面走去。

客厅里,一眼望去,安静的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声音,沙发上,靠垫整齐的摆放着,茶几上的杂志也是整齐的摞在了一起。

萧映夕的眼中彻底的失去了光芒,她神色失落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空旷的公寓,第一次感受到一个人的孤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