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年这三年的成就有目共睹,只是欧倩怡并不清楚里面的缘由,把这一切都归结为马斯年养子的身份上。

萧映夕一听,眼底闪过一丝晦涩不明的暗芒,正准备开口,一旁的吕子悠却先一步开了口。

“欧小姐,虽然你是斯年的女朋友,但毕竟是外人,萧家的事情你又了解多少,竟在这妄言。”

吕子悠倒不是维护萧映夕,只是她很清楚马斯年在她干爹干妈心里的分量,她只是不允许别人诋毁她的干爹干妈。

欧倩怡听到吕子悠的话,微微一怔,她也是清楚吕子悠的身份的,郁家二爷最宠爱的女儿,也是萧家夫妇的干女儿,据说在萧家的地位不输任何人。

只不过欧倩怡心里已经认定了一件事,想着马斯年不过回国数天,就这么匆匆去了南云城,她只觉得替马斯年委屈。

“妄言?吕小姐,听你这口气,应该比我更加了解萧家了,那我倒是要问问你,耀远集团那么多人,凭什么让他去南云城,他那么有能力的一个人,去南云城,难道不是浪费人才吗?”

“谁告诉你是我干爹干妈……”

“悠悠姐,别说了。”

吕子悠正要说出真相,一旁的萧映夕却打断了她的话,然后转身看着欧倩怡说道。

“欧小姐,派谁去南云城,那都是我们耀远集团自己的事,你不过是我哥的女朋友,还轮不到你对集团的决定指手画脚。我想,你这些话如果被我哥知道了,我相信我哥也不会对你有任何的感激之情,说不定还要责怪欧小姐你多管闲事。”

说到这,萧映夕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纠结什么,随后又说了句。

“当然,如果欧小姐有办法让我哥厉害南云城,那我这个做妹妹的还得感谢你,我还有事,告辞。”

说完,萧映夕便拉着吕子悠走了出去。

欧倩怡愣在原地,她还在那回味萧映夕最后那句话的意思,难道真的不是她以为的那样?

“倩怡,那位就是萧家小姐,马斯年的那个妹妹?”

这时,和欧倩怡同出来的中年妇女终于开了口,此人便是欧倩怡的母亲,刚才欧倩怡和萧映夕他们争辩的时候,她就像个旁观者一样在一旁看着。

欧倩怡点了点头,说道。

“嗯,萧映夕,萧家最小的女儿。”

此时,欧倩怡的母亲转身看向门外,幽幽的说道。

“那女孩我好像在哪儿见过?”

吴雅诺若有所思的说道,说着,又朝着萧映夕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

欧倩怡听到后,一脸狐疑的说道。

“妈咪,你是不是看错了,听斯年说,他这个妹妹一向低调,几乎从不在公开场合露面,你怎么可能见过呢。”

吴雅诺听了,迟疑了一下说道。

“可能真的是妈咪看错了,好了,走吧,你不是说要看看包吗?今天妈咪买单。”

说着,吴雅诺拉着欧倩怡走进了刚才萧映夕她们逛的那家店,母女两一边逛,吴雅诺又开始给欧倩怡进行思想灌输了。

“倩怡,妈咪还是那句话,你和斯年的事还是慎重一点,你看今天耀远集团的那则公告,估计这是要讲马斯年边缘化。你好歹也是滕迈科技未来的董事长,总不能找个不被重视的养子做老公,而且你爹地的态度你也看到了,你可不能让你爹地失望,便宜了那个小子。”

吴雅诺口中的小子是谁,欧倩怡一清二楚,这也是她现在最犹豫不决的地方,虽说她从小被当做集团接班人来培养,可在欧家,其实她不是唯一的选择。

撇开一直处在集团管理层的二叔一家不说,真正威胁她的还是他父亲的那个私生子,能力不输于她的欧正言。

一想到这些,欧倩怡便心烦意乱,连逛街的兴致都没了,一脸不耐烦的说道。

“行了,妈咪,这两天你一直再说这事,能不能别说了,我答应你,我会考虑清楚的。”

这边,萧映夕和吕子悠离开这家店后,萧映夕便有了回家的想法,而且情绪比出来时还要低落了。

“洛洛,欧小姐的那些话你别放在心上,干爹干妈如何对斯年哥的,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

吕子悠生怕萧映夕胡思乱想,走出去没多久便开始安抚。

不过这次真的是吕子悠多想了,事实上,萧映夕情绪低落的原因不是因为欧倩怡的那些质问。

“悠悠姐,领养或是亲生,真的那么重要吗?斯年哥他是不是也在意这一点。”

萧映夕脑海中回想着马斯年这些年的努力和对她还有萧映泽的种种照顾和迁就,她忽然意识到一点,是不是领养的身份带给了他很多的压力。

这次去南云城,除了她说的那句以后再也不要见面,会不会也和他在这个家里的身份有关。

吕子悠听到后,也陷入了沉默,萧映夕的这个问题,她无法回答。

看到吕子悠陷入沉默,萧映夕眸光微暗,幽幽说道。

“难道哥也是这么想的?他难道感受不到爹地妈咪对他的爱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