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小菊站在门口一脸不解的看着萧映夕,而萧映夕则是拿着一个包在收拾东西,吕子悠一看到这情况,便知道萧映夕一定是看到了那则公告。

“小菊姐,你先出去,这里交给我。”

说完,吕子悠便把卧室门关上了,然后走过去直接拿走了萧映夕手里的背包。

“洛洛,你这是怎么了?”

“悠悠姐,你告诉我,你这次来华城究竟是因为工作还是因为我。”

萧映夕不傻,吕子悠出现的时间也太巧了,而且来了大半天,一直在她这待着,完全没有要处理工作的样子,萧映夕还有什么猜不到的。

就在刚才吕子悠接电话的时候,她的手机上弹出了一条新闻,作为萧家的一员,她一直默默的关注着公司的动向,只是没想到有一天会让她看到一条自己永远都不想看到的消息。

什么人事调动,那下面一份股权转让通告明明白白的在告诉她一件事,萧映夕看到这则新闻的一瞬间,脑子里唯一想到的就是要去见马斯年。

面对萧映夕的质问,吕子悠没有隐瞒,拉着萧映夕坐了下来。

“洛洛,你冷静一点,既然我来了,那就不会让你胡来。”

听到这话,萧映夕再一次激动的站了起来,甩开了吕子悠的手,问道。

“胡来,我怎么胡来了,我没有逼他和那什么欧小姐分手,我没有逼着他爱上我,我怎么就胡来了,悠悠姐,他走了,我要去问他,他就当真这么不愿看到我吗?”

萧映夕哭了,她第一次这么的慌张,她很清楚这一次马斯年的离开意味着什么。

如果说三年前的离开让她第一次有了心痛的感觉,可这一次的离开,却让她感觉到世界的崩塌,就因为她向他表白了,所以他要躲她吗?

看到萧映夕顷刻间泪流满面,吕子悠也有些慌了,她没想到马斯年的离开会让萧映夕有如此大的反应。

吕子悠紧紧的抱着萧映夕,不停的安慰道。

“洛洛,你先冷静一点,你这个时候回洛城也无济于事,斯年哥这个时候已经到南云城了,也许这只是正常的工作调动呢,你是不是太紧张了。”

吕子悠来之前,萧映泽没有告诉她萧映夕向马斯年表白的事情,看到萧映夕现在的反应,她只以为是受不了马斯年的离开。

这时,靠在吕子悠怀里的萧映夕忽然苦涩一笑,声音低沉的说道。

“悠悠姐,他是为了躲我,他是被我赶走的,都是我,都是我的错,我要去找他,我要告诉他,那都是我的气话,我没有不想见他。”

听到这些,吕子悠疑惑了,她扶着萧映夕一脸严肃的问道。

“你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前天斯年哥也来了华城,你对他是不是说了什么?”

吕子悠这么一问,萧映夕犹豫了,她低着头,什么都不说,只顾着默默流泪。

看到萧映夕这般模样,吕子悠似乎猜到了什么,便询问道。

“你告诉他了,你像斯年哥表白了,是不是?”

萧映夕又是一句话都不说,但却哭的更厉害了,这反应让吕子悠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了,她又将萧映夕搂在怀里,安慰道。

“好了,洛洛,你先别哭了,我猜斯年哥应该是一时接受不了,才想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思考一下。毕竟这么些年,他一直把你当妹妹看,你突然表白,换做谁都接受不了,对吧,或许等过段时间,斯年哥想通了,就回来了。”

吕子悠知道自己说的有多扯,三年前就因为萧映夕的酒后醉言,马斯年直接去了英国三年,这一次,还是在萧映夕清醒的情况下。

但是看到萧映夕现在的状态,吕子悠也只能先哄着萧映夕,至于以后如何,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可这时,萧映夕突然来了句。

“不,他是被我赶走的,都是我,是我说以后再也不想看到他,他不知道那是我的一时气话吗?悠悠姐,我要去南云,我要去把他找回来。就算以后我们一直是哥哥妹妹的关系,我不在乎,我会藏起对他的爱,我只希望能一直看到他,悠悠姐,我要去找他。”

萧映夕一边说着,一边挣脱着想要站起来收拾东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