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室里,萧映夕躺在贵妃椅上,眉头紧皱,心情起伏,一双眼睛红肿的如葡萄。

萧映夕抓着手机,她似乎在犹豫着什么,过了许久,她终于翻出了一个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对不起,你拨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电话里,传来机械般的声音,萧映夕不甘心,连着拨了四五通电话,可那边都是和刚才一样的回复,最后,萧映夕直接将手机扔在了地上。

“哥,难道你真的不要我了吗?我现在只做你的妹妹,你回来好不好?”

傍晚的时候,吕子悠忙完工作伸了个懒腰,看着窗外日渐黑暗的天色,抬头看了眼不远处的卧房,对着正好从厨房出来的小菊问道。

“小菊姐,洛洛一下午都没出来吗?”

小菊点了点头。

“嗯,是啊,对了,子悠小姐,晚饭都做好了,要不要叫小姐出来吃饭?”

吕子悠听了,看了看时间,说道。

“我进去叫她吧。”

说完,吕子悠起身走去了卧房,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回应,吕子悠便轻声说了句。

“洛洛,我进来喽。”

说着,吕子悠推门走了进去,只见萧映夕依旧躺在贵妃椅上,安详的睡着,只是脸颊上还有干涸的泪痕,一旁的地毯上,她的手机躺在那。

吕子悠走进去,捡起手机,然后走到贵妃椅旁,轻轻的拍了拍萧映夕的手,温柔的喊道。

“洛洛,醒醒,吃完饭了。”

萧映夕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了眼吕子悠,眸光暗淡的说了句。

“悠悠姐,我不饿,你自己吃吧。”

说着,萧映夕翻了个身,佯装假寐。

但吕子悠怎么可能答应,她知道萧映夕的身体,如果不吃饭,恐怕晚上胃病又得犯了。

吕子悠没有放任萧映夕,索性将她拉了起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往卧室外走去。

“悠悠姐,我真的不饿,我现在就想好好待在房间里,你能不能别管我。”

“萧映夕,我下午说的话都白说了吗?你现在这是怎样,自虐吗?你以为你这样斯年哥就能回来了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作践自己的身体,干爹干妈他们有多痛心吗?萧映夕,你已经不小了,也该学着控制自己的情绪了,我知道斯年哥去南云城,你心里不好受,可谁又心里好过了呢。”

吕子悠忽然态度强硬了起来,她已经让萧映夕花了半天时间来消化心里的悲伤,这已经是她的底线了。

面对吕子悠突然的严苛,萧映夕也是愣了一下,随即一脸苦楚的看着吕子悠,眸光暗淡,神情落寞。

“悠悠姐,可是我真的好难受,我这里好痛好痛。”

说着,萧映夕又不争气的流下了眼泪,吕子悠见状,轻叹一声,将她搂在了怀里,拍着萧映夕的后背安抚道。

“我知道你难过,可我们总不能因为这些事情就不活了是吧!要不吃过饭我们出去转转,权当散心。”

说着,吕子悠拉着萧映夕来到了餐厅。

萧映夕没有在说话,吕子悠把饭碗塞到了她的手里,命令道。

“想想自己胃病发作时有多难受,如果你想要成为医院的常客,那这碗饭,你可以不吃。”

说完,吕子悠便没再管萧映夕,只顾着自己吃饭,好在萧映夕还没糊涂到用自虐的方式来减轻心里的痛苦,虽然不想以往那样吃得多,但好歹是吃了点东西。

吃过晚饭,萧映夕又想像鸵鸟一样躲在卧室里,可吕子悠却直接拉着她出了公寓。

“悠悠姐,我真的不想出去。”

“你姐姐我好不容易来一趟华城,你不得带我到处逛逛,一会儿看到喜欢的姐姐我买单。”

对吕子悠来说,没有什么事是一次购物不能解决的,如果实在不行,那就购物两次,所以她想用这样的方式让萧映夕心情好一些。

自己都上了车,萧映夕只能轻叹一声,然后靠在椅背上,目光飘向车外,安静的任由吕子悠带着她在这座城市乱转。

也不知是不是老天也感受到她心里那份无法言说的悲伤,傍晚的时候,天空开始飘起毛毛细雨。

此时的吕子悠,看着车窗上星星点点的雨点儿,就感觉自己的心情和这天气一样,心口压抑着一丝无法宣泄的委屈。

十几分钟后,吕子悠的车停在了华城最繁华的购物中心地下停车场,下了车,萧映夕任由着吕子悠拉着上了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