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映夕真是替他们的院长感到可惜,教书育人半辈子,竟培养出这么一个女儿。

萧映夕站了出来,直接刺激到了付雅妮,付雅妮一向看萧映夕不顺眼,平日里也忌惮她在学校的威望不敢轻举妄动,可此时,她明显被愤怒冲昏的头脑,就见她一脸愤怒的对着萧映夕咆哮道。

“萧映夕,你以为你是谁啊,在同学面前一脸纯情清高的模样,还不是个想要力贞节牌坊的臭婊子。别以为我没看到,难怪你看不上顾今墨,不就是想要攀上高枝吗?在学校面前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你还有脸来说我,至少我付雅妮做事光明正大。”

付雅妮破罐子破摔,当着一众同学的面吼道。

萧映夕一听,一头雾水,可此时的她却感受到来自同学们的异样的眼神。

萧映夕抬头,正好瞥见顾今墨,虽然他不似别的同学那样对她投来轻蔑的眼神,但那一丝失落却是十分的真切。

但萧映夕此时还没想明白付雅妮说的是什么事,她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为啥她自己不知道。

就在萧映夕想要质问的时候,顾今墨站了出来,帮着萧映夕说道。

“付雅妮,你在胡说什么,映夕是怎样的人,我比你更清楚,别给我在这里造谣生事。”

“哼,我造谣,顾今墨,那天你可是也在校门口看到了,明明自己看到她和别的男人抱在一起只能躲在柱子后面,现在还帮着这个女人,萧映夕究竟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了?”

付雅妮戳破了顾今墨的谎言,顾今墨眼中闪过一丝心虚的流光,竟有些不敢看向顾今墨。

萧映夕已经彻底糊涂了,自己本就是出来看热闹的,怎么还把火引到了自己身上了。

“今墨,你来说,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什么时候和男人搂搂抱抱了。”

萧映夕可不想自己无端背上这样的锅,她虽不在意别人如何看她,但她也不是那种被冤枉而不抗的人。

面对萧映夕的质问,顾今墨犹豫了,这毕竟事关萧映夕的名声,他不想让萧映夕难堪,或者说不想让自己心里的那个猜想得到肯定的答案。

看到顾今墨犹豫不决吞吞吐吐的模样,好脾气的萧映夕也急了,声音大了些说道。

“顾今墨,我都没在怕的,你犹豫个什么劲,你知不知你越这样,别人越会觉得我有什么啊。”

“是上周四,就是你说要回洛城的那天,我正好在校门口看到你上了一个男人的车。”

听到这话,萧映夕恨不得上前给顾今墨一巴掌,这都是什么事儿啊,就因为她上了男人的车,就能给他们这么异想天开的想法,果然,有时候可能一件小事被人大做文章都能引起社会性的轰动,这就是谣言的可怕。

“顾今墨,那是我二哥,我哥来接我回家有问题吗?”

说着,萧映夕看向了付雅妮,眸光中闪过一丝冷意,声音低沉的说道。

“付雅妮,明天这边的活动你也别参与了,我会亲自给付院长打电话,你还是转系吧。”

萧映夕的声音虽然不大,可说完后,在场众人全都倒吸一口冷气,在场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一股浓浓的压迫感。

付雅妮微微一愣,眼底闪过一丝慌乱,但随即又非常不甘心的说道。

“凭什么,萧映夕,你有什么资格决定我的去留。”

付雅妮的话音刚落,就见萧映夕冷冷一笑,然后红唇轻启,声音阴柔的说道。

“凭我是学生会主席,凭我是你们的班长,凭你今天做的这件事已经严重违反了学校的规章制度,如果你不想今天的事情弄得人尽皆知,最好按我说的做。”

萧映夕的声音明明不大,可在场众人都为之惊骇,就感觉有一股无形的震慑力,谁也不敢上前反驳,就连平时围着付雅妮的那几个人都默默的躲在人群之中,大气都不敢出。

说完,萧映夕抬头看向了周围的人,表情比刚才更为严肃,声音掷地有声的说道。

“今晚的事,我希望大家都烂在肚子里。”

不知为何,明明萧映夕在众人心里是一个平易近人的班长,可此时,谁也不敢说一个不字,在萧映夕说完后,所有人竟是举止一致的点了点头。

“好了,很晚了,都回去休息吧。”

说着,萧映夕便走去了自己的房间,正打算关门的时候,看到顾今墨站在她的房间门口,她迟疑了一下,说道。

“还有事?”

“能聊聊吗?”

顾今墨此时有太多的话想对萧映夕说。

听完顾今墨的话,萧映夕思索片刻,然后说了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