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之后,顾今墨松开了萧映夕,不过在放手之前,他又有些不着调的说了句。

“映夕,要不我们来个约定,大学毕业,我未婚,你未嫁,我们就凑合着过算了。”

“滚,顾今墨,你这算盘打的可真好,赶紧给我滚回自己的房间去。”

不得不说,顾今墨是一个非常好的朋友,萧映夕和他在一起除了偶尔有一些压力,更多的时候是非常的轻松自在,而且这个男孩总能让她在伤心难过的时候破涕为笑,如果心里不是早就有了一个人,也许她真的会试着和顾今墨交往。

“滚滚滚,萧映夕,谢谢你,刚才又帮我解决了麻烦,改天请你吃饭,晚安。”

顾今墨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脸温柔的看着萧映夕,或许是萧映夕的坦白,让顾今墨看清了自己和萧映夕之间的关系,也让他彻底的死了心。

第二天一早,付雅妮便离开了酒店,所有的人对昨晚的事真的只字未提。

第三天中午,所有人回到了学校,学校也出了通告,付雅妮因为身体原因,休学一学期,对于这个,萧映夕倒是有些意外,她没想到付雅妮会直接休学。

洛城,今天是吕子悠承诺拿下孤莫的版权合同的最后一天,早上七点不到,吕子悠还窝在床上睡觉,直接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吵醒了。

吕子悠顶着鸡窝头,眼神迷离,一脸素颜,迷迷糊糊的走去开了门。

“萧映泽,你不睡觉的吗?这才几点。”

吕子悠一边说着,又转身走去了卧室,完全没理会门口的萧映泽,进入卧室又倒在了床上。

萧映泽跟在后面走了进来,看到吕子悠躺在床上,想了想,走过去,也躺在了床上,一只手撑着脑袋,一只手温柔的去拨弄着吕子悠脸颊散落的发丝,温柔的说道。

“悠悠,你不是说今天要和我签合同吗?”

吕子悠眼皮都没动一下,直接打掉了萧映泽的手,翻了个身,将脑袋蒙在被子里,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

“少爷,这都没到上班时间呢,你知道我昨晚什么时候睡的吗?为了弄你的那份合同,我可是一直忙到半夜一点多,求求你,再让我睡会儿,行行好。”

最后的那几句话,吕子悠说的竟有些娇媚,萧映泽听了,嘴角微扬,但似乎并没打算放过吕子悠,只见他开始拉扯吕子悠头上的被子,一边拉一边说道。

“想让我不打扰你,可以啊,叫声哥来听听。”

吕子悠犯困,却不是犯傻,一听这话,一巴掌呼了过来,好在萧映泽躲闪迅速。

“滚,萧映泽,休想占我便宜。”

听到这话,萧映泽笑的更加的邪魅,只见他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被褥下鼓起的声音,温柔一笑,幽幽说道。

“这就叫占便宜了,那以后……”

“你在那嘀咕什么呢,既然你这么早把我吵醒,给我去做早餐。”

说着,吕子悠从被子里冒出了脑袋,眯着眼看向萧映泽,一脸的起床气。

听到吕子悠的吩咐,萧映泽爽快答应道。

“遵命,小宝贝。”

“萧映泽,你这张嘴……”

吕子悠实在是忍不了萧映泽这轻佻的调侃,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正挥手,可萧映泽早就料到吕子悠会有这样的动作,直接离开了床边,看着一脸怒气的吕子悠,他眉头一挑,漫不经心的说道。

“能让本少爷亲自动手做早餐的,除了我妈咪和洛洛,你是第三个女人,怎么,还不准我讨点工钱了。”

说着,萧映泽还做了个飞吻的动作,下一秒,在吕子悠暴躁跳脚之前,已经走出了卧室。

卧室外,只见萧映泽一脸悠然的吹着口哨,走去了厨房。

坐在床上的吕子悠听到那轻快的口哨声,想着这家伙大早上的扰人清梦,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揪着自己的头发在床上一阵嚎叫。

“啊,萧映泽……我上辈子欠你的。”

外面,听到吕子悠叫唤的萧映泽却是嘴角上扬,那双邪魅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狡黠的流光。

差不多半个小时候,吕子悠走出了卧室,一套干练的职业套装,头发梳的一丝不乱,还化了个淡妆,和半小时前看到的那个邋遢的女人完全是两个人。

萧映泽冲了两杯咖啡,坐在餐厅等着吕子悠,见她出来,挑了挑眉毛说道。

“悠悠,你这是为我打扮的吗?其实你不用这么大费周章,反正我是见过你真实模样的,就算不修边幅我也喜欢。”

“闭嘴吧,萧映泽,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一大早就来我这里抽风,姐姐我哪天不是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去上班,你少自作多情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