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子悠还真是个工作狂,这还没聊几句,就提到了工作。

可萧映泽可不想这个时候谈工作的事,只见他直接倒下,脑袋枕在了吕子悠的腿上,说道。

“今天没心情,等你从华城回来了再谈,你就放心吧,这份合同一定是你的,要不是以前你还在念书,我前面几本书一定是找你做我的责编的,要不,我向你发誓,如果我和别人签了合同,那我就以身相许,如何?”

萧映泽简直是无时无刻不想着调戏吕子悠,没办法,谁让面前这个女人神经太大条呢,他都暗示了这么多了,可这女人丝毫没有感觉到他对她的心意。

不过萧映泽话刚说完,脑袋便被无情的敲了一下,只见吕子悠一脸嫌弃的说道。

“别,姐姐我对弟弟可没什么兴趣,还有,就你身边那些红粉知己,这要是哪天你真以身相许了,我怕你的那些红粉知已把我手撕了不成,姐姐我可是非常惜命的。”

萧家两兄弟,一个是异性绝缘体,一个却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不过这也没办法,谁让萧映泽现在是耀华传媒的总裁呢,作为国内最大的娱乐公司老板,年轻有为,身价千亿,关键还是个美男子,哪个女人不想和萧映泽传出些什么。

而萧映泽又是一个懒得解释的人,自从他接管耀华传媒后,两年来,绯闻无数,而且每次都是不澄清不否认,当然,等到记者们拍到他和另外的女人在一起,那上一段绯闻也就等于不攻自破了。

萧映泽听到吕子悠这么说,立刻从她的腿上离开,坐起来,一本正经的说道。

“吕子悠,好歹我们自小一起长大,我什么为人你还不清楚吗?那些绯闻,不都是宣传需要吗?你还真以为我喜欢和那些女人搅作一团嘛!我萧映泽也是个有分寸有底线的人。”

别人说他花花公子萧映泽都不在乎,可吕子悠不行,一是因为他们自小相识,都熟悉彼此的品性,再者,吕子悠对他的态度是萧映泽唯一在意的,她说的每一句话,萧映泽都会当真。

见萧映泽忽然如此严肃,吕子悠有些诧异,微微蹙眉,连忙说道。

“我开个玩笑的,知道你是为了工作,别当真了,就当姐姐我错了。”

“什么姐姐,吕子悠,别在我面前装大人,我可从没把你当姐姐看。”

萧映泽这么一说,吕子悠心口一慌,辩驳了一句。

“可我的确比你大啊,这是不变的事实,懂吗?”

“随你怎么说,总之你吕子悠在我萧映泽心里从来都不是姐姐,知道吗?”

说着,萧映泽也不知道是在生自己的气还是在生吕子悠的气,直接到了一杯红酒喝掉。

吕子悠见状,急忙拦住。

“喂,萧映泽,你要喝酒就回楼下自己去喝,你在我这喝醉了,可没人照顾你。”

说着,吕子悠想要去抢萧映泽手里的酒杯,可萧映泽往后一仰,直接躲开,而吕子悠也因为重心不稳,直接倒在了萧映泽的身上。

此时两个人的姿势格外的暧昧,萧映泽躺在沙发上,吕子悠趴在他的身上,两个人四目相对,吕子悠竟有些慌了神。

萧映泽也有一瞬间的紧张,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心跳的加速。

吕子悠更是紧张的手足无措,想要从萧映泽的身上起来,可就当她撑着沙发准备坐起来的时候,只见萧映泽一只手拦腰搂住了吕子悠,轻轻一带,吕子悠又跌入了萧映泽的怀里。

“萧映泽,你干什么?”

此时的吕子悠,感受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萧映泽本就生的邪魅,如今眼底更是闪烁着一股妖媚蛊惑的眸光,吕子悠的心开始慌了,她不敢和萧映泽的眼眸对视,她第一次感受到面洽的男孩已然长成一个具有危险的男人了。

这时,萧映泽头微微抬起,不知何时,那泛着寒意的薄唇早已凑到了吕子悠的耳畔,唇齿轻启间,一道透着丝丝魅惑的声音传入吕子悠的耳朵。

“悠悠,怎么,你是怕我酒后对你做什么吗?嗯?”

最后那个声音,如一道悠远绵长的邀请,吕子悠不禁感觉全身一股麻意四窜,连呼吸都控制不住的急促了起来。

感受到怀里女人身体发紧,萧映泽邪魅一笑,他就不信自己这般肆无忌惮的暗示还不能让这个女人感受到自己对她的渴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