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倩怡介绍马斯年的时候格外的娇俏,这倒和平日里那个干练的女人有些不一样。

坐在最里面的吴雅诺和欧浩志见到门口的马斯年,眼前一亮,他们虽然没见过马斯年,可谁还没听过耀远集团呢,这要轮在商界的地位,这位传闻中耀远集团第一顺位继承人的地位可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要高。

欧浩志倒是挺沉着的,虽然心里千般感慨自己的女儿竟然找了个这么厉害的男朋友,但面子上,他还是端着长辈的架势,从容的对马斯年点了点头,招呼道。

“马先生,这边坐。”

说着,欧浩志指了指他旁边的两个空位。

马斯年也没客气,和欧倩怡走了过去,坐下来的时候,打了声招呼。

“欧叔叔,欧伯母,抱歉,今天临时有点事,让各位久等了。”

“没事,倩怡都和我们说了,不知你妹妹情况如何了?”

吴雅诺客气的关切道,马斯年礼貌的回了句。

“已无大碍,多谢关心。”

“不用这么客气,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马先生千万别拘谨。”

“欧伯母,叫我斯年就行了。”

在外面,人家一般都叫他大少或是马总,马先生这个称呼,倒是难得听到,听上去总觉得别扭。

之后,欧倩怡又给马斯年介绍了一下在场的其他人。

她小叔一家,还有她小姨和舅舅一家,看得出,这些人在华城应该也算是个人物,其中的几个人马斯年还有所耳闻。

席间,欧倩怡的叔叔忽然问了个问题。

“斯年,我听说令尊姓萧,怎么你会姓马呢。”

这个问题一问,在场的人全都看向了马斯年。

华城和洛城相隔不远,而耀远集团作为国内数一数二的明星集团,集团老板的私生活也是被一众人所关注。

虽然时隔了二十多年,可但凡有心调查,都会查到萧家三子的不少事情。

当年萧梓琛和墨雨柔收养马斯年和萧映泽的时候,都没有公开他们的身份,也没说是收养,只是直接发了一个声明,简单说了一下家庭成员。

但以马斯年当时的年纪,不可能是墨雨柔生的,当初外界还一直谣传马斯年是萧梓琛在外面的私生子,只不过这件事谁也没有正面回应,而谣传随着时间也渐渐淡出了舆论。

这些年,熟悉马斯年的,都不会讨论马斯年的姓氏,不熟悉的又想结识马斯年的,更不会提这个问题,现在突然被这么直接的询问,马斯年眉头下意识的皱到了一起。

欧倩怡顿时表情一变,紧张的看向了马斯年,说实话,她心里也有好奇,只是她很聪明,有些事她不会主动问。

原本一派和气的包厢里顿时空气凝结,所有人都看向了马斯年,欧倩怡感觉到马斯年眼底的那股冷意,急忙开口打圆场。

“二叔,这是斯年的私事,你问这些干什么啊?”

欧倩怡这么一说,一旁的吴雅诺也开了口,说道。

“倩怡,你也别怪你二叔,斯年啊,你别在意啊,倩怡二叔并无恶意,他也是关心你们。”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马斯年淡淡摇头,随后眼眸微抬,薄唇轻启,幽幽开口道。

“无妨,其实这件事就算二叔不问,我也会找机会和倩怡说明,既然二叔提了,那我就开诚布公的说一下。我原本是个孤儿,是我爸妈收养的孩子,只不过我爸妈从未厚此薄彼,一直把我当成亲儿子来培养,刚被领养的时候,家父征求过我的意见,是我自己决定不改姓的。”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的人都愣住了,他们之前也是听了不少传闻,可没有一个传闻是关于收养的。

一旁的欧倩怡也愣住了,她从没想过马斯年会是萧家的养子,那次去萧家的时候,一家人其乐融融。

吴雅诺此时扯了扯欧倩怡的衣袖,凑到她耳边轻声问道。

“倩倩,这件事你怎么没和我们说啊。”

这没有血缘关系的养子身份和亲生子可就不一样了,外界都说萧家大少是耀远集团未来的接班人,可如果马斯年并非亲生子,那这个继承人的身份到底作不作数就有待商榷了。

欧倩怡微微蹙眉,此时的她,心里也很混乱,因为此时的马斯年和她想象中的那个丈夫人选似乎有了很大的出入。

“妈咪,我也是现在才知道,好了,这件事我之后会和他问清楚的。”

欧倩怡心里毕竟还是爱着这个男人的,出去他的身份,欧倩怡很清楚身旁这个男人的能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