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进去,马斯年都没坐下,已经着急询问了。

此时,张医生的表情比刚才还要凝重,马斯年见状,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萧小姐的情况比我们一开始判断的还要严重,你看,这是她胃部的情况,这里,已经出现了严重的溃疡,如果继续发展下去,下一步就是胃穿孔。”

“这,怎么会这样?这些年,我们一直给洛洛调理身体,除了这次,已经有好久没有胃病复发了。”

马斯年一脸疑惑的说道。

张医生听了,却摇了摇头,说道。

“不可能,以为行医多年的经验来看,萧小姐这些年应该一直被胃病困扰,如果按照你说的,不可能会有这么严重的胃溃疡。”

马斯年一听,愣了一下,声音低沉的说道。

“难道……”

“难道什么?”

“这些年我妹妹一直在华城这边念书,很少回家,可能她一直隐瞒着我们。”

张医生一听,点了点头说道。

“那应该是就对了,不过还好现在发现也不算迟,我一会儿会把萧小姐的病情传给傅院长,到时候会根据萧小姐的情况重新给她配药调理。现在我先开一点常规治疗胃溃疡的药给萧小姐,回去后记得一天三顿,还有,三餐一定要准时,以萧小姐这情况,估计这些年的饮食非常的不规律,继续这样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马斯年此时只顾着点头说道。

“好,我知道了,多谢了,那洛洛这次需要住院吗?”

“不用了,刚做完胃镜,再观察一会儿,如果没别的不适,就可以回去了,对了,这几天萧小姐只能吃流食,等她不再感觉恶心了就可以恢复正常饮食了。”

马斯年认真的记住了张医生交代的每一句话,直到从张医生的办公室走出来,他才发现自己已经一身的冷汗。

回到病房,萧映夕安静的躺在床上,看上去状态比刚才好了很多,马斯年走过去的时候,萧映夕特地闭上了眼。

看到萧映夕如此对自己,马斯年心中感觉被刺了一下,但他随即恢复平静,与其两个人见面尴尬,不如像现在这样。

“你好些了吗?张医生说你可以回去了。”

马斯年开了口,萧映夕一听,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穿上鞋,正准备下床离开,可她实在是太虚弱了,双腿一软,又坐回了床上。

马斯年见状,直接走了过来,正准备抱起萧映夕,却被萧映夕挡开了。

“过道里有轮椅。”

说话的时候,萧映夕还特意往边上挪了些位置。

马斯年听了,默默的走出了病房,不一会儿,推着一辆轮椅走了进来,之后萧映夕便被马斯年推着离开了医院。

回到公寓后,萧映夕开门的时候,对着一旁的马斯年说道。

“你可以走了,别耽误了你见未来岳父。”

说着,萧映夕开门走进公寓,刚要关门,马斯年一脚抵在了门口。

“马斯年,你还想怎样?我现在已经检查完了,请你遵守承诺,从我眼前消失。”

马斯年这个时候怎么会离开,就萧映夕现在这状态,虚弱的随时都可能倒下,他能放心留萧映夕一个人?

马斯年拧着眉,说道。

“洛洛,我一会儿打电话给爸妈,让他们安排小菊过来照顾你,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能一个人待着吗?”

说着,马斯年推开了门,然后推着萧映夕进了公寓,直接将她推到了卧室,抱着她上了床,又说道。

“你放心,只要你不想见我,我不会出现,一会儿我熬了粥送到你房间门口就离开,在家里安排人过来前,我不会离开的。”

听到这些,萧映夕苦涩一笑,虚弱的说道。

“马斯年,这又何必呢,你就不怕你越是关心我,我越无法忘记你,你这样,知不知道对我有多残忍,你走吧,我会打电话叫我的同学过来,她们比起你一个男人,更适合来这里照顾我。”

说完,萧映夕蒙上被子,她不想看这个男人。

马斯年见萧映夕如此坚决,轻叹一声道。

“那好,等你同学来了我就走,我先出去,有事叫我。”

然后,马斯年便走出了卧室,忙着去厨房给萧映夕熬粥。

房间里,萧映夕还真的给林娇娇和徐静妍打了电话,两个女生一听萧映夕病了,直接从床上爬了起来,赶来了萧映夕的公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