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梓琛听了,总算恢复了些理智,他松开了脚下的男人,不过下一秒,他一脚直接踩在了男人的胳膊上,然后弯腰,一只手拉住男人的胳膊往反方向一折,只听咯噔一声。

顿时,房间里传来一阵如杀猪般的嘶吼声,男人的手硬生生的被萧梓琛掰断了,下一秒,男人疼的直接晕了过去。

萧梓琛脱下了外套,走到床边,将墨雨柔后背的拉链拉好,然后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墨雨柔的身上,接着,将墨雨柔抱进了怀里。

只不过在抱起的那一瞬间,脚下一个踉跄,好在牧景浩此时走了进来,一把扶住了萧梓琛。

“可以吗?”

牧景浩看着萧梓琛强撑着身体,脸色苍白,眼神涣散,真担心他随时都可能昏过去。

萧梓琛摇了摇头,然后抱起墨雨柔,拖着沉重的步伐,朝着门口走了去。

乔诗语还被那几个保安控制着,萧梓琛走出来后,连个余光都不曾给,直接留下一句话。

“牧叔叔,麻烦帮我报警。”

牧志强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萧梓琛会报警,毕竟这种事传出去,可能会影响到墨雨柔的名声,但他看到萧梓琛冷意决然的背影,对着身旁的酒店的保安队长点了点头,那个保安队长便拨通了报警电话。

乔诗语这下彻底慌了,她没想到自己一个冲动的行为会惹来这么大的麻烦,这一报警,那她犯得可就是刑事罪,弄不好可是有牢狱之灾的。

“萧梓琛,远洋和芳美还有合作呢,你这样,就不担心两家公司的合作吗?”

乔诗语想要用两家的合作让萧梓琛退让,可她太高估了芳美对远洋的重要性了。

萧梓琛头都没回,只留下一句话。

“你以为,今天过后,芳美还是原来的芳美吗?”

“你,你什么意思?”

乔诗语脸色瞬间煞白,她哪能不明白萧梓琛话里的意思,这一次,她是真的慌了。

这次来京都,原本是为了扩展集团业务的,可现在非但没给集团带来帮助,反而将芳美集团推入了一个万丈深渊,这下,她该怎么向她的父亲交代啊。

萧梓琛没有在管这边的事,抱着墨雨柔回了他们的房间,没过一会儿,牧景浩他们带着一个私人医生也来到了他们的房间。

“你还好吧。”

看着帮他们开门的萧梓琛,牧景浩忧心忡忡的询问道。

萧梓琛摇了摇头,回来后,他用冷水洗了个脸,现在一直在喝水,希望能减轻体内那迷幻药的药效,但事实上,直到现在他一直是强撑着身体,走的每一步路都感觉有千斤重。

“我没事,先帮雨柔检查一下,她半年前才动过一次开颅手术,后来又昏迷了三四个月,我担心她有什么情况。”

萧梓琛一手撑着墙,有气无力的说道。

牧景浩眼底闪过一丝诧异,然后看了眼身旁的家庭医生,那医生点了点头,随后一群人便进了房间。

墨雨柔安静的躺在床上,看上去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医生给她做了个检查,还验了个血,萧梓琛一直在床头陪着,直到医生开始收拾医药箱,才开口问道。

“我太太怎么样了?”

“萧先生请放心,萧夫人只是吸入了一点迷药,我一会儿给她打一针,睡一觉就没事了。”

医生说完,萧梓琛明显松了口气,只要墨雨柔没事就行,不然,他怕是又要恨自己没保护好她了。

医生说完便离开了卧室,萧梓琛帮墨雨柔盖好被子,调暗了床头灯,这才走出了卧室。

“你也过来让马医生检查一下吧。”

牧景浩见萧梓琛走了出来,便开了口。

萧梓琛也没推脱,他现在的确很虚弱。

马医生做了简单的检查,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的表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